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为了宣扬什么文化、什么自豪感?日本竟组织小学生观看杀鲸!

原标题:这是为了宣扬什么文化、什么自豪感?日本竟组织小学生观看杀鲸!

最近,日本在捕鲸问题上一反常态。不顾国际社会的谴责,在去年底公然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重启商业捕鲸。

7月18日,在属于传统捕鲸地区的千叶县南房总市,一小学组织45名10岁的小学生现场观摩鲸鱼宰杀,孩子们被邀请触摸鲸鱼皮肤,并写下感受。校长称要教育孩子为这样的家乡传统而自豪。

实际上,随着近几十年商业捕鲸的停摆,鲸鱼消费其实已经逐渐式微。由于鲸鱼肉并不算特别美味,年轻一代也没有食用鲸鱼的需要与习惯。但日本不惜"退群"也要重启捕鲸,甚至迫不及待要教化下一代,培养孩子们对捕鲸事业的认同感,着实令人不解。

原因众说纷纭。有人出于"传统情结",认为食鲸民俗不该丢弃,战后鲸鱼一度成为日本最大的单一肉食,"婴儿潮"时期出生的中年人大都倾心于此;有人认为鲸鱼制霸一方,如果只捕捞其它鱼类,会影响到海洋的物种平衡……

而其中,最令人齿寒的莫过于政治需要。从事捕鲸行业的有10万人左右,如果放弃捕鲸,他们没有其他生存技能,势必会引发严重的社会问题。为了保住捕鲸地区的选票,安倍政权势必要维护农林牧渔业民众的利益。

与此同时,日本却提议限制中国捕捞秋刀鱼。据报道,日本秋刀鱼捕捞量从2009年的39万吨降至去年的13万吨,但中国在去年的秋刀鱼捕捞量已升至26万吨。对此,许多网友抗议:按人均算,日本人吃的比中国人多多了!

日本物资匮乏,饮食主要来自海资源。一边大肆捕捞,甚至重启捕鲸,一边限制他国捕捞,说到底还是利益作祟。

然而,任何不加节制的行为,都会带来灾难。如今十分昂贵的鳕鱼,也曾是非常廉价的食材。但正是因为过度捕捞,导致如今供求失衡,甚至引发了战争。今天路上读书带来《一条改变世界的鱼》一书,讲讲那些关于鳕鱼的故事。

1.三次鳕鱼大战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没有受到战火波及的冰岛和美国合作,大量鳕鱼产品出口美国,加上战时的鱼价飙升,冰岛人一下赚了大把大把的美金。

等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冰岛已经拥有了强大的经济实力,就凭着这一点,1944年冰岛通过和平协商脱离了丹麦,成为了一个独立的北欧国家。

但是,正所谓物极必反、盛极必衰。从捕鱼产业中收获巨大利益的人类,似乎总有点盲目乐观,以为这海洋里的鳕鱼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

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世界各国都忙着都打仗,六年的休养生息,鳕鱼的数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无论是冰岛大陆架、北海、巴伦支海,还是英吉利海峡和爱尔兰海域,鳕鱼都恢复了非常可观的捕捞量。

对于冰岛来说,捕鱼业是他们的支柱产业。因此,相比于其他国家,冰岛对鳕鱼数量的变化有着高度的敏感。为了保护本地的渔业资源,冰岛与以英国为首的其他欧洲国家展开了三个回合的"鳕鱼大战"。

在冰岛刚独立的时候,冰岛将自己的领海范围扩张到海岸线4英里处。这意味着,对于冰岛以外的所有国家来说,距离冰岛海岸线4英里的鳕鱼渔场都是禁渔区。

但是,这也成了冲突的导火索,1958年第一次"鳕鱼大战"爆发,起因是冰岛人民发现:即便是划定了4英里的禁渔区,冰岛海域附近的鳕鱼产量仍然在下降,于是冰岛政府大胆地将禁渔区划在了距离海岸线12英里的地方。

英国政府的当即发表抗议声明,坚决反对冰岛扩大禁渔区,甚至一度发生军事对峙。但是,就这样也没动摇冰岛人捍卫鳕鱼渔场的决心,他们拒不妥协,最后没得法,英国迫不得已承认冰岛的12英里界限。

然而,利益的争端永远不会停止。1971年又爆发了第二次"鳕鱼大战",鳕鱼产量仍然在下滑,冰岛政府宣布,他们要将禁渔区范围扩大到距离海岸线50英里的海域。

渔业是他们唯一的支柱产业,无论英国在过去与冰岛有过怎样的深情厚谊与共同利益,冰岛也绝不让出自己唯一的资源。同样的,冰岛在禁渔区问题上的态度前所未有的强硬。英国再一次做出退让,承认冰岛50英里的界限。

