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青观察】民航业的双标和抱团,才是最让人不知所措之处

原标题:【马青观察】民航业的双标和抱团,才是最让人不知所措之处

音频、文字 | 马青

1

国航头等舱发生的纠纷持续发酵。简单回顾一下,13日上午,编剧李亚玲发布微博,披露12日从成都飞往北京的国航航班上,一位自称“国航监督员”的女士,因其他乘客未及时关闭手机而大声斥责,并要求机组报警。航班降落后,这位“监督员”举报的3名旅客,被带到机场公安局滞留了7小时。李亚玲质疑,这位乘客是否借监督之名滥用职权、扰乱公共秩序?航空公司到底有没有这样的岗位?其后,从公布的视频中可以看出,这位“监督员”情绪激动,在飞机上走来走去,斥责机舱内的其他乘客“无知”,使用了“恐吓”、“密谋”、“废话,你管的着吗”“没文化”等较为过激的语言。并且,由于她自己也同样在飞机滑行时打电话和走来走去,并报假警,说被其他乘客围攻,有网友表示该“监督员”才是扰乱民航秩序的人。后来,有人曝出此人姓牛,曾在地铁、公交、机场等多个公共场所歇斯底里,并且也曾因妨碍执行公务被行政拘留过。再后来,国航相关负责人致歉,并解释了牛某某的身份背景,称其确实是国航员工,但因十几年前精神出现问题,已被停飞多年,患有双相情感障碍。

2

原本,这事儿也就该结束了,国航检讨一下自己在机舱纠纷处置时的无力,对自己员工管理方面的缺失,以及对相关受到侵扰的乘客表达歉意,也就没事了。但没想到,国航的歉意并不真诚,反而中国民航网发布一篇题为《安全人人有责 维权也需有度》的文章,声称牛女士的出发点是好的,这种维护安全人人有责的意识,应该得到社会的认可。而与此同时,投诉的编辑李亚玲7月17日发布了一篇微博说,“我决定放弃索赔,并怀着不得不服的心情把一系列标签贴在脑门上:国航爷爷忠实的金卡顾客(曾经),过去是正派人,现在却成了伪证犯、抄袭犯、炒作犯和恶毒暴人隐私、攻击精神疾病群体的马克.亚玲”。

(李亚玲回应牛女士在艰难期:别歪题 关注国航管理责任)

这件事发展到现在,有了一件很奇怪的走向。如果仅仅是讨论飞机滑行时该不该打电话,这不用讨论,飞行中的规定人人都该遵守,但问题是,这一条款适用于所有人,被牛女士指责的乘客和牛女士本人都应该遵守。可是,牛女士却似乎觉得自己有特权似的,这才是引人反感的原因牛女士觉得自己有特权,也不奇怪,她这不是“发病”了吗?但是,为何空乘们也集体无力?为何在她报假警时,机场公安在乘客并无不妥的情况下,依然调查滞留了他们七个小时?当时在场的空乘们,如果阻止不了牛女士,难道不能出面向警察做证吗?明明是因她无理取闹或是“有病发作”,那么,航司为自己员工侵扰了乘客的权利做出道歉,为自己航班服务不妥当而做出道歉,还有什么好辩解呢?

再把问题的焦点放到最初的乘客打电话上,岂不是混淆了焦点和责任?就算最初乘客打电话不对,她也已经听从劝告挂掉电话了,另一个乘客则压根没有违规——飞行模式是修改过的航空规则允许的,难道说,就因为这个,他们被该警察带走吗?

3

网友们质疑的无非是国航的双标而已。当年,演员王姬的儿子就因为精神疾病被赶下了飞机,现在,同样是精神疾病发作了——我们估且认可国航的说法,其实现在并无证据,国航却表示对其骚扰乘客的行为无能为力,这实在让人不知所措

说牛女士是精神病患者的是他们,说牛女士是维持飞行安全的也是他们,向乘客道歉的是他们,说乘客维权过度的也是他们,曾以安全为由拒绝精神病患乘飞机的是他们,又以人道为由坚决维护牛女士乘飞机权利的也是他们。

4

当人人都在好奇,牛女士究竟是谁,何以这么牛的时候,国航则坚决以维护隐私为由,拒绝告诉公众,他们是怎么管理和处置此事的。

我很欣赏国航为了保护牛女士的隐私而做的努力。只是不得不表示,上次那位抱怨飞机上没有毛毯的小姐姐如果也能被民航保护隐私而非围攻该多好。每次行业抱团都让我有一种矛盾的心情,“帮亲不帮理”也是人性,只是,当这种抱团是用来对付他们服务的人群时,就有点不寒而栗了我只好胆怯地表达一下期待,下次能不能,能不能一视同仁地对待所有乘客?(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