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滴筹到底是慈善还是生意?保险比众筹更有用

原标题:水滴筹到底是慈善还是生意?保险比众筹更有用

“58同城,这是一个神奇的网站!”相信广大读者对于杨幂这句广告语应该印象深刻。而对于网友“车西9号”来说,水滴筹也许才是那个真正的神奇网站。

起因是因为他在朋友圈中看到研究生同学发出一条水滴筹募捐帖,帖中详述家里老人生病,历经月余治疗,花费超过了30万元,但医生告知还需准备25万元,不得以进行募捐。

但“车西9号”却持怀疑态度。因为同学毕业之后在银行工作,他推测,年薪超过50万元,即使已花费30万元,这25万元应该也不差,或许因朋友都知他经济条件不错,所以捐款与转发都不热情,“他好多天了,还没凑到一半。”7月15日,“车西9号”对媒体说到。

“肥仔不肥”也有些许愤怒。也是7月15日这天,她发现8天之前,晒出3只劳力士手表的朋友在另一筹款产品上发起筹款,数额15万元。她感慨:“并不是说戴劳力士的人就一定十分富有,但经济能力也应该不差,没有规定每个人都必须帮助他,但希望他是真的需要帮助的,而不是在消费我们的同情心。”

这正是水滴筹、轻松筹等互联网筹款平台身陷舆论漩涡的一个缩影。

据调查,在水滴筹使用假疾病材料也能发起募捐,这背后还存在劝募、募捐材料代写链条。而在水滴公司的产品中,水滴互助、水滴保需要依赖水滴筹来输送流量。

假病历可发起筹款

媒体调查发现,水滴筹众筹背后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黑色产业链。在很多社交软件以及网购平台,有卖家称可帮忙代写众筹文章,有专业的写手一对一服务。经过实际测试,当提供部分虚拟信息后,经过写手改写并加上大量煽情文字即可通过平台审核,发起众筹。

在发起筹款及提现的整个环节中,最为重要的是病情证明材料和身份证信息,前者需要提供患者诊断证明、患者病案首页、出入院证明、医疗票据、检查报告等至少两项材料的照片。

张毅是安徽省一位大学生,他曾在当地担任水滴筹志愿者约一年时间。他表示,“最重要的就是医院的诊断证明,确实得了这种病。”此外,需要“真实的身份证号码”,但是如果一些家庭有贫困、残疾、低保等需要凭证,或者村委会等开具证明。

大可是水滴筹前采购员工,他表示:“据我所知,筹款的话是没有审核家庭条件的,只要提供相关材料就可以通过审核。”然而,对于关键信息,却存在造假空间,并容易通过初审。

据《上游新闻》报道,社交聊天平台上,有不少商家在出售虚假的虚假医疗证明材料,住院病历、疾病诊断书和检查报告等,几乎是要什么有什么。网络造假商声称,将虚假医疗材料上传众筹平台的事并不新鲜,咨询的人也挺多,同时他们的服务已经成熟到能够提供全套虚假资料。

据调查,淘宝上多位商家可为客户定制诊断证明、检查报告、化验单、病历、发票等。一位商家出价单张300元,均为高仿,如果需要10万元级高仿发票,仅票据照片,就需支付1500元。7月2日,媒体分别向其购得诊断证明、检查报告、1.5万元的发票等3张材料,15个小时之后,便拿到了材料照片。

水滴筹平台一位志愿者坦言,对于那些捏造家庭困难的众筹发起人,“如果接到别人举报的话,我们可能会去核实。但一般情况下,没有人举报,我们是不会核实的。”

披着慈善的外衣,消费大众的爱心。在这个过程中,筹款平台俨然已成敛财工具。尽管其初衷并非如此,但审核、监督等环节的漏洞客观存在。

避免“因病致贫”的难题

“不可能因为一个筹款的人,就跑到当地去查。”大可表示,作为创业企业,与有关部门进行数据打通也是困难之事,这些均在客观上形成平台审核难度。

不过,互联网分析师于斌认为,审核其实并不难,企业和具体的医疗机构、职能部门联系沟通,只是会耽误一些人力物力成本。在于斌看来,水滴公司旗下众筹、互助产品本身正面临很大的监管缺失争议,典型的案例就是“滥用爱心”“滥用众筹”等,此前德云社相声演员名下有房有车却筹款惹来的争议就是此类。

在5月6日时,水滴筹回应德云社职员募捐之事也提到“关于水滴筹平台规则,当前车产、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

除了上述原因,水滴筹坚持避免“因病致贫”的理念,也在现实之中给这家公司出了一道难题。

水滴筹创始人沈鹏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水滴筹平台目前的主流服务对象是“本身就治不起病的基层贫苦人民”,这部分人占到90%;其次是有产家庭,但是因病致贫。

这种防止“因病致贫”的理念,落到现实中,可能会成为存有私心者保护资产,甚至借机敛财的借口。

在大可眼中,“真正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家庭”才应当作为公司初心。人们“先把房子卖了”仍不够治病时,再去筹款是大可认同的行为。

“水滴筹有一个诟病就是这些互助平台对于求助者的真实信息不完善。”“平台摸不清求助者的真实财产的情况,就会出现并不富裕的大众去帮一个可能比自身过得好的人转发捐款这种很奇怪的情况。”西安交通大学医学生丁新华说。

尽管水滴筹的审核机制受到争议,但外界并不否认其存在的社会价值。丁新华说:“对于一些家境贫困,一时间拿不出治疗费的家庭来说,水滴筹是可以解燃眉之急。”

丁新华认为重病救助是任重道远之事,目前,能够得到救助的仍只是众多缺钱看病家庭中的一小部分,“我见过更多的是没有钱,也不会使用或者不了解如何使用网上求助平台的家庭,在权衡利弊之后放弃治疗。”她说。

“到底该帮助谁”是否真的无解?“车西9号”却不这么看。他认为,水滴筹作为互联网平台,不做太多审核,是因考虑到流量这个商业化因素。

水滴互助受谁监管?

