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中国留学:想加入社团但被拒,自费生的学费是中国学生的四倍多

原标题:我们在中国留学:想加入社团但被拒,自费生的学费是中国学生的四倍多

环球时报:49万在华留学生 文科生居多

摘要:

来自沙特阿拉伯的Joseph将自己在华的留学生活形容为一场“甜蜜的梦”。中国便利的交通、亮丽的高楼大厦让他“惊喜”,但在学校,因为语言的问题,他很难交到中国朋友,参加社团时感受到了“歧视”。Joseph的经历并非个案,山东大学的多米尼克留学生Daniel“基本没时间出去玩”,有过无疾而终的约会,也有中国同学一起学习中文,但效果并不显著。近期,针对外国留学生的指控让他觉得“可笑”。对他们来说,留学生活更像是一座孤岛,外界诸多“猜测”并不真实,也刺痛了很多留学生。

文 | 王丹妮

编辑 | 冯翊

近期,在华留学生群体正在承受前所未有的关注。有人指责,“高额奖学金够留学生养活全家”,认为他们享有“超国民待遇”。

Joseph 不太了解这些争议和指控,根据他的讲述,他和他身边的留学生也未享有“超国民待遇”。Joseph在中国待了5年。2014年,他以全校前三名的成绩申请到沙特阿拉伯政府提供的一份奖学金,前往华南理工大学留学。 2015年,他自费就读于宁波诺丁汉大学。他曾尝试申请一项宁波市政府提供的奖学金,但没有成功。

有人引用教育部官方网站《2018年来华留学生统计》一文的内容称,2018年,来中国的留学生数量为492,185 名,其中非洲学生占16.57%,拿奖学金的人数占12.81%。另外,来华自费留学生的费用要远高于中国学生。北京大学的官网数据显示,留学生本科学费大约是中国学生的 5 倍以上。

外国留学生真实的生活状态与舆论的想象颇有差距。我们找到了几位留学生以及跟他们接触过的中国学生,试图呈现外国留学生在华生活的真实一面。

以下是Joseph、Daniel、 和中国女生郑璐的口述:

(留学生与中国学生的 party。受访者供图)

Joseph,沙特阿拉伯人,宁波诺丁汉大学研究生,2014年来到中国

我想加入学生会,可他们都在说中文

我的叔叔在中国广州生活,他总是建议我来中国看看。2014年,我申请到沙特阿拉伯政府提供的奖学金,来到华南理工大学学习。这份一年制的全额奖学金包括学费和每月 2000 美元的生活津贴。申请很不容易,成功率是1%,我们高中只有 3 个学生申请到了。

一年之后,我自费到宁波诺丁汉大学学习。我听说有一份宁波市政府奖学金,每年2至3万元,但只有第一学年可以申请。这笔钱虽然远不够支付我9万元的学费和 1.1万元的住宿费,我还是去申请了,最后没有成功,至于原因我不知道。

2014年刚来中国的时候,我很惊喜,到处都是摩天大楼,城市里的基础设施和公共交通很发达。在我们国家,地铁等公共轨道交通最近几年才建设起来,没有这里方便。

语言障碍让我一开始很难适应新的生活,也难交到中国朋友。很多中国学生害怕与外国人交流,他们认为自己的英文不够好,或担心说错话。我们班只有我一个留学生,我认识的第一个中国朋友是我的同学,她对我很好,愿意跟我聊天。

学校社团也会组织一些项目,促进中国学生与留学生之间的交流。在宁波诺丁汉大学,有一个名为 Vis-a-Vis 的社团,报名成功后,可以加入一个6人的小组,我通过这个活动认识了不少中国朋友。我们小组有 2 名男性外国留学生和4名中国女学生,组员是随机分配的,报名时没有填写相关的要求和意愿。报名的女生比较多,在我看来,中国女生相对来说更开放和外向,愿意接触不同的人和事。

每两个月,社团会组织一些活动,比如聚餐、玩游戏、寻宝活动或者 KTV 唱歌。私下里,组员会一周聚一次,一起吃饭或看电影,有时也会互相帮助对方学习语言。和她们相处时,我会觉得很开心,没那么孤单。

我在网上看到了山东大学“学伴”项目的争议,这件事看起来很复杂,或许有些人加入“学伴”项目是不怀好意,但我没有听说过类似的情况。我和朋友们都是希望能够认识更多朋友,更好地融入中国社会,才参与到这些社团活动中。

