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骑兵军事征服太过耀眼,让我们忽略了蒙元帝国的诸多制度创新

原标题:蒙古骑兵军事征服太过耀眼,让我们忽略了蒙元帝国的诸多制度创新

导读:中国的朝代名与国号,从来都以建国者或其祖先封地,抑或其始兴地之名为名,1271年忽必烈制定国号 “元” 却第一次取用抽象名词,出典且是儒家最深奥经典 《易经》 的 “大哉乾元,万物资始”。汉族文明优点既经领悟,中国帝王宇内统御思想既经确立,汉族中国全域领有要求便非只必然,也已是必然,而南宋的大限来临。

十三世纪,蒙古人所展现的人类历史上的最大征服,完成合亚洲大陆与东欧为一的史无前例庞大帝国。其支配方式,蒙古本土为中心的地域与人口最殷盛、物资最丰富的汉族中国领土,乃帝国大汗本家正统,其他则分与成吉思汗子弟。一个中心国家 (元朝) 与四个奉元朝为宗家的独立国家,所谓四大汗国, 全体合成以同族领导为纽带联合国家体制如前文所述,蒙哥汗1259年在四川前线暴亡后,1260年,其二弟忽必烈抢班夺权导致了蒙古帝国的实质性分裂,但也促成了大元帝国的分娩。

蒙古帝国融入汉制支配要素,最早固然自太祖成吉思汗时代,便以汉地经略缘由授权木华黎始,封国王,授太师,但只是个例。制度上汉地汉式中央集权统治的基点, 必须置诸太宗窝阔台时代耶律楚材的拜命内阁总理意味中书 令, 以及十路征收课税使的设置, 耶律楚材且已具儒家名学者资望。然而, 仍只中央集权雏型的粗糙架构,以及权宜措置凭恃的又只耶律楚材个人博大汗亲信(所以中书令之副的左右丞相仍与汉人无缘)。

由汉人,而且是儒者集团以群力推动汉式中央集权制政府组织全面整备, 便续待延至世祖忽必烈登位为划期。明朝初年编纂《元史·太宗纪》评语是 “华夏富庶”, 《世祖纪》则 “度量弘广,知人善任使,信用儒术,用能以夏变夷。立经陈纪,所以为一代之制者,规模宏远矣”,可代表推翻元朝后汉人儒者对世祖的定论

刘秉忠与忽必烈

以夏变夷” 的一代之制成立, 关联一位情况如同耶律楚材之于太宗与 世祖存在特殊信望关系的灵魂人物。此一世祖侧近顾问团领袖, 乃是世祖三十岁时,最早结交较之年少一岁的僧人学者刘秉忠 (即位后命还俗), 姚枢许衡等多因用其言而招聘入幕府。

刘秉忠(1216—1274年)自其二十九岁初事潜龙时代的世祖,南宋灭亡前五年(1274年) 五十九岁卒, 《元史·刘秉忠传》录其世祖发达前洋洋数千言, 以 “典章、礼乐,法度,三纲五常” 之教, “马上取天下,不可以马上治”之理为重心的立国蓝图,以及世祖即位后,“秉忠采祖宗旧典参以古制之宜于今者,条列以闻。于是下诏建元纪岁,立中书省宣抚司。朝廷旧臣、山林遗逸之士,咸见录用,文物粲然一新。秉忠虽居左右,而犹不改旧服”。

至元元年(1264年)命其回俗,位太保(世祖一代,最高位阶三公的惟一任命者),参领中书省事,“秉忠既受命,以天下为己任,事无巨细,凡有关于国家大体者,知无不言,言无不听”的记事, 性质几乎便是《世祖纪》所载届至刘秉忠去世前,世祖对内治绩的总括。

