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当年韩信果断拥兵自立,是否能打的过刘邦?

原标题:如果当年韩信果断拥兵自立,是否能打的过刘邦?

古今中外,能够从社会底层混到刘邦和韩信这个层级,都是人精中的人精。即便让他们穿越到现在,以权谋心机论,能玩过他们的人也是屈指可数。

如果拥兵自立,大概率可以与刘邦、项羽三分天下,韩信九成九会这么做。很多人说韩信不拥兵自立是碍于刘邦的知遇之恩。

面对这么大的回报,别说知遇之恩,父子反目兄弟相残那都不叫事儿。纵观历史,为了争夺权力,亲情都是随手可抛的廉价货,知遇之恩真就屁都不是。

韩信之所以不选择拥兵自立,非不愿,实不能也。原因很简单:

  • 韩信没有足够的威望和资源。
  • 刘邦早有防备,做了预防措施。

距离权力核心越近,掌握资源越多

要搞明白这个问题,首先要搞明白刘邦集团的构成。按照历史学家李开元先生所著《汉帝国的建立与刘邦集团》一书,刘邦集团主要是四个群体构成,以刘邦对其信任程度从高到低分别是:

  • 丰沛元从集团
  • 砀泗楚人集团
  • 秦人集团
  • 多国合纵集团

丰沛元从集团是刘亭长起家的班底,大家都是同乡故交,类似于刘秀的南阳集团,朱元璋的淮西集团。这批人相当于西汉王朝公司的创始人团队,最得刘邦信任,掌握了刘邦集团最核心的资源。

砀泗楚人集团则是在刘亭长起兵以后,攻打砀县、薛县,昌邑等地时加入的。这个阶段刘亭长的事业才刚刚起步,别说飞黄腾达,连小命都是朝不保夕。

而且刘太太吕雉的老家在砀郡单父县,起兵的时候,两位大舅哥吕泽和吕释之就带着一伙人加入了革命队伍,所以与丰沛元从集团又有很多千丝万缕的姻亲关系。

因此,砀泗楚人集团得以进入刘邦团队的权力核心圈,与丰沛元从集团一起长期垄断西汉政权的核心资源和权力上层。

职业经理人,位置再高也是个打工仔

韩信则属于多国合纵集团,是刘邦集团最边缘的一批人。由于能力出众,被破格提拔为大将军,相当于一家公司的职业经理人,而且还是空降到高位的那种。

这种空降兵有三个特点:第一,他在公司没有股份,权力完全来自于老板授权。第二,看起来位高权重,但没有根基。第三,容易与元老集团起冲突。很不幸,韩信同志把这三条全都占了。

举个例子,《史记·淮阴侯列传》记载:

信(韩信)知汉王畏恶其能,常称病不朝从。信知汉王畏恶其能,常称病不朝从。信由此日夜怨望,居常鞅鞅,羞与绛(周勃)、灌(灌婴)等列。信尝过樊将军哙,哙(樊哙)跪拜送迎,言称臣,曰:“大王乃肯临臣!”信出门,笑曰:“生乃与哙等为伍!”

灌婴是砀泗楚人集团核心成员,周勃和樊哙则是丰沛元从集团核心成员。其中灌婴和周勃后来都当过丞相,樊哙更是刘邦的连襟,鸿门宴上啃过猪腿,怼过项羽。

你韩信跟这帮人势同水火,还弄出个『羞与哙伍』的成语来,显然就是跟两大核心权力集团过不去。就这个状况,一个没根基的职业经理人还想拥兵自立?到时候振臂一呼,有谁会鸟你呢?

人事即政治

彭城大败后,刘邦不得不分兵,由韩信带领一支人马平定魏、代、赵、燕,相当于开辟第二战场。将在外,主令有所不受。韩司令会不会借机拥兵自立,这种风险,刘邦同志是肯定要考虑的。

于是,刘亭长做了相应的人事安排,给韩司令派副手。破齐以前,刘亭长给韩司令安排的副手是曹参、灌婴、张耳。破齐以后,则把张耳换成了傅宽。

曹参是丰沛元从集团的核心成员。刘邦称帝以后,对有功之臣,论功行赏,曹参功劳排在第二,仅次于萧何。

灌婴如前文所述,是砀泗楚人集团的核心成员之一。功劳仅次于郦商,在全部功臣中排名第九,在砀泗楚人集团中排第二。

这两位大佬级人物屈尊当副手,显然不是仅仅为了分担韩司令的工作压力而已。此外,这俩人在韩司令军中并非只挂虚职,曹参是统领步兵,灌婴是统领骑兵。

参见《资治通鉴·汉纪一》记载:

秋,于是汉王(刘邦)以韩信为左丞相,与灌婴、曹参俱击魏。汉王问食其(郦食其):“魏大将谁也?”对曰:“柏直。”王曰:“是口尚乳臭,安能当韩信!骑将谁也?”曰:“冯敬。”曰:“是秦将冯无择子也,虽贤,不能当灌婴。”“步卒将谁也?”曰:“项佗。”曰:“不能当曹参。吾无患矣!”

