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落三秋叶之“风”,唐玄宗赞叹其为真才子,为什么还要贬谪他?

原标题:解落三秋叶之“风”,唐玄宗赞叹其为真才子,为什么还要贬谪他?

相传,唐玄宗晚年曾夜登勤政楼,命梨园子弟唱曲,伶人唱了一首李峤的旧作《汾阴行》:“富贵荣华能几时,山川满目泪沾衣。不见只今汾水上,惟有年年秋雁飞。”唐玄宗听得百感交集,不禁潸然泪下,连连赞叹道:“李峤真才子也。”后来安史之乱爆发,唐玄宗逃奔蜀地,途中登白卫岭,回望山川,心潮起伏,不由得又吟起这四句诗,再次赞叹道:“李峤真才子也。”

唐玄宗赞叹的这个真才子以文辞著称,与苏味道并称“苏李”,又与苏味道、杜审言、崔融合称“文章四友”,晚年更被称为“文章宿老”。

他在高宗年间曾随军征讨岭南僚乱,并入僚洞宣抚,成功招降叛军。长寿元年(692年),他不惧著名酷吏来俊臣的淫威,上疏为含冤入狱的狄仁杰等大臣辩冤,因而被外放润州司马。

在武则天晚年时,又与桓彦范先后上奏皇帝,建议为在酷吏政治中含冤而死的大臣洗冤昭雪,最终得到批准。

他先后历仕五朝,三度为相,但后人对他评价并不高。非常欣赏他文才的唐玄宗,也在他退休后还要贬谪他来羞辱他,这到底又是为了什么?

长寿二年(693年)李峤被召回朝廷,此后节节高升,在圣历元年(698年)升任宰相。他在武则天时代两次为相,折节于武则天男宠张易之、张昌宗门下。

神龙元年(705年)唐中宗复辟,诛杀张易之兄弟,李峤被贬为外州刺史,但在几个月后便被召回朝中。他奏请大量增置员外官(定员以外的官员,不属正式编制),意图以私惠获取时望,希望能借此重居相位,结果使得官僚泛滥、国库减耗,铨选制度陷入混乱。

神龙二年(706年),驸马都尉王同皎谋诛佞臣武三思失败,以吏部尚书之职第三次拜相的李峤参与审理,却畏惧武三思威权而无所作为,致使王同皎冤死,天下称怨。

是年七月,李峤进位中书令。他因铨选混乱,上疏引咎辞职,并奏陈十余条时政得失。唐中宗认为李峤能自陈失政,下诏抚慰,让他官复原职。

神龙三年(707年)发生景龙政变,太子李重俊发动兵变,诛杀武三思父子,又攻打宫城,最终兵败被杀。唐中宗与韦皇后在兵变时登玄武门避乱,李峤则与杨再思、苏瑰、宗楚客、纪处讷拥兵二千人,屯于太极殿前,闭门自守。

后来,宗楚客指使给事中冉祖雍,奏称前宰相魏元忠犯有大逆之罪。李峤也随声附和,结果遭到唐中宗的训斥。 中宗当政期间,宗楚客与纪处讷潜怀奸计,广结朋党。身为宰相的李峤却以唯诺自保,对朝政无所匡正。

景龙四年(710年)唐中宗暴崩,太平公主与上官昭容起草遗诏,命温王李重茂即位,由韦皇后临朝理政,并让相王李旦辅政。但宗楚客等韦氏亲信,却以“嫂叔不通问”为由,建议削去李旦的辅政之责。

诸宰相中只有苏瑰表示反对,李峤等人皆一言未发。最终,李旦被削去辅政之责,韦氏以皇太后临朝摄政。 李峤还密奏韦后,认为不宜将李旦之子李成器、李隆基等人留在京城。

这年六月李隆基发动唐隆政变,诛杀韦皇后及其亲信党羽,拥立李旦为皇帝,史称唐睿宗。七月,李峤被贬为怀州刺史,不久以年老致仕。

先天元年(712年),唐睿宗退为太上皇,太子李隆基即位,史称唐玄宗。他在宫中发现了李峤当初的奏表,将其宣示于朝臣。

中书令张说认为“桀犬吠尧,各为其主”,不应追究李峤的罪责,唐玄宗就让李峤随其子虔州刺史李畅到虔州赴任。

开元二年(714年),李峤又遭到监察御史郭震的弹劾,被追究韦后之乱时“身为宰相,不能匡正”的罪责。他虽已致仕,仍被贬为滁州别驾。 后来,李峤又被改任为庐州别驾,不久病逝于任上,终年七十岁。

李峤早年敢于仗义执言,但在得势后却唯唯诺诺,只注重个人的得失,前后表现迥然二人。在帝王专制之下,官员如果站队错误,代价会非常惨重。

李峤的表现其实还是中规中矩,但是墙头不断变换大王旗,怎么选择都会出错。高宗死后都是李家武家自己内部争斗,外人静观其变才是正道,景龙政变李峤他们闭门自守是明智的选择。

而从中宗、睿宗到玄宗,也知道自己家的内斗残酷到不像话,大臣如果不是太过分也都网开一面。如果不是御史弹劾落水狗来表功,唐玄宗这么欣赏李峤,也不会在临死还给他羞辱。

要保全荣华富贵,就要牺牲人格尊严,怪不得唐代那么多才华横溢的诗人仕途都不顺利!李峤的这首《汾阴行》,是他历尽人间沧桑后的感悟,晚年唐玄宗处于风雨飘摇中,才会产生那么强烈的共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