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本可成为最会拍摄晚清中国的Vlogger,却被一条铁路改写人生

原标题:他本可成为最会拍摄晚清中国的Vlogger,却被一条铁路改写人生

一百多年前,一个法国人带着带着七部相机和大量玻璃底片,历时11个月,抵达中国昆明。

陌生的国度,一切都是拍摄素材。

然而,这个热爱光影、与发明电影的卢米埃兄弟交好的法国人,来到中国的最主要目的并不是为了成为一名vlogger。

他的名字叫方苏雅,正式工作是一名外交官。上面这些珍贵的画面,来自他拍摄的反映中国社会风貌的纪录片《领事的眼光》。

方苏雅(1857-1935),原名奥古斯特·费朗索瓦,

中文名乃驻龙州时友人苏元春所取

1899年10月,方苏雅开始在中国担任法国驻云南府名誉总领事兼任法国驻云南铁路委员会代表。

法国驻昆领事馆旧址

然而,晚清中国时期的时局,让他注定不可能安心观察、记录中国,而是不可避免地被卷入中法政治与利益的旋涡,其中最著名的便是滇越铁路的修建。

滇越铁路是中国西南地区的第一条铁路,连接了中国昆明和越南海防港,被称为与苏伊士运河、巴拿马运河相媲美的世界第三大工程。这条铁路,浸透了中国劳工和法国工程师的血汗,也承载并见证了百余年前法国在中国南部的秘密野心。

而正是在方苏雅的坚持下,法国政府将这条铁路作为殖民中国南部跳板的计划,最终流产。

“这是一个罕见的历史人物。他属于这一类人:他们可以改变历史的进程,因为顺应天时地利;他们勇敢而智慧地抗争,当他们认为自己在行使道义上的否决权的紧要关头。

——《领事方苏雅:滇越铁路与云南往事》

由于法国政府长期闭口不谈对中国南部省份的吞并政策,方苏雅的名字和滇越铁路的修建始末至今并不为太多人所知。今天要推荐的领事方苏雅:滇越铁路与云南往事》,写的就是这位法国领事的一生和那段浸透了鲜血的铁路,重现了晚清中国在列强虎视眈眈下风雨飘摇的过往。

点击图片即可购买

《领事方苏雅:滇越铁路与云南往事》

[法国] 德西雷·勒努瓦 著

许涛、张蕊子 译

以下文字来自《领事方苏雅:滇越铁路与云南往事》

在思索这位前法国驻中国龙州府领事和驻云南府领事究竟给我们留下了什么的同时,我们不禁要问:在同样的情况下,如果换一个人,历史会变成什么样子?

方苏雅承担了一项十分艰巨的使命。他成功地完成了这项使命。如果没有他,老街至云南府的铁路将无法实现。这条铁路的修建计划经常面临失败的危机。然而每当紧急关头,方苏雅总能凭借坚忍不拔的精神和坚守法规的意志使计划重回正规。虽然他打乱了法国外交部和印度支那云南铁路公司的常规做法,但他是与中国当局对话必不可少的关键人物。在那个时代,很少有人能像他那样摒弃偏见、尊重事实、坚持真理反对无稽的空想,不曲意逢迎殖民党和达官显贵,对黑金政治嗤之以鼻。中国《孙子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用这条兵法描述方苏雅很合适,他已经身体力行。

今天的人字桥

作为一个普通的领事,他敢于独自对抗印度支那总督,反对印度支那政府几次试图吞并云南的行动。如果没有他,法国很可能会陷入与中国和英国的明显处于弱势的战争。这样后果不堪设想。他敢于理直气壮地说出他认为正确的话,不惜顶撞所谓的权威人士和政府的部长们,甚至是共和国总统。试问有几个人能做到或敢于这样做?正如希腊神话中的安提戈涅,方苏雅属于那类坚持原则、敢于说不的人。他的经历告诉我们:尊重别人才是开启合作之门的钥匙;有时凭借个人的力量也可能改变局势。他保持谨慎、坚守道德并自主地维护道德,因而做到了别人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他把个人的道德观贯彻到实际行动当中去,在为国家工作时尤其如此。这靠的不仅仅是勇气,更是一种内在的信念。

火车通过白寨大桥,摄于1908年

方苏雅所遭受的排挤令人思考法国殖民行动在亚洲的特性,试问大众对这段历史了解多少。在法兰西殖民帝国的“珍珠”——印度支那模式的埃皮纳勒形象后面,到底隐藏着什么呢?恐怕只是维系法兰西强国之梦的最后一个庇护所吧。总之,是揭开围绕法国第三共和国在远东地区的外交政策的内幕的时候了。

无论从哪一方面看,这条全长约为456公里链接老街和昆明的铁轨都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壮举。如同安第斯山脉铁路、喜马拉雅山脉铁路和近期的青藏铁路,滇越铁路无疑也是一条历尽艰难险阻建造而成的铁路。在承担了这条铁路最艰难路段的计划落实工作后,方苏雅离开了云南,没能亲眼看到中国段铁路的铺轨。继越南海防至老街段铁路竣工后,云南铁路于1906年初开工。同年3月,鲍渥第一次赴工地现场,但是很久之后他得以亲眼目睹这条倾注了方苏雅心血的铁路。同样,为铁路呕心沥血的有36000多名工人,外加10000至15000名后勤和运输人员。

铁路修建中:在烈日下运送沉重金属部件的“人肉运输链”

滇越铁路中国段的工程充满了事故和意外。1906年四月的整个雨季,工人们都在疲于应对路段出现的数次滑坡。不幸的是随之而来的瘟疫光顾了老街。法国铁路建筑公司十分担心来自南溪的18000名苦力会染上疾病,所幸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与死神擦身而过。

1907年6月27日,一列运送给养的火车压垮了一段挡土墙,呼啸的机车伴随着隘谷的回声悬空坠落。过后不到一年,一段铁道旁的山体滑坡将路基卷带下200米的山谷。事后,经铁路工程师评估得出结论:完成这段夹在峭壁间的铁路加固工程至少需要二十年。二十年!差不多一代人的间隔时间! 各种数量级的列车拥挤在铁路线上,意外情况频频发生。由于当初低估了岩石的压力,因此连最坚固的木质支撑的构架也无济于事。1908年的政治动乱导致苦力们离开工地;1909年的一次地震再次造成了严重的破坏。

火车通过人字桥,摄于1908年

滇越铁路的人字桥(111里程标处)和花边桥(83里程标处)两座铁路桥可以说是铁路史上技术和人力的壮举,至今仍然是令人肃然起敬的历史性建筑物。

点击图片即可购买

《领事方苏雅:滇越铁路与云南往事》

[法国] 德西雷·勒努瓦 著

许涛、张蕊子 译

本期编辑:Aisha 水晶汤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