曹参率兵之敖仓,与刘邦会师后,贴心的刘亭长随即派来张耳给韩司令当副手。张耳虽不是刘邦同乡,却是刘亭长起兵之前就已经结交的朋友,两人关系十分亲近。

按《史记·张耳列传》记载:

秦之灭大梁也,张耳家外黄。高祖为布衣时,尝数从张耳游,客数月。

在丰沛元从集团尚无一人封王的时候,张耳就被封为赵王。张耳之子张敖后来娶了刘邦独女鲁元公主,其外孙女张嫣又嫁给汉惠帝刘盈当了皇后。按现在的说法,这俩人应该算得上铁瓷。派这么个人给韩司令当副手,其用心也是昭然若揭了。

韩信不仅擅自攻击已与汉结盟的齐国,又胁迫刘邦不得不立其为齐王,这种做法无疑加深了刘邦的猜忌。

韩信攻齐,刘邦立刻把曹参又重新调回韩司令身边,参与作战。待齐地全部平定之时,韩信驻扎高密,曹参则控制胶东,而灌婴牢牢控制千乘。

拿地图看一下就能知道,即使韩信能够说服手下跟着他搞事情,也会立刻遭到曹参和灌婴的夹击。更何况,这个时候,韩司令身边还放着一个傅宽。

傅宽是在砀郡横阳加入刘邦集团,同样是砀泗楚人集团中的大佬,功臣排位第十。平定齐地后,担任齐王韩信的丞相,有这么一位大佬在身边,韩司令拿什么搞事情?

立场坚定的少壮派

高层有人掣肘,韩司令手下的中层少壮派军官同样是精心安排。

跟着韩司令作战的少壮派军官,一路混到封侯者,共计十九人。这些人显然是韩信军中的少壮派中坚力量。按照所属集团划分:

  • 丰沛元从集团:2人
  • 砀泗楚人集团:6人
  • 秦人集团:5人
  • 多国合纵集团:6人

如前文所述,丰沛元从集团和砀泗楚人集团是铁杆支持刘亭长的,占比达到42%。而秦人集团跟韩司令并无交情,加上这五人全部出身于灌婴控制的『郎中骑系统』。换言之,中层干部约70%是支持刘亭长的,韩司令拿什么本钱搞事情呢?

咱们随手举两个例子——

据《史记·高祖功臣侯者列表》记载

(平定敬侯齐受)以卒从起留,以家车吏入汉,以骁骑都尉击项籍,得楼烦将,用齐丞相侯。

齐受在泗水郡留县加入刘邦集团,算是刘亭长的同乡小老弟。齐受与夏侯婴一样,都曾是刘邦的车夫。能给大领导当司机,显然是亲信中的亲信。

据《史记·高祖功臣侯者列表》记载:

(棘蒲侯陈武)以将军前元年率将二千五百人从起薛,别救东阿,至霸上,二月十月入汉,击齐历下军田既,功侯。

陈武在刘亭长打薛县时,就带着二千五百人投奔革命队伍,妥妥的砀泗楚人集团。而且在开国功臣中排名不低,位列十三。

这样的人咋可能跟着韩司令拥兵自立呢?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高层和中层指望不上,那韩司令有没有可能发动群众呢?答案同样是否定。

平齐时,韩信麾下士兵主要是四部分:

其中,最精锐的是2和3,但这两部分士兵恰恰是韩司令指挥不动的。从荥阳前线调来的士兵由曹参统帅,而郎中骑则由灌婴统帅。

收编的齐地降卒,难堪大用。从赵国临时征召的士兵稍微好一点。但别忘了,此时赵国正在张耳的控制之下,这些赵国士兵跟你韩司令没有什么铁血盟约,又怎么会抛家舍业,冒着牺牲家小的风险,跟着你韩司令去搞什么拥兵自立呢?

历史这个东西,如果你只看局部,很容易得出错误的结论,甚至认为古人很傻很天真。但如果你通看全局,你就会发现,很多时候古人的选择就是他当时唯一最正确的选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