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好大学不可或缺的“三大要素”

原标题:办好大学不可或缺的“三大要素”

(▲1939年,西迁至贵州湄潭的浙大校舍 。图片来源:浙江大学档案馆)

摘要:“人才诚然重要,可是图书仪器等设备也是学校所不能忽视的,尤其是从事高深研究的大学。”

“设备相依”论:四处化缘 大义相责

“人才与设备二者之间必然辅车相依,相得益彰的”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科学家出身的竺可桢固然清楚一流教授对科研成果的重要性,也清楚图书设备、校舍和人才一样,都是办好大学不可或缺的“三大要素”。三足鼎立,缺一不可。

1936年4月25日,他就任校长,召集学生训话时就对这“三大要素”一一回应:“关于教务方面,教授当网罗人才;图书设备当力求充实;建筑则以本大学校舍不敷,亦当就经费可能中渐谋扩充。”(竺可桢《初临浙江大学时对学生的训话要点》)

他训话时还指出中国大学的一个通弊,“在经常费中,教职员薪给之比例太高,而图书设备费的比率太低。”当时浙大藏书只有6万册,与国内外名校相差甚远。例如国内的清华大学藏书28万余册,中山大学、燕京大学各约27万册,北京大学23万册;国外的柏林大学藏书200万册,哈佛大学藏书370万册,“这样的图书馆,才不愧为一国的学府。”

所以他对图书、仪器的建设不遗余力,扩充教学设施总是远胜于生活设施。他说:“人才诚然重要,可是图书仪器等设备也是学校所不能忽视的,尤其是从事高深研究的大学”;“人才与设备二者之间必然辅车相依,相得益彰的。”(竺可桢《大学教育之主要方针》)

就任当天他明确宣布,“考量扩充图书馆的地位,下年度起并将谋增加购书经费”,“各系仪器,也当陆续添补。”1936年浙大预算为76万元,其中图书仪器等设备费为20万元,占全年全校经费26.3%,“在国内各大学中,所占比例可称甚大”(竺可桢《一年中之计划与方针》)。

就任之前他就向王世杰断言:“各国立大学中浙大房子最坏。”(《竺可桢日记》,1936年4月27日)就任当天视察浙大校舍后,认为在各国立大学中“要算最简陋”、“大都是陈旧不整齐而且不敷应用。”9月14日,又说“宿舍、疗养室、图书馆、物理室,势非加以改造不可”(竺可桢《一年中之计划与方针》)。

他的想法非常务实,“如大学校舍已有相当基础,而竟不知充实设备,只求大规模的兴筑新宇,我曾谓为是缺乏办学的常识”;但“相当完整的校舍也是决不容忽视的”,并列出修建的三个标准:其一、坚固合用;其二,顾及美观;其三,不必奢华。(竺可桢《大学教育之主要方针》)

1937年11月18日,浙大图书、仪器迁建德。两百余吨、“两千多箱图书仪器(中西文图书69700册,中外文杂志6200册)由理学院院长胡刚复教授、电机系主任王国松教授等负责押运”(蒋峥嵘、毛一国《竺可桢与国立浙江大学图书馆的迁移》)。

12月8日,竺可桢在日记中记载了图书搬迁时,差点被日机轰炸的惊险情节。“浙大有中文书五万余本,英文书一万五千本,杂志不在内,现装中国书约一万本之数。连前已装到者,共二百余箱之谱。共装五船,其中有三舟将自三郎庙开往六和塔时,船方开行数十码,而敌机落炸弹适在码头上。”

(本文为《竺可桢:“东方剑桥”之父──“师表校魂”大学校长系列竺可桢史评之事功篇》连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