德国前首富的遗产

原标题:德国前首富的遗产

价值上亿人民币的钟表收藏,当主人过世后会被如何处置呢?我们来看下面这个故事。

7月初,伦敦一场名为“时间杰作——高瞻远瞩:制表师传奇George Daniels”的拍卖落槌,传奇制表师做的怀表Space Traveller I,以超过360万英镑成交,成为迄今为止英国制表师制作的最贵钟表。

Space Traveller I@苏富比

时间杰作——“Masterworks of Time”,是苏富比主办的一个主题拍卖,共包括800件钟表拍品,从文艺复兴时期一直到当代,跨越500多年历史长河,包括德、瑞、法、英、意等欧洲诸国各个时代的座钟和怀表,还有来自中国和日本的作品,可以说是钟表发展史的微缩记录,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钟表系列收藏。

十九世纪日本“不定时法”座钟@苏富比

苏富比官方没有公开这个系列藏品的来源,但有国外媒体报道分析说,这是德国前首富Erivan Haub的私人收藏。

因为苏富比钟表部门的现任主管 Daryn Schnipper女士,一直担任Erivan Haub先生的私人顾问,在过去三十多年里为其搜寻并购买了很多件钟表杰作,而且从某些明星藏品身上也看得出与Erivan Haub先生关系密切。

01

-

德国前首富

Erivan于2018年3月过世,终年85岁,他生前是德国数得着的亿万富翁,1990年代经常坐上德国首富位置,福布斯每年发布的全球富豪榜单上,1992年他以69亿美元排名第五,1993年以62亿美元排名第十。

Erivan Haub先生@ Tengelmann Group

千禧年前后,随着亚洲、美国的科技和地产行业成为新造富机器,做传统零售生意的Erivan才被慢慢挤到了后排,不过一直稳居全球亿万富豪榜500强。2018年福布斯的榜单上,Haub家族以64亿美元财富排名第265位。

这个家族的生意要追溯到一百多年前,从Erivan曾外祖父以自己名字注册公司开始,进口批发咖啡和茶等饮品;1893年,Erivan的外祖父重新注册了名为Tengelmann公司,继续打理家族的食品生意,这个企业名称便一直沿用至今。

到1932年Erivan出生时,Tengelmann公司在德国拥有400多家店铺,经营食品、饮料、烟草以及各种日常生活用品,已经是一家规模不小的企业,用“含着金汤匙出生”来形容Erivan再适合不过。

不过Erivan并不是坐享其成的纨绔子弟,Tengelmann公司从一家德国本土企业成长为跨国零售集团巨头,正是在他的手里完成。

Tengelmann总部@Tengelmann Group

高中毕业后,Erivan来到美国实习,参加了两项美国知名连锁企业的商业培训计划,二战后美国零售经济的先进和繁荣给他留下深刻印记,也影响了他此后的生活和事业。

他把美国作为第二故乡,一生在美国与德国之间往返,他的儿子们都出生在美国,他最后的时光也是在美国乡下的家中度过,他的商业思想更是受到了美国影响。

他外祖父过世后,家族企业传到了他舅父和他妈妈手中,不过他舅父一直没有子嗣,1969年舅父过世后,Erivan成为家族生意唯一继承人,接过了Tengelmann公司的掌舵权。

Erivan开始执掌帅印这一年,Tengelmann集团在德国拥有400多家零售店铺和一家巧克力工厂,年营业收入12亿德国马克。

接下来二十年多里,Erivan将他超前的商业理念一一实现:创立折扣连锁品牌Plus、DIY家居连锁品牌OBI和纺织品连锁店KiK;同时展开一系列跨国并购,把连锁生意版图延伸到奥地利、荷兰、意大利以及中东欧各国,他还收购了大西洋彼岸的超市鼻祖A&P公司的股份。

OBI店铺@Tengelmann Group

到了1993年,Tengelmann公司百年诞辰之际,该集团的零售网络包括欧洲和北美近7000家商店,年度总收入超过500亿德国马克,是二十年前的40倍。

Erivan因此也被称为德国的“超市巨人”,新千年到来时,他把家族生意交给了儿子们,自己则过上退休生活。

今天Tengelmann集团在传统零售业务的基础上,也投资房地产和新兴科技产业,其2017财务年度报告显示,该集团获得75亿欧元净收入,仍是欧洲零售市场的霸主之一。

02

-

时间杰作

扩大家族生意的同时,Erivan也为自己的爱好不断搜罗增添藏品。他涉猎广泛,国外媒体报道说他的邮票藏品数量更为可观,要花四年时间分数十个场次才能完成拍卖。

2019年6月,第一场“ERIVAN” Collection of United States Postal History拍卖刚结束,148件拍品全部拍出,集邮界的传奇Alexandria “Blue Boy”以最高价格100万美元成交。