忽必烈登基称帝

得力于汉人翼赞与转换以儒者为中核的世祖政治,其脱离前此诸代可汗轨道的表征,明显表现于登位后不求外征急功,对宋总攻击已推进到长江中流域 ,而放弃的战果未亟图接续。阿里不哥事件着重于制造压力,毋宁期待其悔悟归顺的成份居多,用兵也只是辅助。中统为年号的四个年头,所以南方、 北方都比较安谧,专注的是黄河流域与东北地方民政方面,回复金末以来严重混乱的秩序,以及诸产业的保护奖励。此一期间,也是经国方略的起步——

1260年三月即位,四月,颁发天下的即位诏中,开始用“皇帝” 尊号(是月, 阿里不哥也在和林登位);五月,又诏天下初次建元表岁,采用年号便是中统。即位诏、建元诏的发布, 与至尊天子定称皇帝,都代表从来简朴的蒙古主义政法,已转换轨道进入汉族意识之境,兼及内、外的大一统帝王政治思想建立。

四月,立中书省于开平,统六部, 执行国政的中央机关成立。五月, 汉地统治最高地方行政机构整备, 分别设立燕京等十路宣抚司。同年稍后, 燕京、京兆两宣抚司先后改名燕京行中书省秦蜀行中书省,又是元朝行省制度滥觞。

金朝末期社会陷入混乱时,各地基于团结自卫之需结集自卫军而山西、河北、山东诸省境内凝固的各个大小地方势力军阀化蒙古军占领汉地之际投降权宜委以地盘内军、民、财三权,世祖中央集权化政策展开,汉人军阀的存在也着着加以否定。反抗姿态最强的统治山东三十余年者益都李璮,与内应者其婿中书省平章政事王文统中统三年反乱镇压为契机,汉人地方军阀特权被剥夺,地方官制的正常州县体制运行也告回复。

阿里不哥投降,内部大体安定的中统五年八月,改元至元元年 (1264年)。改元诏发布前二日另一大事件, 燕京定都。世祖即位之地开平,于金朝乃桓州, 蒙古部初兴期并入后废为游牧地,世祖开府金莲川时命刘秉忠监督筑城。阿里不哥退出后的和林终未回复国都地位,中统四年起开平府且定名

至元元年,燕京大兴府也升格与上都对立的中都。四年,中都于金朝破残的旧都城东北侧另筑新城完成,国号制定后翌年的至元九年 (1272年)二月,中都终再改大都而确定建都,上都则避暑地国家政治中心自发祥地外蒙古南移内蒙古,南方重心的走向已至明显,断然再改建到汉地大都原金朝国都所在地,金朝后续者的中国朝代性格成熟,尤属显见。今日北京市的大都,上承辽、金,下迄 明、清,自是固定为中国国都。

刘秉忠和他规划设计的元大都

成吉思汗不喜文字用浮华词藻,轻视君主所习用的尊号,认为无谓而诫后裔勿加采用, 所以继承人仅称汗,恢复可汗大位加附尊号乃自世祖的薛祥汗始。但也自世祖大元帝国建立,天子威灵的汉族意识高昂,而至元元年始立太庙祭享之礼,奉安祖宗神主,二年十月已尊皇祖成吉思汗圣武皇帝, 庙号太祖,皇考拖雷英武皇帝,庙号睿宗。三年 (1266年) 十月, 再以太庙八室成, 而追尊皇曾祖也速该,以及皇伯窝阔台至皇兄蒙哥皇帝尊号与庙号,又已异于游牧国家的支配理念。

成吉思汗以来,蒙古以部族名称为国号,至世祖而制定汉式国号俨然以中国正统朝代自任,与契丹—辽、女真—金的历史轨迹又相同。然而,中国的 朝代名与国号,从来都以建国者或其祖先封地,抑或其始兴地之名为名,至元八年 (1271年) 世祖制定国号 “元” 却第一次取用抽象名词,出典且是儒家最深奥经典 《易经》 (第一乾) 的 “大哉乾元,万物资始”句,是年十一月乙酉建国号诏曾明言其义。

