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编程女孩获哈佛Offer,全民网红梦时代,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原标题: 16岁编程女孩获哈佛Offer,全民网红梦时代,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杭州女孩郭文景,从小学习编程,高中获得了北美编程邀请赛第二名,如今成为了浙江省第一个被哈佛提前录取的学生。

哈佛面试官毫不吝惜对她的赞美:“她是我在中国区面试6年最优秀的学生之一。她的计算机水平,放在美国同年龄的女程序员中,也是最顶尖的。”

现如今,从微博到斗鱼、虎牙再到快手、抖音,互联网社交、直播或短视频的风口一波接一波,行业格局也一变再变,而唯一不变的大概就是网红规模的持续增长。据《2018中国网红经济发展洞察报告》数据,截止去年4月份,网红粉丝人数达到5.88亿人,整年的网红经济规模将超过2万亿。

人人都想成为网红的年代,很多人费尽心思要成为网红,不惜去做一些哗众取宠的事情,只要有人关注就好,大家都在反复唱着陈奕迅的《浮夸》。

当网红好呀,只要有了名气,有了知名度(哪怕是恶名),就有了流量,一切流量,在这个科技发达的年代,都是可以变现的。

大家都不会和钱过不去。

新华网之前的调查统计,54%的95后最向往的新兴职业选择为主播、网红。随着MCN机构的专业化完善化,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将网红当成自己的工作和正式职业。

如果说网红是前端的产物,那么互联网以及背后的技术就是后端所必须匹配的。

与竞相涌入的网红市场相比,互联网整体的就业、创业状况就略显消沉。众多岗位越发严重的人才缺口,是否暗示着毕业生受新兴职业吸引,加剧了这些人才的流出,而网红、主播成为他们最向往的职业。

根据麦肯锡的一份分析报告,预计到2018年,对于懂得如何利用大数据做决策的分析师和经理的岗位缺口将达到150万人,技术岗的缺口始终存在。

再看,郭文景被哈佛录取,沈凡,被库珀联盟学院录取,并获得56万奖学金,这些事情早已不是个例,编程学习,倒有些大势所趋的意味。

在美国,奥巴马从2014年就开始号召全美儿童学习编程。他自己的两个女儿也在学习编程,奥巴马还说,女儿起步太晚了,编程应当与ABC字母表和颜色同时学起,比尔盖茨和扎克伯格等科技大佬们,他们更是让孩子直接在线上学编程。

所以除了做网红去争夺流量,不如看看后端,也许蕴藏了更大的机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