Alexandria “Blue Boy”@Erivan Collection

除了仍热爱“集邮”的收藏家,早已习惯电子邮件的我们都已经忘记了这个纸质信件时代的邮资凭证,互联网原住民应该更是不知邮票为何物了吧。

随着时代变迁,那些曾被Erivan视为宝贝的藏品,包括那些古董怀表和座钟,到了他儿孙那里,如果不是与他有共同兴趣爱好的话,除了亲人留念,也就没有其他意义了。

约1550年代制作的座钟@苏富比

这也是为什么往往当收藏家离世后,他的藏品:油画也好,瓷器也好,书籍、家具、钟表、邮票也罢,不是被捐赠给博物馆,就是重新回到拍卖市场。

苏富比计划将Erivan这800件重要的时计宝藏以两年时间,分别在全球四个城市:伦敦、日内瓦、纽约和香港进行拍卖。

2019年7月份这场以George Daniels为名,因为他是当代最知名的独立制表师,是同轴擒纵的发明者,他痴迷钟表,获得了很多成就,也获得了广泛赞誉,他那件Space Traveller I怀表是这个时代的代表作品。

今年5月份日内瓦春拍季,George Daniels那枚Grand Complications以240多万瑞郎拍出,成为这个春天的标王;2017年,他那枚Space Traveller II以320万英镑被收藏,是上一枚“最贵英国制表师作品”。

Space Traveller II 怀表@ 苏富比

关于George Daniels的故事,可以去我们之前的文章报道了解更多,点击这里《前修车匠做的怀表,卖了1600万人民币》。

伦敦这场拍卖上,还有很多不同时期代表性的钟表作品,收藏家们争相举牌,也创造了不少新的拍卖纪录。

一枚十七世纪的怀表,Jehan Cresdorff作品,黄金表壳,镶嵌宝石,珐琅画装饰,大约制作于1650年,是钟表早期的珐琅工艺杰作,最后以220万英镑成交,创造了十七世纪怀表的最高拍卖价格纪录。

Jehan Cresdorff 珐琅怀表@苏富比

它上一次出现是在1986年一场拍卖上,当时便受到收藏家们追捧,最终也是以创纪录的180万瑞郎成交。即便三十多年前怀表是收藏市场主流,但这个价格也绝对是天价了。

另一件,是一座江诗丹顿Art Deco风格的座钟,以超过53万英镑价格成交,成为最贵的古董江诗丹顿座钟。

这件中国庙宇风格的座钟,1926年由江诗丹顿与Verger Freres公司合作完成,并通过当时巴黎一家重要的Art Deco风格钟表珠宝经销商Linzeler & Marchak 销售。

江诗丹顿座钟@苏富比

座钟内部具有8天动力的钟芯由江诗丹顿制作,寺庙门廊一样的钟座、钟壳以及盘面则由Verger Freres公司完成,Verger Freres是江诗丹顿在巴黎的一家重要代理商,二者自1875年亲密合作了六十多年。

八边形钟面以珍珠母贝拼嵌天空祥云和水波图案,彩色珐琅点缀其上,中央则镶嵌一条以硬质宝石制作的中国龙,钻石镶嵌时标位于金质钟壳上;钟座上的红色装饰更具中国韵味。

03

-

格拉苏蒂的黄金时代

Erivan花几十年建立的这个系列钟表收藏,具有极高的历史价值,无爱者视之无物,爱之者视若珍宝。

800件钟表作品,涵盖了过去500多年里业界具有突破性的技术和艺术创新,从早期的德国“Stackfreed”怀表到现代双面天文学时计和精湛的珐琅作品,从普通怀表到音乐动偶以及陀飞轮和大复杂功能,等等。

十六世纪德国“Stackfreed”怀表@苏富比

同样,这些作品的制作者们,也是每个时期欧洲各地的钟表业界巨擎,包括历史上的宝玑大师,江诗丹顿,百达翡丽,朗格父子,Ferdinand Berthoud,Frères Rochat,以及20世纪的钟表传奇人物George Daniels。

每位制表大师都以其突破性的创新而闻名于世,并在钟表史上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

苏富比选取具有代表性的大师将拍品予以分类,以五场拍卖来展示这些珍贵钟表,拍卖主题和时间安排如下:

1. George Daniels,Visionary 伦敦 2019年7月2日

2. Treasures 伦敦 2019年7月3日

3. Adolf Lange, The Golden Era of Glashütte 日内瓦 2019年11月

4. Abraham Louis Breguet: Horologist Extraordinaire 纽约 2020年6月

5. Exports for the Eastern Market 香港 2020年10月

伦敦两场拍卖已经结束,拍卖总额960多万英镑,是拍前预估中间价的2倍多。

下一场主题“Adolf Lange, The Golden Era of Glashütte”拍卖,将于2019年11月11日在日内瓦进行,这场拍卖的明星作品是朗格No.41000怀表。

朗格是格拉苏蒂制表业开路先锋,这块陀飞轮怀表对于格拉苏蒂和朗格意义非凡,它于1900年巴黎世界博览会面世,是首枚跨出德国国门面向世界的朗格陀飞轮时计。

朗格No.41000怀表采用一分钟陀飞轮机芯,雕花铂金表壳,饰有微绘珐琅图案,是曾经最贵的朗格怀表:1990年代德国一场拍卖会上,这块表以150万德国马克成交,换算当年美元差不多是98万。

朗格No.41000怀表@苏富比

此枚怀表之外,还有很多重要的格拉苏蒂早期的钟表作品出现在这场拍卖上。

2019年11月的日内瓦秋季拍卖,已经有Only Watch助阵,再加上苏富比第二波“时间杰作”,今年日内瓦秋拍将更加精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