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女子组织老外偷越国境 为北京多家幼儿园提供“黑外教”

原标题:3女子组织老外偷越国境 为北京多家幼儿园提供“黑外教”

宣判现场

(北京时间记者 王丽乐 报道)

北京一教育科技公司的监事和两名员工,非法组织数名来自非英语母语国的外国人,骗取短期学习签证或商贸签证入境,帮助这些没有来华任教资格的外国人进入北京多所幼儿园做外教。法院一审以犯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罪分别判处三人有期徒刑一到两年不等,并处罚金。三人中有两人不服提出上诉。7月16日,北京市三中院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承办法官宣判后接受北京时间记者采访时表示,多方监管的空白,造成了非法中介活动的存在,才导致本案发生。

非法组织外国人入境当外教 三名女子被判刑

据一审法院查明,涉案公司北京蓝海云端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北京良勖创业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为两家从事外教中介业务的公司。被告人刘某娟分别担任两家公司的监事、副总经理,负责公司的实际经营。被告人刘某霞、赵某月为上述公司员工,负责外教的招聘和管理工作。

2016年8月至2017年9月期间,刘某娟、刘某霞、赵某月伙同外籍人员“Alex”(乌克兰人,另案处理),组织有意来中国从事外教劳务工作的塞尔维亚籍人员博格丹、乌克兰籍人员安德鲁、亚娜等人,以虚构的入境事由骗取短期学习签证或商务签证的方式入境,并将这些外教按照劳务派遣的形式派往北京多家幼儿园非法务工。

一审法院判决被告人刘某娟、刘某霞、赵某月犯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一年九个月、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五千元、五千元。被告人刘某娟、刘某霞不服上诉。

7月16日,此案在北京市三中院二审宣判。法院认为,刘某娟、刘某霞和赵某月为谋取非法利益,明知外教没有合法入境手续,非法组织多名外教以短期学习签证或商务签证入境,并介绍外教非法从事劳务,其行为已构成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罪。一审法院判决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据此,驳回刘某娟、刘某霞上诉,维持原判。

当事人签字从办签证到进幼儿园 中介公司一条龙服务

北京时间记者了解到,塞尔维亚人博格丹、乌克兰人安德鲁、亚娜因非法就业被行政拘留,后被遣送出境。

该案最初被发现是源于相关机关查实到涉案外教为非英语母语国家的人,来华进入幼儿园从事外教工作属于在华非法务工。在继续查询这些外国人到底如何入境时,才发现有中介公司专门从事组织外国人来华非法务工的工作,甚至有公司还成立了专门的幼儿园,形成了一条龙的产业。

本案中,中介公司工作人员在Skype、微信等即时通讯工具及网络论坛发布招聘信息,Alex便与其取得了联系,表示有外国人可以介绍。从事幼儿教育行业的外教都知道,来华工作的工资收入可能比在本土工作要更高,因此形成了对非英语母语国家外国人在就业方面吸引力。

刘某娟称:“因为市场需求很大,所以我们才要雇佣这些持有非工作签证的外国人。幼儿园给我们公司每位外教每月的费用是16000元,我们扣除介绍费等,每个月给每位外教9000元工资。”

“我们发现在中国就业薪水很高,所以就萌生了在中国工作赚钱的想法。Florence(刘某霞)、Helen(赵某月)说可以给办学生签证或者商贸签证,还帮着出一半办理签证的费用,我们只提供护照、出生证明和学历的复印件就可以了。”博格丹等人说道。

外教来华后,经中介介绍进入到北京市朝阳区、大兴区等多家幼儿园,并为其安排住宿。如果签证到期,还会提供外教去中国驻俄罗斯等使领馆进行商务签证或学习签证延期的机票、签证等费用。

据刘某霞供述,其公司和30个左右的幼儿园有合作关系,估计共介绍外教80人次。

法官于靖民接受记者采访法官:多方监管空白造成非法中介活动存在

据该案法官于靖民介绍,通过审理此案,他发现现在幼儿园是否具有外教、成为双语幼儿园已经成为幼儿园在幼儿教育市场上能否赢得优势地位的一个重要因素,很多家长一看到幼儿园有外教、有双语教学,就愿意把孩子送到这样的幼儿园,但殊不知这里的外教有可能是非法入境进行非法务工的外国人。

“非英语国家的外籍人员假冒英语国家的人来华从事外教工作,这是我们发现的一个问题。本案中,这些外教有塞尔维亚的,有俄罗斯的,有乌克兰的,还有的可能来自于南美洲国家,这些外国人有的看上去是金发碧眼,跟英语国家的人长得比较像。经过中介机构派遣到幼儿园,幼儿园只是进行简单的面试,或者出于利益考虑,在把关上确实不够严格。孩子年龄小,家长也很少有机会去了解外教是否是非法务工。”于靖民说。

在他看来,多方监管的空白,造成了非法中介活动的存在,才导致本案的发生。

谈到如何避免类似案件的发生,于靖民认为需要多方综合监管,首先在入境方面需要再进一步的严格监管,教育主管部门也需要对学前教育进行更严格的监管,同时幼儿园作为用工单位,也应该对外教进行审查。此外,从事此项工作的中介公司不见得就属于非法经营,但是工商登记和税务登记有关部门也应该对商业公司这种中介行为进行监管。还有公安机关、法院、检察院对于这种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的犯罪要加大打击力度。

“我们并不反对外教来中国从事相关的教学工作,但是需要履行相关的法律手续,符合我国的法律规定。并非说非英语国家的人就不可以来,比如有些幼儿园或者教育机构需要教授其他的课程或者小语种,但是他们来华工作也要办理工作签证,不能只将商业利益作为第一首选,而忽略了法律规定。”于靖民说。

本文转载自“北京时间”,作者王丽乐。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