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者小文

原标题:行者小文

  刘文奇

“一览资江景色嘉,满山古树护清衙。谁将南国严冬雪,剪作枝头万朵花。”这首题为《大雪日登凤凰山》的七绝,一度轰动桃江吟坛。诗的作者刘小文,笔名行者,土生土长的乡里人,一介布衣诗人,农民书法家。

小文出身于耕读之家,练字是幼操。上世纪八十年代,农村兴起烧耦煤煮饭,他放学后就帮家里做煤饼,然后将残余的煤灰放进小木桶里,以煤水当墨,用粽刷子当笔,写满一地坪斗大的楷体字:五谷丰登。邻居杨爹见了,叹为“斗书” !哥哥支持弟弟,不时抱一捆旧报纸回家,鼓励他练字。哥哥调县一中教书,他跟着进城开了一个小卖店。一次,临近春节,供职于县文化局的书法家孟国治,在十字街摆起桌子现场写春联。小文见了,聚精会神地观摩老孟写字,两脚生了根,一站就是半天。次日,他索性将小店关了门,连续两天帮老孟架桌拖纸,老孟感其诚,含笑说:“小跟班,想学字呀,晚上来我家吧。”于是,文化界便传开孟国治街头收徒的美谈。小文在师傅的教诲下,从楷书到行书到草书,遵循“楷如立、行如行、草如走”之古训,牢记口诀:“下笔不离点,转折贵圆露。有垂还欲收,勾划忌平庸。左垂宜竖露,右直利悬针。捺似金刀势,撇如犀角形。横行锋务敛,结构气欲清。毫发不松懈,布局巧用心。”小文得益于名师指点,主攻二王行草和欧字,在提、按、起、落、收、转等各个笔法上下功夫,临帖练字成了他唯一的业余爱好。刚进县城时租的住房,条件不好,夏天室内闷热,他索性光着膀子练,大汗淋漓了就去浴室提一桶冷水浇湿全身。小文边学边练,边练边学,他从县新华书店买了一本《历代名家法帖·三希堂字帖》,后来又搭客班车,跑到益阳市新华书店购买《米芾行书字帖》,潜心研习,心摹手追。小文深知,学书贵有恒,练书须用心,好的书法作品,皆因有厚实的文化底蕴而耐人品味。写字写久了,手软了,他就放下毛笔,翻阅唐宋诗词,吸纳精华,将诗的美感、意境融汇于创作之中,彰显表层的外形美和深层的蕴涵美。寒来暑往,久久为功:汲取了二王行草的风韵和欧字劲峭的方笔,形成笔法跌宕多姿、收放自如的凌厉书风,作品激情奔放,笔力遒劲。去年,县里举办群众文化艺术展,他送展的行草作品《短歌行》,将曹操求才若渴的情怀融入笔端,笔法豪迈洒脱,吸引了众多观赏者。

小文创作接地气,热心充当文艺志愿者,每年参加文艺惠民活动10次以上,辗转城乡,虽累犹乐。去年春节前,他参加完县新华书店组织的书法创作活动,又搭上了县文联的送春联下乡宣传车,来到距县城30公里远的灰山港镇栗子山村。尽管天气寒冷,村部没有空调,他一点也介意,搓搓手提笔上阵,现场书写春联20多副,退休老师高爹从旁赞叹:“小文的字春意盎然啊!”今年七一前夕,他进高桥镇松柏村采风,现场泼墨,大写“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下笔如有神,一气呵成,墨饱情浓,颂党恩颂祖国,传递正能量,观者盛赞。

小文创作古体诗,胸有丘壑,妙笔生花。如:《屈子钓台怀古》:“钓台临古塔,万树宿名禽。鸿笔书天问,泉边抚素琴。花园高士迹,桃岭凤凰音。皎皎资江月,千秋屈子心。”又如三堂街采风时有对联一首:“资水跃蛟龙,欣看三堂腾盛世;长街凝紫气,且邀五凤仰斯文。”寥寥几句,描绘出了古镇三堂街的文脉风韵。

小文的书法作品和古体诗作,都能给人以愉悦的艺术感染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