我不知道网络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谣言,可能是出于对留学生的歧视和偏见,这很常见。刚开始,我申请加入大学学生会,但他们拒绝了,因为我的中文不好,他们在工作和交流中都说中文。还有一次,我交了会员费,想加入动漫社团,负责人知道我是外国人后,把我的微信和支付宝账号都拉黑了,我至今仍不知道原因。

每当遇到这种情况,我都会非常难过,恨不得立刻飞回沙特阿拉伯。每年寒暑假,我都会回国。但2017年,我的爷爷去世时,我由于准备考试没办法回去见他最后一面,这是我在中国最难过和孤独的时刻。

在家里,我有自己的车,不用再担心生活费,也不用自己做饭,所有在中国留学时的压力都一扫而空。那一刻,我感觉这几年在中国的留学生活像一个甜蜜的梦。明年,我即将毕业。我不会在中国工作,但会尝试开自己的外贸公司。如果没办法实现,我绝对会选择回国,那时候,这个梦就将结束了。

(山东大学“学伴”迎新活动流程。受访者供图)

Daniel,多米尼克人,2017年在山东大学学习中文

考入全国前十,拿到了中国政府奖学金

2017年,我以全国前十名的成绩申请到中国政府奖学金,要先在山东大学学习一年中文,再去武汉某大学完成 5 年的临床医学本科课程。

高中毕业后,我在多米尼克读了两年大学,再综合所有的成绩申请中国政府奖学金。每年,中国政府会支持成绩最好的 10 名学生来中国留学,我很高兴能在 2017 年获得这个机会。

一开始,我从没想过来中国。我高中时最想去巴巴多斯——加勒比海沿岸的一个小国家读书。因为它离多米尼克不远,文化习俗相近,通用语言也是英语。但中国完全不一样。从多米尼克到中国没有直达的航班,需要去美国纽约转机,耗时25小时左右。另外,中文很难,中国的风俗习惯也完全不一样。虽然申请到了全额奖学金很开心,但我妈妈还是有点怕,不放心我一个人去这么远的地方。

来中国之前,我选择了临床医学的专业,因为我想帮助更多生病的人。这个专业需要读 6 年,我不打算中途回家,离开之前我们都做好了分离六年的准备。我爸爸告诉我,到中国之后只需要好好学习,不要管他们。我们几乎不怎么联系,平均一个月打一次电话。2017年9月,我来中国两周后,多米尼克遭受 5 级飓风侵袭,全国水、电、通讯、食品供给全部中断,机场及港口关闭。我和父母失联了一周,当时很害怕,因为不知道他们是否还活着。

不同专业,申请到的奖学金金额不同。作为临床医学专业学生,除了学费、住宿费外,我每个月可以领 2500 元的生活费。我觉得这些钱完全够用,因为平时基本上没时间出去玩。我在山东大学认识的留学生朋友大部分都是获得了奖学金项目的学生,对我们来说,自费太夸张了。在华中科技大学,MBBS (内外全科医学专业)大部分留学生是自费,学费达到 38000 元,不包括住宿费。

我想讲一些笑话活跃气氛,他们不会作出任何回应

刚来中国的时候,我没什么中国朋友,报名参加“学伴”项目是为了认识更多人。我觉得和中国人相处有点难,有时候觉得他们像“人工智能”。我主动打招呼对方却不理我,我想讲一些笑话活跃气氛,他们也不会作出任何回应。有时候我会很难过,不知道该怎么和他们共度未来的几年。

和“学伴”交流中,也会有一些文化和语言差异造成的不适。比如,我是基督徒,吃饭前必须祷告,她很饿的时候会因为得等我完成祷告而感到不耐烦。她的英文不太好,帮她改英文作业时,我需要花费很多时间和精力,有些头疼。但总的来说,跟她相处很愉快。

报名的另一个目的是为了更好地学习中文。按照奖学金项目要求,我要在四个月内通过中国汉语水平考试(HSK),在第八个月要通过中国政府的一项考试,内容包括中文、医学中文、数学和化学。如果不合格,需要自费多读一年语言,才能继续在其他大学进行专业学习。

在报名表格中,我填写了自己的国籍、性别和语言,也可以填写理想中学伴的性别,但我选择的是“都可以”。参加这次“学伴”项目的留学生大概有50人,基本上都是出于语言学习的目的报名的,性别对我们来说并不重要,不像网络上所说是为了“结交异性外国友人”。我的室友一个来自俄罗斯,一个来自尼日利亚,后者在汉语水平考试中考了 296 分(满分 300),所以就没有报名参加“学伴”项目。

