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个国家的2000个女人:我们的脸,不需要你打分

原标题:70个国家的2000个女人:我们的脸,不需要你打分

欢迎来到奇幻坐标~拉到文末有惊喜~

一位来自罗马尼亚的34岁摄影师Mihaela Noroc走过70个国家,拍摄了2000多位女性肖像,被CNN、福布斯等多家媒体争相报道。

今年她整理了500位女性的故事,整理出版书籍《美之地图》传达她对“女性美”的观点:“对于女性的外表,我们应该持有更开放的态度,美的定义绝不是只有一种。”

年轻的妈妈正在去分娩的路上

广州 中国

正在学习成为一个京剧演员的女孩

北京 中国

周末在网上看到这个报道后,找到了官方网站,开始浏览她们的故事。

在聊被拍摄的女性之前,我不得不说,真的很佩服这位摄影师,6年时间到达70个国家,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成都 中国

相比之下,我就弱了很多,2011年高三时候第一次跟着爸妈出国,去了巴厘岛,在接下来的这8年时间里,我去了40多个国家和地区,七大洲全部打卡完成。

同样是旅行,别人怎么就这么有想法,这么有抱负,这么能回馈世界呢?

而我就低俗很多了,享乐是我唯一的爱好。我的最大爱好就是住酒店以及旅行本身。

于是啊,这种简单快乐的爱好成了很多人抨击的对象。

不知道什么原因,很多人有“开房=YP”这个观点,我们不排除很多人住酒店的这个目的,但除此之外,出差、放松、带娃,甚至只是单纯的“想住酒店了”都是开房的原因,请不要把你的狭隘放到别人身上。

我喜欢拍照,而酒店是最容易出好看照片的地方,于是每次发朋友圈,就有几个猥琐男性在下面酸酸的回复:又和哪个男人出去开房了?

日积月累,这样回复的人被我删的差不多了,但总有漏网之鱼,他们啊,表面上在朋友圈不回复,心里早就暗暗的想:这女的老住酒店,是不是被人包了?

醒一醒吧,9012年了,这些直男癌的想法真的很恶心。

每个人对金钱的观点是不同的,你愿意把钱花在泡妞上,我愿意把钱花在旅游和住酒店上。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我比你赚的多很多,住酒店那点钱,真不用你替我操心。

朋友曾经在自己公号上推送过这样的一篇文章,内容是这位日本老奶奶被丈夫出轨后自己开了一家小食堂的故事,结果底下就有恶臭的直男这样留言:

这位网友以及点赞的三位,你们有本事这样留言这样点赞,就有本事把微信号留下。

7月我和朋友去了桐庐民宿过周末,在稿子里面放了不少我们吃喝玩乐时候快乐的照片《日本乡下=高级?我怕你是没去过中国乡下》,于是,又有专业的审美老师出现了:

做新媒体需要有一颗强大的心脏,去面对每天后台无数这样的留言,很抱歉我没有一张网红脸去符合你的审美。

好了,发泄完自己想说的,我们继续来看看别的故事。

女孩Yuka15岁时成为了一名艺伎学徒,
小时候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受严格的教育。
那时Yuka意识到自己那么向往自由,在仅有的几次从学校出来的机会,
她都会来到咖啡店观摩咖啡师的技法。
在正式成为舞妓的前一年,她决定改变人生轨迹——做一名咖啡师,
现在的Yuka已经是一间咖啡店的店主,
她更把做咖啡变成了一种表演艺术。
将舞妓的动作、服装等都加入到了咖啡的制作过程中。
京都 日本

可以把自己喜欢的事做好,她是努力的,更是幸运的。

我也是一个幸运的人,“旅游”是我目前的工作。但每次回家,就会有无数大人告诉我:你需要一份稳定的工作。

周末回家,催婚是必修课。

“都26.5岁了,还没有对象,一定是你的问题!”

“你说说,一个小姑娘为什么总在外面?你这样会给人不安定的感觉,怎么成家呢?”

标灰点为本月出差日期

讲真,这样持续出差的状态从某种角度来说,很稳定啊!我稳定的一个月出差20天!

