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名医 | 医者郭卫:我做的是全世界最难的手术

原标题:搜狐名医 | 医者郭卫:我做的是全世界最难的手术

编 / 干玎竹 审 / 袁月

【搜狐健康】骨盆骶骨肿瘤,曾一度被称作外科医生不敢碰触的禁区:因为肿瘤紧贴着肾脏、坐骨神经、髂动静脉等重要脏器和大血管。要在这个部位动刀子,一般人不敢。

但是他,偏偏不信邪,用了15年时间干出了一条“保命又保肢”的生路。他,便是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骨肿瘤科主任郭卫,被业界誉为骨肿瘤手术的“亚洲第一刀”。

他曾说过一句很霸气的话:“不占领制高点,很多事情做着就没有意义。”

15年时间,郭卫突破了手术禁区,解决了骨盆骶骨肿瘤切除、重建的世界性难题,被誉为骨盆骶骨肿瘤手术第一人。

孙思航的手术,被安排在了腊月二十九。早上8点半,术前准备开始了。“神经、血管、脏器,什么直肠膀胱、输尿管、肾脏都在这个区域,就像本来是乡间一小条小路,下一场大雨,这个路看不见了。”郭卫形容即将要进行的手术。

这场手术,被称为全世界最难的手术,用到的器械多达上百种。

孙思航的肿瘤紧贴着肾脏、坐骨神经、髂动静脉等重要脏器和大血管。接下来的五个小时,不仅是对医者脑力的挑战,更是繁重的体力劳动。

术中的敲、拧、凿、锯,缺一不可。郭卫术前已经栓塞了孙思航为肿瘤组织供血的主要血管,在减少出血的同时,保证了手术视野的清晰。

一个半小时后,手术台上的节奏突然放慢了。“血管被这个肿瘤顶得很高,现在这个血管必须得留住。还不知道伤没伤到神经,如果伤到神经的话,那个动脉血管在那个瘤里面,那就不能保证了。要切掉的话,可能还要锯腿。”

“我平常急,一干细活时候我就不着急。”郭卫放慢了手中的速度,他要保护好这些重要的神经。因为只有这些神经保住了,孙思航才有站起来的可能性。

随着手术创面开始扩大,孙思航的出血开始增加。郭卫让同事撑开提前放入腹主动脉的球囊,阻断了下肢的血流。

球囊一旦撑开,意味着手术进入了关键时刻。一个小时之内没有血流的干扰,郭卫必须拿下被肿瘤包裹的半侧骨盆。由于癌细胞已经侵犯到骨盆,现在郭卫必须用钻和锯,把骨盆和肿瘤一起拿下。

肿瘤成功剥离,但孙思航的半个骨盆也没了。郭卫要现场调整出一个适合孙思航的人工半骨盆。目前国内通用的人工半骨盆也是郭卫的发明的。定制型的骨盆就是像量体裁衣一样,但术中截骨的时候可能没有完全按照你的想象的大小或者形状去截。所以郭卫又就设计了一个组合式的、可调的骨盆。可调骨盆就是任何情况下都可以安上的骨盆。

现在郭卫要用这截异体骨,来代替被切掉的骶骨。在固定之前,郭卫要对它反复调整,直到变成合适的大小。

“现在全世界的重建骨盆没有一个国家比我们更好。我是一个比较追求完美的人,无论做任何东西,我觉得这个东西还有可以更好,但没有做到更好,我就会觉得非常郁闷。”

郭卫常说:“能工巧匠是干出来的。”年近花甲,他依旧一周五天、每天坚持六七个小时地站在手术台旁。纵使拿下了诸多第一,他却从未真正满意。

“荣誉不重要,重要的是成就感。”郭卫说,“你做了很多实实在在的事儿,好多不治之症被我们治愈了,好多本该截肢的患者,被我们保下来了,这种感觉,特别好!”

【医生简介】

郭卫,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骨肿瘤科主任,骨肿瘤研究室主任。 亚太地区骨肿瘤学会(APMSTS)前任主席,国际保肢学会(ISOLS)前任主席, 国际骶骨骨盆肿瘤研究协作组(Sacro Pelvic Tumor Study Group)主席,中华医学会骨科学会骨肿瘤学组组长,中华医学会肿瘤学分会骨肿瘤学组组长,中国医师学会骨科分会骨肿瘤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出诊时间】

每周一上午、周二上午 特需门诊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