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让无权无势的普通人,最后选择暴力武器捍卫自己的尊严

原标题:不要让无权无势的普通人,最后选择暴力武器捍卫自己的尊严

随着张扣扣因为故意伤害罪致人死亡从而被枪杀的执行,我们再一次将回忆拉到了那个最初的案件。1996年,那时张扣扣才十三岁,母亲汪某与邻居王家两个儿子在争执中被王正军用一木棒猛击致死,而由于王正军当时未成年,最终判处有期徒刑七年,经济损失9639.3元。事实上,看似明晰的案件却给张扣扣留下了难以抚平的伤。

失去了母亲,又一直认为王家因为长子王新军的关系做了假证,杀害自己母亲的是王家次子王富军,同时最终也只拿到1500元的赔偿,从此之后张扣扣的日子可想而知,没有了母爱的温暖,只有见一次就让他痛一次的王家人,何况最开始的开始的张扣扣,正处于叛逆期,思想正在被塑造,那是多么大的打击。日积月累,这种情感就不仅仅是愤恨了,渐渐得已经成为了一种执念。

加之生活的各种不如意,2018年初,已经有了通过杀人来报仇想法的张扣扣最终还是走向了那条不归路,2月15日,张扣扣发现王正军及其兄王校军与亲戚上山祭祖,便戴上帽子、口罩等进行伪装,携带单刃刀、玩具手枪尾随王正军、王校军至汉中市南郑区新集镇原三门村村委会门口守候。待王正军、王校军返回时,张扣扣持刀朝王正军颈部、胸腹部等处割、刺数刀,又朝王校军胸腹部捅刺数刀,之后返回对王正军再次捅刺数刀,致二人死亡。张扣扣随后到王自新家中,持刀朝王自新胸腹部、颈部等处捅刺数刀,致其死亡。整个过程更像是发泄他的怒意,但是很显然,他清楚得知道,这几刀下去,伤害的不仅仅是三个他眼中得“仇人”,也切断了了他未来所有的可能。接着他便出去逃难,最终却还是到公安局自首归案。

其实我们统观整个案件,我相信母亲的死也不是王家人想要造成的最终结果,但是悲伤已经发生了,身为下一代的张扣扣,的确,母亲的死可能会给他造成巨大的悲伤,但是为什么一定要是走向极端呢?事实上,在法治社会,上一代的恩怨怎么也不应该波及到下一代,张扣扣的故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应该跟环境脱离不了关系,从最初的怨恨一直积累到杀人来泄愤,张扣扣是一个极端的案例,换种思路来讲,为什么不是自己更加的努力,去转移自己的悲伤,去更好的丰富自己的人生,反而他却是将自己的悲伤放大,把自己的所有不如意归咎于别人的身上,20多年的积累怎么能够不让人崩溃呢?

但是现在,张扣扣的妈妈不在了,王家父子去世了三个,而当事人张扣扣今天也被执行了枪决,貌似追本溯源,最初的最初都是因为汪秀萍与王家父子的争吵,事实上邻居间的争吵也是在情理之中,和与常人不一样的是,他们的矛盾积攒了二十多年,涉及到了五条人命,是场悲剧。

前人之事,后人也应该有所感悟,听到这个故事,虽然离我们很远,却也应该有所思考,邻里的关系,尤其是在法律意识淡薄的农村,在经历巨大悲痛后自己的思绪指引都很重要,如果当初张王两家没有矛盾,如果后来张扣扣可以不要耿耿于怀二十多年,如果张扣扣足够努力,生活得幸福,那么这一系列故事是不是都可以改写,两个家庭也不会经历这么大的风雨。当然,我们并不清楚在张扣扣执行死刑之前与亲人的见面上说了什么,但是希望那是他生前最后的忏悔。另外法律也需要公正执行,不要让无权无势的普通人,维权道路偏向了犯罪。普法工作还需深入农村,许多农民在自身权益被侵犯时,找不到合适的法律途径维护自身权益,最后忍无可忍选择暴力方式捍卫自己的权利和尊严。

无论张扣扣的杀人动机是什么,法律都不会原谅他。最后,逝者安息,生者坚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