认识学伴后,我们大概一周见面两到三次,时间都是自己商定的。主要是一起吃饭,用中文或英文交流,没有出去玩过。因为我每周都有一次考试,老师吓唬我们说,如果一次考试不合格就拿不到奖学金了。

最近,有同学问起我在山东大学参加“学伴”项目的情况,我就会跟他们解释:这个项目的目的是让我们和中国学生互相学习,完全是自愿报名,不存在“三个女学生陪一个男留学生”的情况。还有些谣言说,留学生来中国是为了找女孩。我没有听说过这种情况,据我了解,大部分留学生选择来中国是因为有些专业课程比较优质,而且可以申请到全额奖学金。

说实话,“学伴”项目对我的中文学习帮助并不大。有些留学生朋友不喜欢这个项目,因为他们的“学伴”在迎新活动之后就没有再联系,也有些“学伴”主要是为了学英文,很少帮他练习中文。我跟我的“学伴”相处比较好,在这个陌生的国家认识到新朋友,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

(留学生与中国学生合影。受访者供图)

郑璐,山东大学研究生,曾参加过两次学伴项目

自费留学生的学费是我们的四倍多

我的第一个学伴在山东大学只待了一年,主要学中文。在我印象中,他是个学霸。因为在多米尼克,只有全国前十名的学生才能申请到中国政府奖学金。他经常凌晨两三点才完成当天的作业,留言问一些不懂的问题,中文和英文夹杂。平常见面,聊天的内容基本上都是和中英文语言学习有关,别的事情他也不太感兴趣。认识他之后,我了解到外国人来中国留学没我们想像得那么容易。

他有个朋友自费来中国留学,也是医学专业。留学生学费是我们的四倍多,全国统一的硕士学费是8000元,那个朋友的学费大概是 36000 元一年。公费留学的留学生住宿是三人间,环境一般。自费的留学生可以选择住单间,条件相对好一点,但费用比我们高,我们是1200元,他们1500元。

对我的学伴来说,在中国最不适应的地方就是很难交到朋友,有时候会感觉孤独。刚来的时候,他中文不太好,留学项目里的同学来自世界各地,语言和文化背景也不尽相同。他跟来自尼日利亚的室友聊不来,也没什么机会认识中国同学。有一次,他通过问路认识了一个文学院的中国女生,后来想约她喝下午茶练习中文,对方很礼貌但一直没有赴约。他后来跟我说过,这让他觉得很沮丧,不明白为什么交朋友这么难。

对他来说,学伴项目是一个认识中国朋友的机会。迎新活动后,我们大概每周见两到三次,寒假没怎么联系,第二学期就有点生疏,变成一个月见一次面。刚接触的时候,我们一会说中文,一会说英文,他那个时候中文还不是很好,所以我主要是陪着他练中文。为了对双方公平一点,我就跟他约定单周讲英文,双周讲中文。

除了学习之外,留学生在中国的生活也会需要一些帮助。

济南的冬天很冷,我提醒过多米尼克“学伴”好几次多穿点,但他一直没穿羽绒服。有次他发烧挺严重的,快到40度。他问我能不能陪他去医院,因为他有点难以行动了,我是她唯一熟识的中国朋友。但我那会正在准备期末考试,没有时间,他就自己一个人去了,到了之后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帮他跟医生说明情况。

刚开始,他不会用支付宝,每次都去营业厅充话费,后来我教会了他用支付宝。学会网购后,他很高兴地跟我说买到了一条十字架项链,只要 20 元。在他们国家,这种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可能要卖200元左右。

在这个活动中,我的收获也很大。每周的英文作业我都会请他帮我检查下语法问题,当时我在申请一些国外访学项目,申请表格看不懂时也会请他看看,办理签证时他也会帮忙。对我们来说,学伴项目是一个双方受益的活动。

我不了解他在中国是否有遭受过歧视。他曾问过我,为什么中国人身上什么味道也没有,没有香水味也没有臭味?有些中国学生可能会嫌弃他们体味重,我跟他相处的时候也觉得不好闻,但会避免表现出来。这次的学伴事件对他现在的生活也造成了影响,新的学校里,还有同学问他之前在山东大学跟学伴之间的关系。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郑璐为化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