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备提拔李严,真是为了制约诸葛亮吗?

原标题:刘备提拔李严,真是为了制约诸葛亮吗?

作者:我方专栏作家南门太守

蜀汉章武二年(222年)6月,经历夷陵大败后的刘备退往白帝城,手下人都劝他回成都,刘备执意不肯。在成都,诸葛亮第一时间接到了夷陵大败的情报,震惊之余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危机正悄悄降临。刘备率大军东征后,诸葛亮协助太子留守后方,昼夜地不停地组织后援工作,给前方提供保障。

不幸的消息还没有结束,就在章武二年(222年)这一年里蜀国还接连损失了3位重量级人物:一个是司徒许靖,一个是骠骑将军马超,一个是尚书令刘巴。刘备不在成都,他们的后事都是由诸葛亮主持料理。这些人里,刘巴的死较为敏感。刘巴一直随刘备出征,应死在了永安。诸葛亮一直器重看好刘巴,把他作为自己的左右手。刘巴的去世带来一个现实问题:由谁来接任尚书令一职?

已身为丞相的诸葛亮此时兼管尚书台事务,如果从诸葛亮的角度考虑,这个人选最好是他熟悉的,以便于配合,其能力必须十分突出,又善于协调各方面的关系,还得有相当的资历才行。在当时情况下,符合这些条件的人倒是有几个,如果马良不死,当然最合适不过,而要让诸葛亮现在挑选,瞩意的人可能会是张裔、杨洪或者杨仪,但这是个极为重要的职位,人选确定只能取决于刘备本人。

又过了一段时间,夷陵战败的消息也从各种公开渠道陆续传回益州,益州天天都笼罩在悲伤的气氛中,那些失去亲人的家庭,上至将军,下至普通百姓,无不充满哀伤。除了悲伤,还造成了极大惶恐和震动,益州南方一带的郡县本来就充满了动荡,叛乱时常发生,战败的消息无疑令局势雪上加霜。

为了让身在白帝城的刘备安心,诸葛亮派从事中郎射援前往白帝城汇报益州情况。诸葛亮让射援向刘备汇报时别忘报告一下太子的情况。刘备远征,太子刘禅监国,诸葛亮不仅尽心辅助,而且关心太子的教育和成长,根据《诸葛亮集》所载的有关资料,诸葛亮亲自为太子挑选阅读书籍,重点是《申子》、《韩非子》、《管子》和《六韬》等4部书。听了射援的汇报,刘备心情大为好转。

这一年10月,刘备诏令诸葛亮在成都南郊和北郊各建一座兵营,以备不测。南郊和北郊的概念和现在不同,“郊”是帝王祭祀之所,南郊祭天,在冬至日主祭,北郊祭地,在夏至日祭,北京的天坛和地坛,就是清代的南郊和北郊。但不久,刘备突然病倒了。刘备时年62岁,在那个时候这已经是暮年了。一生戎马,几起几伏,倍受磨砺,晚年遭受一生中最大的挫折,对刘备的打击实在太大了。刘备是忧思成疾的,这一病,短时间内成都更回不去了。

病情加重,刘备有了不好的预感。过了年,蜀汉章武三年(223年)2月刘备派人去成都,请诸葛亮来永安一趟。接到刘备的命令,诸葛亮心里产生了极为不安的预感,他即刻动身,不敢有半点耽误。3月,诸葛亮赶到了永安。随后,刘备任命李严为尚书令,李严此时的职务是辅汉将军兼犍为郡太守,担任尚书令后也星夜赶来永安。

接着,诸葛亮、李严接受刘备的托孤,《三国志》先主传的说法是“先主病笃,托孤于诸葛亮,尚书令李严为副”,《三国志》李严传的说法是“严与诸葛亮并受遗诏辅少主”,综合当时及以后情况看,刘备安排的托孤模式为“一正一副”,以诸葛亮为主,李严为辅。