水滴互助具有创新性,但同时也游走于监管边缘。

水滴互助能够从公众处获取资金,但其目前既非保险产品,也非经纪业务。

据了解,银保监会针对保险公司监管成熟细致,资金用途及比例进行了明确规定。对于水滴保这类互联网保险经纪业务也存在一定监管,在《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加强保险公司中介渠道业务管理的通知》中第十三条就要求:保险公司与第三方互联网平台进行合作的,应当由总公司统一管理第三方互联网平台合作业务的接入、签约,明确各省级分公司归口管理部门,加强业务合法合规性考核管理。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教授表示,网络互助计划与保险存在很大差别。网络互助计划发挥了一些保障的功能,与保险有相似之处,但不具备开发、设计、销售保险产品,并进行核保、核赔等功能。

与此同时,互助类产品的风险,同样存在。

杨傲然曾在美国一家专注于投资金融科技产品的投行工作,经手一些保险科技初创公司的融资并购。现在在一家对冲基金任职,身份是“数据科学家”。他认为互助类产品具有资金风险、经营风险及道德风险等三大风险。

对于资金风险,他表示,由于国内互助计划未详细披露是否存在资金池,存放于何地,有多少偿付能力。“很难知道钱用在什么地方。”杨傲然举例,共享单车ofo要求用户交押金,最后却出现押金难退,资金去向成疑。

关于经营风险,杨傲然表示,由于“存款管理没有公开,审计也没有透明。”并不能排除经营的不稳定性。由于互助产品非保险产品,若项目停止或公司倒闭,这时没有形成一套完整的法规来保护消费者。

钱耳朵财富学院首席分析师郭聪慧同样也提及经营风险,“互助计划,不是产品,是一种互助协议。没准什么时候就停了,或者改政策,就像开始是相互保,后来变成相互宝。”不过她认为互助类产品的爆雷可能性较小,风险主要在于项目停止,用户失去保障。而由于不是保险,用户的钱进入公司账户后,“不受强烈约束”。

“互助类的产品,当补充就好,符合健康告知的,可以参与,但是不要抱特别大的希望,成本太低,相应得到的也不会太高。”郭聪慧说,人们仍然应当多关注保险类产品,避免错过可购买的黄金年龄。

保险比众筹更有用

这是一个伟大的投机时代:有人巧取,有人豪夺,有人假离婚,有人傍富婆,有人忙着P2P,有人排队水滴筹……。全中国的人都无比慌忙,朋友圈里除了筹款就是微商,再也看不到几篇好文章。

“救救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妻子…”,“救救我的妈妈…”每个标题都那么揪心,每个遭遇都那么惨绝人寰。

自从有了水滴筹,人们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轻松。遭遇突发变故,在手机上动动手指随时便可筹得成千上万的善款。但也自从有了水滴筹、轻松筹等这样的众筹平台,人们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排斥社会救助,因为有相当一部份的人利用了人们的善心,用它来不劳而获,甚至“发家致富”。

问题是虽然道德绑架捐款转发泛滥成灾,善良的我们还无法分辨谁真谁假。在一次次呼吁面前,依然相信世间自有真情在,我为良心不为名。

但当一个社会排着队去水滴筹时,是病人真的多了,还是骗子不够用?数据显示,仅2018年,“水滴筹”就有30000多宗求助,400多万人捐助,募集了2亿多元。这里面有多少是真的多少是假的?会不会劣币驱逐良币,该救助的没能救助,不该救助的却从中致了富?就像相声演员吴鹤臣众筹事件一样,你一个德云社演员北京有房有车,却在水滴筹发起金额为100万的巨额众筹。

很明显,这样的事情越来越多。这也难怪很多人自嘲,“原来我一个月工资三千的月光族,竟然还在资助有车有房的水滴筹。”

水滴筹的本质是一种慈善救助,通过消费社会的善良和同理心来实现获得救助的目的。但当水滴筹成为一种现象,甚至是一种工具,水滴筹的善就有可能成了恶。

真正需要的人发不出声,急着求助的人要排队,而有的人却通过“捐头”、“中介”等巧取豪夺的方式,骗取大家的信任。这不仅是一种人性的悲哀,更是一种制度上的失败。水滴筹越多,越会助长人的懒惰与投机心理,越会让真正需要救助的人被“套路”淹没,越会破坏现有的社会保障体系。

2019年05月09日,《北京晚报》上刊发文章《保险比众筹更有用》,该文获得了很多人认可!

不仅如此,文章里还警示大家:如果我们购买了医疗险,治疗费用除医保报销一部分,还有一部分甚至全部剩余能够走商业保险报销。如果我们购买了重疾险,还能通过理赔获得几十万甚至百万的现金,可以解决以后家庭的经济的损失和开销。

所以,在巨额的医疗账单面前,你是选择有尊严的治疗还是向别人跪求着募捐?买份保险,就可以把生病产生的经济重担转移给保险公司,本可以轻易解决的事情,何必在出事后去卑躬屈膝求别人。不要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才是最可靠的,别人愿意帮助你,那是你的幸运,但永远都不是理所当然,你要学会感恩。

欢迎关注公众号李财师说保,回复“保障”,会有专业的顾问为您提供咨询服务。李财师说保,读的懂,花的少,量身定制,和垃圾保险说再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