然而很快,冰岛的生物学家发现,鳕鱼群的繁殖能力正在下滑,以前18岁以上的鳕鱼到处可见,如今连12岁以上的鳕鱼都不太容易找到。这一点,就连英国的生物学家都不否认。于是,1975年又爆发了第三次鳕鱼战争,这一次,冰岛要求将禁渔区设定在距离海岸线200英里的海域。当然,这一次的争端最终还是英国的妥协了。

除了对外与英国进行鳕鱼大战,冰岛政府还得和自己的渔民进行限制捕捞的拉锯战。因为即便是设立了对外禁渔区,在本国的渔民中,也依然存在着过度捕捞的现象。

但是,限制本国的渔民,比限制英国还难。没有人会眼睁睁看着近在眼前的利益不要,再加上,渔民都是分散的,政府管控起来难度太大。

因此,冰岛政府与冰岛渔民之间的拉锯战也是旷日持久的。政府规定渔网必须用更大的网眼,以留存小的鳕鱼继续繁衍。

但是渔民呢?他们只会去购买更多的拖网,增加捕鱼量,以补偿放走小鱼造成的损失;政府又限制出海船只的吨位和数量,渔民们就使用更大更有效的渔具,总之,防不胜防……

但是不管怎么样,冰岛政府的管理措施最终还是发挥了效用。尽管渔业仍然是冰岛经济的重要来源,但是鳕鱼的捕捞量最终被维持在种群总量的百分之二十五以下,而渔民的数量也逐渐被压缩到劳动力的百分之五以下。

2.渐渐消逝的鳕鱼群

冰岛的渔业资源管理是极其成功的,既对渔业的可持续发展有着长远目光,又能够实施科学有效的管理,但是并非所有的国家和地区都能做到。

以纽芬兰为例,纽芬兰与冰岛都是北大西洋上的岛屿,经济发展都依赖于捕鱼,尤其是鳕鱼。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纽芬兰和冰岛都脱离了殖民统治。但不同的是,冰岛成为了独立的共和国,而纽芬兰却作为一个省并入了加拿大。

作为一个省份,纽芬兰必须接受加拿大的统治。对于加拿大来说,渔业并不是最主要的经济活动,他们更重视农业。但纽芬兰可是个海岛,搞农业哪有什么前景?可是加拿大政府又没有什么科学有效的措施管理纽芬兰的渔业,结果导致了纽芬兰渔业发展陷入了困难重重。

雪上加霜的是,纽芬兰的渔业已面过度临捕捞的危机,加拿大政府却没有及时注意到这个问题。为什么呢?因为当时纽芬兰渔业最突出的矛盾不是这个,而是普通渔民和受政府保护的工会渔民之间的利益争端。

普通的渔民比较贫穷,也不被政府重视,他们发现鳕鱼产量骤然减少却无法向政府发出呼声;渔民工会呢,他们享受了政府资助,一面过度捕捞,一面毫不在意是不是对自然环境造成了破坏。

警报已经拉响,然而鳕鱼群的减少并没有引起人们足够的注意,很多人还想当然地以为,是气温的改变造成了鳕鱼迁徙模式的改变。

直到20世纪末,一位海洋生物学家发出了震惊四方的呼声:"当你看到一些鳕鱼,并且认为他们只是鱼群中的一小部分的时候,你错了,那可能已经是全部的鱼群了!"

鉴于此,1992年加拿大政府不得不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宣布禁止捕捞北部的鳕鱼群。也就是说,接下来将会有三万名渔夫失业。

1994年,加拿大政府宣布延长禁令时间,加拿大在大西洋的鳕鱼渔场将全部关闭。对于加拿大来说,鳕鱼虽然不算特别的物种,但确实是极具经济价值的鱼类,然而此时的鳕鱼,已经稀少到完全无法发挥它的经济价值了。

1997年,距离1497年卡博托在纽芬兰发现巴斯克人鳕鱼秘密整整过去了500周年,讽刺的是,捕捞鳕鱼的黄金岁月早已一去不复返了。大自然是最标准的实用主义者,它总是固执地按照某种规律来操纵世间万物。人类只是大自然中的一个环节,没有人能够预测到,需要多长的时间,鳕鱼种群的生命力才能够得以恢复。

鳕鱼这样一种对人类历史影响巨大的鱼类,今天也在用自己族群的生命提醒我们:无论是美味的食物,还是巨大的经济利益,如果我们没有节制,最终也会失去这一切。

编辑:Gillian

排版:Gillian

路上读书,全球博士30分钟精读一本好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