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保守党转向自由党,丘吉尔到底经历了什么?

原标题:从保守党转向自由党,丘吉尔到底经历了什么?

1900年7月7日,丘吉尔结束了在南非的军旅生活,离开开普敦回到家中。他等待筹谋已已久的政治新征程即将开启。丘吉尔上一次参选是在补选中代表保守党竞选奥尔德姆选区,该区共有两个议席,但丘吉尔在补选的得票数位居第三,最终失败而归。这一次,该选区的保守党邀请他再次参选。选举在10月份举行,当时英国上下都笼罩在布尔战争的影响之下,因此也被称为“卡其大选”。丘吉尔最终得偿所愿,赢得了奥尔德姆选区两个议员位置中的一个,并于1901年2月14日顺利进入下议院。

1901年2 月18日,丘吉尔在泰晤士河畔的威斯敏斯特宫发表了他在议会亮相的“处女演说”。伦敦的《每日快报》甚至整版刊登了丘吉尔议会演说的报道。在丘吉尔此后的政治生活中,他的每次演说都能创造足够的话题,都能引起人们的关注,也每次都能登上报纸头条,甚至占满整版的位置。

英国和布尔人之间的战争在1902年画上了句号。丘吉尔渴望布尔人被宽容对待,所幸英国政府与布尔人缔结了相对仁慈的和平协议,甚至拨出300万英镑用于赔偿和修缮被战火毁坏的农场。在余生中,丘吉尔依旧对勇敢无畏地与强大的大英帝国对抗的布尔人民兵们抱有相当大的敬意。

倾向于布尔人的立场显然不能被广大选民接受,因此,一直标榜为“反战政党”的自由党在1900年的“卡其选举”中遭遇惨败。尽管不是个反战派,但此时的丘吉尔仍被看作一个“披着保守党外衣的自由党”成员。同他的父亲一样,丘吉尔同样奉行着“托利党民主”的政治哲学,该流派强调政府应当更多承担此时的保守党政府没能承担的职责。丘吉尔坚信政府应当采取政策改善所有人的生活水平,并为劳工阶层提供良好的医疗和福利保障,推行失业补助和退休金制度。

在步入政坛之初,丘吉尔的演讲便经常引起议会内的激烈争执,这样的争吵几乎伴随了丘吉尔的整个政坛生涯。1901年5月,在进入议会仅仅三个月后,丘吉尔便因一项重要的议题批评了自己所在的政党——索尔兹伯里勋爵所领导的保守党政府因其当时批准了由陆军大臣约翰·布罗德里克发起的动议,决定增加15%的陆军军费开支。

丘吉尔在5月13日的下院演说中说道:“我们无法建立起对其他国家的陆军军备优势,英伦的安全也并非由陆军保证,因此我们不能像欧陆那些陆军列强一样‘把最后一个铜板也投入陆军当中’。”作为一名前陆军军人,他的发言着实令人吃惊,不过看一看欧洲地图便能明白,丘吉尔所言非虚。即便大不列颠这样的岛国真的面临敌军威胁,那也不会是来自陆地,而是来自于海上。将约翰·布罗德里克爵士所提请的15%预算增加投入皇家海军的建设无疑更有利于维持英国的制海权。丘吉尔同时提议,要注重运用道德和外交手段,而不是单纯着眼于扩张军队的规模。

“不管是对于一般人,还是统治者而言,这个道理都是显而易见的,”丘吉尔继续演讲道,他此时开始举例说明大英帝国在这个时代对全世界的益处,“那就是英国对于世界的影响是健康的、温和的,是有益于人类的福祉的。而如果我们达成了这一致命的妥协,那么我们这个国家立国以来所积存的道德力量和美名将逐渐衰微甚至消逝,最后将被我们这位陆军大臣心目中如儿戏般轻薄却靡费甚巨、华而不实且危险可怕的军事力量毁于一旦。”

与自己同属一个政党的议员突然调转枪口,这对这届政府而言可谓猝不及防,而正因为此后表现出的自由派和激进派倾向,丘吉尔周边很快聚集起了一群和他一样思想相对叛逆的保守党青年议员,这批议员同他一样对现政府的政策颇有微词。他们被人们称作“休灵根”或者索性直接被叫作“地痞流氓”。这群年轻议员中的休·塞西尔勋爵,正是现任政府首相索尔兹伯里勋爵的儿子,不过这名年轻人同样不赞成他父亲内阁所推行的政策。

