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补习班》明明是邓超俞白眉的翻身之作,我却看得如坐针毡

原标题:《银河补习班》明明是邓超俞白眉的翻身之作,我却看得如坐针毡

7月18日《银河补习班》上映,在这个奇幻的暑期档,多部影片惨遭撤档,大好的档期基本只剩《银河补习班》这一部作品,可谓是暑期档头号种子选手,另外,综合此前放映的结果来看,《银河补习班》的口碑也非常过硬,早在上映前就定义为导演邓超的翻身之作,形势一片大好,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的《银河补习班》的高票房自然不出所料。

看过影片后,非常认同这是邓超、俞白眉指导的电影里最好的一部,配得上翻身之作,但在电影院里的观影感受却非常差,尤其是对从小到大接受应试教育,对教育体系中种种弊病心知肚明的观众来说,观看这部电影绝对会如坐针毡。

当然要承认,《银河补习班》与此前的《分手大师》《恶棍天使》是完全不同的,邓超、俞白眉二人对于自己喜剧风格那种偏执狂的热情,在《银河补习班》中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对教育问题、父子关系的严肃思考,而影片中作为调剂的喜剧部分运用的非常成功,诸多颇有生活质感的喜剧段落,时常让人会心一笑。

《银河补习班》的故事1990到2019年,横跨30年,由邓超饰演的父亲马皓文,作为一名桥梁工程师,遭人陷害,至使大桥坍塌被捕入狱,出狱后儿子马飞已经上了初中,缺少陪伴,成绩极差,马皓文再次承担起一个父亲的责任,用自己的教育方法让马飞健康成长,而马飞也实现了宇航员的梦想。

很明显,影片中最重要的就是父子情,而展现的方式则是通过马皓文对马飞的教育方式来展现,所谓的"银河补习班"也是在学校教育外,马皓文对儿子的教育,站在这一点上,片中马皓文的教育理念明显过于理想与鸡汤。

"坚持独立思考"、"脑子要一直转"、"考清华北大只是过程,不是结果""不要认输"等名言金句,在《银河补习班》中反复出现,而马皓文所倡导的尊重孩子天性、要找到孩子兴趣的教育理念也早已烂大街。

而影片的关键,马皓文与教导主任打赌让马飞从差等生变成年纪前十的过程却漏洞百出,难道凭着励志金句就能让儿子努力学习?难道尊重天性、回家就打游戏机、陪着儿子游山玩水看世界就能让自己的孩子成绩考到全年级前十?

我们所说的教育是不以成绩作为一个孩子的评判,而《银河补习班》将理想化的教育理念嫁接到考试成功的应试教育理想,马皓文所有的教育理念其目的就是为了让孩子考到前十、为了给自己争一口气、不要未来没出息在楼下卖烧饼,这样的目的基本与应试教育无疑,事实证明这也根本不可能。

同样令人尴尬的就是邓超饰演的父亲马皓文,他基本就是个"圣人",大桥坍塌,主动为组织背锅,出狱后到了学校正面顶撞教导主任,还引用孔子的教育名言,证明其至高无上的正确性,为了儿子他也任劳任怨,起早贪黑,工地搬砖、变卖家当甚至去卖血,就为了给儿子买一台电脑。

我们承认父亲的伟大,可马皓文实在太伟大了,他几乎没有任何缺点,人物形象完美到近乎失真,而无所不在的名言说教更让人尴尬,两个半小时的事件里,我们仿佛接受了一场马皓文"快乐学习"的洗脑式演讲,而事实也证明"不要认输"等教育理念的确在诸多成功学演讲里出现过。

与此同时,为了深化马皓文的"圣人"形象,片中其他角色更是单薄到可怜,马飞的班主任,仅仅因为几句教育金句,就被马皓文招致麾下,也就顺理成章的爱上了他,最后嫁给了他。

由任素汐饰演的马飞的亲妈,一脸的"含辛茹苦",典型的为学校马首是瞻,学校说啥是啥,马皓文说啥都不对。

最可怕的是教导主任老阎,彻头彻尾的反派形象,象征着应试教育的恐怖,毫无人性闪光点,甚至为了成绩把自己的儿子逼成了疯子,而他的结果自然也是倒台,在马皓文的感召下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马皓文是高大全,认同他的都是好人,而反对他的一定都是假恶丑,一定会被我们伟大光辉的感化,这样脸谱化的正邪对立,这样的创作倾向仿佛让我回到了秉承"三突出"原则的革命样板戏,难怪最后有老领导大笔一挥巩固教改的方向判断,让影片主旋律气息一下子浓郁起来,这也足以表明《银河补习班》无意触碰教育体制实质。

看《银河补习班》时,我总想起《死亡诗社》,当所有学生站在桌子上向老师致敬,高喊出"captin!My captain!"时,他们收获的是真正的自由意志,这种意志不会让他们取得世俗成功,不是鸡汤励志,更不是掌握什么学习方法,是真正冲破体制的力量、追寻自我的力量。

在这点上《银河补习班》做的太不够了,我们的家长、老师、学校做的也太不够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