在女权主义泛滥的今天,安稳的工作还是长辈们的首选,这些一天到晚在外面的,能是什么正经工作?安安静静找一个文员的工作不好吗?

其实吧,我现在多多少少也算个文字工作者,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没有入长辈的眼。

我到底要怎么生活,他们才会意识到我的生活,真的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糟?

我在埃塞俄比亚的奥莫山谷遇到这个姑娘,
她的部落叫做Daasanach,
与世隔绝,这里的人生活方式和远古人一样。
因为这地区高温恶劣的条件,平日她们都会赤裸身体,
过着十分原始的生活。
奥莫山谷 埃塞俄比亚

她是我遇见的最优雅的女人之一,
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居住在四川省乡下。
她在家打扫卫生的时候也会戴着首饰,
我认为藏族女人在生活中时时刻刻都体现着这样的风范。
四川 中国

我在东京街头,遇见正在去听贝多芬音乐会的Emiko和她的丈夫。
起初Emiko不想被拍照,觉得自己太老了没有自信,
最后是她的丈夫鼓励并说服了她,赞扬她依旧美丽。
两个人计划看完音乐会去吃一个烛光晚餐。
东京 日本

周日在浏览网站时候,我正在去杭州柏悦的路上,和司机关于“女性美”聊了起来。两人争相表示对“网红脸”已经感到厌倦,觉得自然美才是真的美。

来到柏悦大堂,一眼望去,整个大堂吧座无虚席,满满当当的网红纷纷喝着下午茶在摆拍,我深吸一口气办完入住,赶紧躲进了房间。

回到房间照了照镜子,如果我想拥有她们锤子形的脸蛋,要去韩国花不少钱啊,再看看自己的小短腿,哎,就算拥有他们的脸,也没法拥有他们的大长腿,发自内心,希望拥有她们美丽的外貌。

打开电脑,屏幕轮播着2000位女性的脸,拍摄了这么多女性,Mihaela Noroc真的只是单纯的为了展示外在美吗?

我想更多的,是希望可以让所有人看到,女性活着的方式有千百种。

波兰人Ania,24岁,出生就缺失一只右腿,
妈妈在医院抛弃了她,把她委托给一名医生。
19个月的时候,Aina被一家比利时人领养,一家人对她很好。
热爱体育的Ania一生的梦想就是当一名运动员,但生来没有大腿骨对接假肢造成了困难,
她最终说服医生让她参与一个特殊的假肢项目。
现在她有了“右腿”并且可以飞速奔跑。
她的下一个目标是参加残奥会,让她亲生母亲在媒体中看到她,
让母亲知道她从来没有怪过她,
出生的时候一定是身不由己的理由迫使她做了这个决定,
她感谢这个奇迹让她得到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比利时

在卡尔卡斯山脚下的一个风景如画的伊朗小镇——奥比扬奈村(Abyaneh),
我见到了这位老人,因为语言障碍,我们没有说过多的话,
但好像我想表达的,她懂。
奥比扬奈村 伊朗

阿富汗的瓦汉走廊是世界上最偏远的地区之一。
当地居民仍旧跟他们的祖先有着一样的生活方式,
过着相对艰难的生活。
在这里,人们会邀请你去到她们泥做的房子里、对你敞开心扉。
瓦汉走廊 阿富汗

几年前,Ratna从孟加拉国的一个安静的小村子,
搬到世界上最拥挤的城市之一——孟加拉国的首都达卡。
开始是非常难适应的,但现在Ratna已经成为了一名勇敢自信的警察。
正是像Ratna一样无畏的警察们正在保卫着这个相对动荡的国家,
让百姓的生活越变越好。
达卡 孟加拉国

我没有网红那么美,但我过的挺好;我没有家长们渴望的“平凡”生活,但我日子过的真的很爽;我没有马云那么多钱,但我真的很开心。不要限制你对“美”的想象,也不要限制你对生活的幻想。

我的脸,不要你打分,我的生活,更不需要你来指指点点。

女性有2000种美的方式,也有2000种活着的方式。

奇幻坐标粉丝福利

发送“ 奇幻坐标 ”到同名wx公主号

即可抽取 价值3050元的莱珀妮鱼子精华琼贵眼霜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