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父子在家抓住疑似小偷,意外死亡被索赔81万!最新结果来了

原标题:桂林父子在家抓住疑似小偷,意外死亡被索赔81万!最新结果来了

还记得前段时间沸沸扬扬的《家中厕所撞见陌生男,主人深夜“抓贼”致其心脏病死亡被索赔81万》?案件有了最新消息,象山区检方以不存在犯罪事实为由,撤诉。

桂林男子自家厕所“抓贼”致其身亡,

检方以不存在犯罪事实撤诉

据新京报消息,7月18日从桂林市象山区人民法院和被告人陈定(化名)的妻子李女士处获知,7月17日象山检方以不存在犯罪事实为由,决定对被告人撤回起诉,法院经审查后准许

据当事人陈定称,领回刑事裁定书整个人都踏实了,自己得到了一个公正的结果。至于以后的生活,他希望到此为止,虽然被冤枉关了70天,也没有考虑申请国家赔偿

案件回顾:

抓贼抓出人命,死者家属索赔81万

陌生人深夜躲家中厕所

“抓贼”时对方心脏病死亡

“一个陌生男子深夜藏进我家厕所,当然怀疑他是小偷,我们采取了正常人的正常举动,不想惹来这一场人命官司,你说冤不冤?”

2018年7月10日23时30分,李凤英读初一的13岁儿子陈可和丈夫陈定一起卸货。而她,正在从老家浙江丽水赶回桂林的车上。事后,丈夫和儿子向她转述了当晚发生的事情。

当晚,陈可卸了一会儿货,想到店里玩手机。却怎么都找不到手机。几分钟后,陈定上厕所,与躲在店内厕所暗处的黄清碰了个正着。

陈定大声叫喊:“你进来干什么?你来干嘛?”黄清回应:“我进来没干什么,我没有偷东西。”黄清想跑,陈定企图压制对方,确认其有无偷窃。

二人拉扯之间,陈定拽到了黄清的衣服,并用衣服将黄清的头蒙住。随后,黄清踩中了地上的鸭蛋滑倒,两人同时滑到。二人身体交叠,陈定在上黄清在下。

陈定叫儿子他报警。于是,陈可播打了110。黄清一听要报警,猛烈挣扎并大喊:“我要是进去了,也会马上出来的。出来了要找你麻烦的,你是做生意的。

黄清隔着衣服咬了陈定的手两口,然后陈定就用拳头朝他脸上打了两三下。几分钟后,黄清多次大喊,“放开我,呼吸很难受。”

陈定稍稍松开,并掀起衣服让他透气。黄清透了气之后又开始挣扎,陈定感觉有点按压不住了。

于是,陈定催儿子再次拨打110,黄清挣扎更加厉害了。陈定叫儿子拿来铁棍,敲打黄清的腿。陈可就拿起铁棍敲打了几下。陈定告诉黄清不要挣扎,等民警来处理

报完警,陈可看到自己的手机从黄清裤子右边口袋掉到地上

陈可捡起并发现手机已关机。警方到达现场后,发现黄清脉搏微弱,于是马上做了心脏按压。桂林市人民医院医护人员随后抵达,黄清已无生命体征

过失致人死亡,父子俩成被告

据桂林市公安局象山分局鉴定意见通知书显示,“死者黄清符合胸腹部受到挤压及心脏病导致急性呼吸循环功能障碍而死亡。”

2019年2月28日,检察机关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向桂林市象山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死者家境困难,有吸毒史

死者生前系吸毒人员,有赌博史,其家境穷苦,有8兄妹,他排行老大,长期以来都是村里被帮扶对象。

黄清家属说,黄清曾经“坐过几年牢”,后来去了桂林,在市区租房住,逢年过节才回家。至于他在外面做什么,如何生活,家人并不了解。

黄清家属认为,“你可以把他制服,第一时间应该是报警,你交给公安机关,由不得你平民使用这些手段”。

而对于鉴定意见通知书显示的引发黄清死亡原因之一为心脏病,黄清女儿表示,从未听父亲说过此事,母亲也没有跟她提过,并称没见父亲吃过药。

索赔81万,民事调解失败

4月16日,庭前民事调解会上,由于李凤英仅是一个人随同律师前往,对方人较多,心中胆怯,未向黄家道歉。黄家对李凤英的态度难以接受。黄家提起的一份《刑事附带民事起诉状》称:

黄清与被告人陈定及其儿子陈可两人素不相识,两人殴打黄清死亡的行为,给原告家庭极大的惊吓和刺激,精神受到极大伤害和巨大经济损失。被告人及其家属从未安排人员过来看望与道歉。

请求依法判令被告人陈定赔偿丧葬费33228元,家属参加后事的合理支出10000元、死亡赔偿金692980元、被抚养生活费25130元、精神抚慰金50000元,共计811330元。

黄清与被告人陈定及其儿子陈可两人素不相识,两人殴打黄清死亡的行为,给原告家庭极大的惊吓和刺激,精神受到极大伤害和巨大经济损失。被告人及其家属从未安排人员过来看望与道歉。

请求依法判令被告人陈定赔偿丧葬费33228元,家属参加后事的合理支出10000元、死亡赔偿金692980元、被抚养生活费25130元、精神抚慰金50000元,共计811330元。

对此,李凤英表示,自己只能支付3万元丧葬费。而黄清的家属则称最少也要给出诉讼状上6折的赔偿金。李凤英没有接受。

4月25日下午,双方再次在庭前民事调解会上见了面。这一次,黄清的家属将赔偿降到了20万元。

而李凤英则表示最多只能给6万元,“答应给钱也是因为他们家人死在了我家,我出于人道和同情才给的,说赔偿?我不承认。

而陈定的律师柳律师则告诉北青报记者,他认为黄清家“没诚意”,所提出的赔偿完全超出了当地的标准,甚至想自己家里一点责任都不负。至此,两次庭前民事调解会都以协议未达成告终。

7月18日,陈定从桂林市象山区人民法院领到了刑事裁定书。象山区人民法院认为检方撤回起诉符合法律规定,准许检方对陈小雄撤回起诉。

对此您怎么看?欢迎留言转发分享。法律是公正的,为这个处理结果点赞!

来源:上游新闻/新京报/北京青年报

桂林事儿综合编辑(版权归原作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