围绕白帝城托孤历来有许多争议,诸如“君可自取”是何意、托孤堂后有没有刀斧手等,选李严同为托孤大臣也是争议话题之一。怀疑者认为,刘备是在迫不得已情况下托孤给诸葛亮的,对诸葛亮并不放心,除了以“君可自取”进行试探外,刘备还任命李严为尚书令并同为托孤大臣,目的是对诸葛亮予以牵制。这样的看法其实没有多少道理,“君可自取”为何意已有公论,不再赘述,而重用李严,目的其实并非针对着诸葛亮,而是出于稳定益州形势的考虑。

由于历史原因,刘备集团内部形成了不少“派别”,不是刘备的手下更好斗,而是客观原因造成的。刘备是益州的“外来户”,刘备的前任刘璋也是“外来户”,在刘备进入益州前,益州至少已分成了两派,即所谓刘璋父子的东州派和益州的本土派。而刘备带来的这些人里,同样由于历史的原因分为所谓元老派和荆襄派,刘备实际上是带着两派人马打败了另外的两派,手下至少形成了四个派别:元老派、荆襄派、东州派和本土派。

这些客观存在的派别没有办法在短期内消除,唯一能做的是搞好平衡,刘备生前也是这样做的,他重用关羽、张飞这样的元老派,也重用诸葛亮等荆襄派,同时还提拔了黄权、李严等原刘璋的部下。尽管做得不错,但派系始终客观存在,并成为政治稳定的一大隐患,夷陵之战后成都附近爆发的黄元叛乱事件就敲响了警钟。

黄元是刘备任命的汉嘉郡太守,祖籍不详,但从其“素为诸葛亮不善”的情况分析,应属本土派。夷陵大败的消息传到成都,黄元表现异常,有情报显示此人可能会发生叛乱。但当时诸葛亮已接到刘备的通知去白帝城,诸葛亮只好把黄元的事交代给了益州治中从事杨洪处理。诸葛亮刚走,黄元果然扯起了反叛大旗。汉嘉郡是刘备划出蜀郡和蜀郡属国的汉嘉、徙、严道、旄牛四县新设的一个郡,位置在成都正南面,距成都很近。

黄元纵兵向北攻击,放火焚烧临邛城,此地在成都的西南方,距成都不足百里,情况危急。杨洪立即启奏太子刘禅,由于之前诸葛亮在成都南北郊建有两座兵营,储备有一定人马,所以平叛有了基础。得到刘禅的同意,杨洪按照诸葛亮临行前的嘱咐,派将军陈曶、郑绰等出兵讨伐黄元,使成都的局势很快得到了控制。后来黄元被擒获,送至成都,刘禅下令将其处斩。

黄元事件虽然平息,但对刘备而言不得不考虑一个严重问题,那就是如何保持益州的稳定。应该说,在蜀汉文武大臣中黄元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有些人虽然没有参与叛乱,但私底下正密切注视着发生的一切,尤其黄元事件后如何对待益州本土派的问题。经过几十年摸爬滚打,刘备已经是一名成熟的政治家,当此局势不稳定之际,他知道必须采取一些实际措施来维护稳定,李严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受到重用的。

李严来益州的时间较早,在刘璋手下担任过成都县令、护军等职,“有能名”,刘备夺取益州时李严是刘璋所依赖的重要将领之一。李严虽不是益州本地人,但以他在益州的影响力,恰是益州东州派和本土派都能接受的人物,也是他们的代表。刘备命李严同为托孤大臣,同时又授其以有实职实权的尚书令,可以让原刘璋的部下们安心,消除黄元事件带来的负面政治影响。

所以,刘备重用李严并不是针对诸葛亮,或者可以推测,这项任命也许就来自诸葛亮的建议。以诸葛亮的战略眼光和政治胸怀,肯定知道哪些才是大局,所谓阴谋阳谋,其实不值一提。

参考资料:《三国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