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才与智慧:对谈中改变语境的奇妙效果

原标题:口才与智慧:对谈中改变语境的奇妙效果

金农是“扬州八怪”之一。有一天,有个附庸风雅的富商设宴请客,并推金农为首座。席间有人提议以古人诗句中“飞”、“红”二字作酒令。当轮到富商时,他苦苦思索,也想不出一句诗来。众人正要罚他酒时,富商突然说:“有了,柳絮飞来片片红。”大家哄堂大笑,认为违反生活情理。金农站起来说:“这是元朝人咏平山党的诗句,没什么可笑的,接着就念出全诗:“廿四桥边廿四风,凭栏犹亿旧江东,夕阳返照桃花渡,柳絮飞来片片红。”人皆赞叹此好诗,其实这是金农为富商解围而随口编出的,这件事就记载在清人牛应之的《雨窗消息录》一书中。

事实上,“柳絮飞来片片红”原先是个假判断,柳絮总是白的,但是,因为处在“夕阳返照桃花渡”的特殊语言环境之中,反倒成为绝妙的写真。同一句话,处在不同的语境之中,真假妙俗的区别就是这么大。

同理,中国古代根本就不知道有黑天鹅,但纪晓岚偏偏要咏黑天鹅。大多数人都认为这是很奇怪的现象。然而,诗中的 “只应觅食归来晚,误入羲之洗墨池!”两句却使全诗变假为真。纪晓岚和金农其实都是改变了句子所处的语境。

这样的巧改语境,不仅能使语句出假变真,亦可由丑变美、出贬为褒,从而制造出奇妙的效果。这样的例子在古今中外都为数不少。

在明治时代,日本东京住着两位性情相对的导师。一位是真言宗的上师云升,他谨守佛戒,丝毫不犯,不但从不饮酒,而且过午不食。另一位为禅宗的坦山,身为帝国大学的哲学教授,从不遵守戒规,要吃便吃,要睡便睡,而且不分早晚。

有一天,云升去拜访坦山,见坦山正在喝酒。而身为佛教徒,照理应该是滴酒不沾的。“哎,兄弟,”坦山高兴地说,“要不要来上一杯?”“我从来不喝!”云升严肃地叫道。“连酒都不喝的人不是人。”坦山说道。“你因为我不沉湎于毒液而故意骂我不是人。”云升气愤地叫道,“请问:我不是人是什么呢?”“是一尊佛。”坦山答道。可见,坦山回答之巧妙。

还有一个故事发生在我国湖南,湖南浏阳南邦寺死了个老和尚,有人请当地的一位老先生写挽联,说:“南邦寺死个和尚。”只见老先生随手写下:南邦寺死个和尚。 那人吃惊地说:“我讲的是句话,又不是对子,您怎么就写上了呢?”老先生不慌不忙地说:“勿急,请看下联。”于是下联为:天竺国添一如来。

这些事例,都是改变语境的绝妙例子,其思维方式可谓妙趣横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