丘吉尔随后越来越难以与主流保守党议员们保持一致,他在政治上甚至对保守主义进行毫无保留的批评。由于他的思想一直保持激进,他很快便“跳槽”到了自由党。自由党的宗旨同丘吉尔一样,都高度关注社会政策,如医疗保障、更好的住房和教育,以及保证劳工阶层的就业等。

1902年,丘吉尔已经在议会内外掀起了空前的政治对抗。他尖锐地抨击保守党忽视了穷人的利益,并集中火力攻击那些赞同带有贸易保护主义色彩的《帝国关税优惠法案》的议员。该法案将对从大英帝国领地之外进口的货物征收额外关税,而这将导致食品价格的上涨,对于底层的贫困家庭而言可谓雪上加霜。因此,丘吉尔赞同自由贸易并提倡零关税。丘吉尔的活跃引起了保守党阵营的强烈反应,他们尖锐地批评丘吉尔对他们的背叛以及对下院正常秩序的扰乱。

尽管丘吉尔对保守党进行了猛烈抨击,但丘吉尔还没那么容易与他父亲曾坚定支持20年的政党分道扬镳。丘吉尔采取了折中的手段——他打算在保守党内部组织一个旨在推进食品进口免税的同盟,从而可以将自由贸易提案提请议会表决。1902年7月,食品特别免税同盟以“联合自由贸易者同盟”之名正式发起,60名保守党议员参加。不过这些保守党议员很快对丘吉尔依旧猛烈抨击政府大臣的行为感到不满。不仅如此,丘吉尔还在选举前公开支持一名自由党候选人,这在保守党议员们眼中无异于公然的背叛。

由于他的离经叛道,丘吉尔在议会内外都受到了保守党同侪的挤兑。1903年7月,爱丁堡党支部取消了其对丘吉尔列席一次会议的邀请。在奥尔德姆选区,当地的保守党协会也告知丘吉尔他将不会被选为下一轮议员选举的候选人。

随着他不断投票反对保守党现政府,议会内的反丘吉尔阵营在1904年年初达到高潮。自由党方面则意识到这位精力旺盛的保守党“叛徒”正是他们在下院值得笼络的不二人选,并立即邀请他作为曼彻斯特西北选区的候选人参加下一届议员选举。保守党方面自然对此十分愤怒。3月29日,丘吉尔在下院关于经济的辩论中起立发言时,保守党政府首相亚瑟·巴尔福起身离开议事堂,与他同一阵营的内阁大臣和后座议员们也离席表示抗议。

两个月后,1904年5月31日,丘吉尔来到下院,并与现政府阁员和反对他的保守党议员进行了简短的交流。在向下院议长鞠躬——这是所有议员都必须完成的礼节——之后,他起身向右,走向自由党的席位。他恰好坐在他的父亲伦道夫勋爵20年前于保守党阵营中供职时的议员席位。坐在他身边的是戴维·罗伊德·乔治,一位来自卡那封选区个性鲜明的自由党议员。

丘吉尔这次“改换门庭”不仅仅是在下院内的阵营改变,他不仅被看作是一名自由党议员,还被看作是由罗伊德·乔治所领导的自由党激进派的干将。丘吉尔的“背叛”引起了保守党阵营的激烈反应。保守党的根基——党内的俱乐部组织,从此也疏远了他。在压力之下,他被迫退出了卡尔顿俱乐部,此前他曾在这个俱乐部中活动达五年之久。而立场更为保守的休灵根·博罗俱乐部则干脆以暗箱操作的方式除掉了丘吉尔的会籍。这种做法在整个俱乐部的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

(全文改编、摘录自《温斯顿·丘吉尔 一位政治家的成长 》一书)

《温斯顿·丘吉尔 一位政治家的成长》:布伦达·刘易斯/著,薛晓、徐玉峰/译,浙江大学出版社出版

200余幅珍贵照片,呈现温斯顿·丘吉尔一生的奋斗与浮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