世祖的元朝政治抱负遵循《易经》大道, 而且早自即位之初, 中统建元诏 “法 《春秋》 之正始, 体大 《易》 之乾元”之语 便已见出。则 “元” 字的出现, 无疑是中国朝代名 (国号) 制定法上一大划期, 因文义而制朝代名词之例开创, 以后明朝、清朝均行追随模仿

元朝重臣刘秉忠、郭守敬、张文谦、张易、王恂都曾在邢台紫金书院潜心学问,被称为“中华五杰”。紫金山也由此成为我国数学、天文、历法重要发祥地之一。

至元八年堪引为元朝历史具有特殊意义的年份,非仅新定国号,《元史》 礼乐志、祭祀志、舆服志所记元朝礼仪、服饰等制度,大抵也都自其年制定, 以及刘秉忠、姚枢、许衡等所规划。汉族文明优点既经领悟,中国帝王宇内统御思想既经确立,汉族中国全域领有要求便非只必然,也已是必然,而南宋的大限来临

南宋存立于长江以南,所拥有人力,以及丰富资源与海上贸易的莫大利润, 原都具有堪以抗拒元朝的有利条件。山东李璮之叛, 背后也连结南宋为精神奥援。所以南北两大势力对立,意义上非单纯军事,而是政治的、经济的,抑且意识的复杂形态作战,金朝灭亡,而南宋仍然健在三十余年的主要凭藉在此。

然而,南宋长时期由懦弱又奸伪的宰相贾似道专权, 面对世祖时元朝万象更新政治上胜负乃牵动全局。当蒙古军一变世祖初年宁愿采取守势,相反还是宋军蠢蠢欲动的形势时,任何对抗资本都已无可恃

回回炮攻陷襄阳

1268年对长江中游战略要地襄阳发动攻击,襄阳被包围五年,于1273年陷落。翌年,中断十五的宪宗(蒙哥汗)未完成遗志接续,大将伯颜统率下,蒙古人、西域人、汉人以及南宋投降军团的混成大军,自襄阳沿汉水顺流扑向长江心脏部, 强行渡江,取鄂州,岸上、江上水陆两军并行东指,克建康,南下陷南宋国都临安(杭州),六岁的南宋恭帝与太皇太后以下降,宋亡,时为1276正月。最后一支抵抗力量延续到1279年二月,崖山海战失败, 陆秀夫负宋末帝赵昺投海死,南宋命运遂绝。

自太祖成吉思汗崛起以至世祖其时,父、子、孙三世七十余年,从蒙古帝国到大元帝国,所征服横跨欧亚的广大土地, 除西欧、印度、埃及的大陆边缘 与日本、爪哇海岛之外, 殆已对当时所知的世界以大统一,人类历史空前绝后大帝国的建设。

但一贯伟业的创缔阶段分划, 自世祖治世而蒙古帝国过渡到大元帝国, 则非只儒家建国思想取入与意象的汉制支配方式整备而已,广域支配形态与性格,前后也都已变化——

支配形态而言,成吉思汗以来游牧国家的传统理念,系以蒙古本土为主体汉地与西亚细亚城市人民所居住领域,仅以附随的属领形态而受支配, 修正此项传统主义理念者便是世祖忽必烈。与阿里不哥汗位之争的意义,因之已不单是政权争夺, 乃是蒙古本地主义的传统保守势力,以其代表者阿里不哥被压倒,障碍排除,而世祖以内蒙古 (上都) 与黄河流域 (大都) 为中枢地方, 北方包含纯粹游牧社会,南方连结纯粹农业定居社会一体化而名实相符的世界大帝国建设意愿得以展开。

支配性格而言,惟其世祖汉地重心主义实现,陪伴也是必然的汉人重用游牧国家的蒙古帝国,乃向中国征服朝代的大元帝国 (元朝) 转化,农业地带为重心的国家政治经济体制,都自伟大的蒙古帝国建设者成吉思汗去世约半个世纪后,转换完成。再十多年,汉族中国从历史上第一次全域立于征服 朝代支配之下。

成吉思汗以来,大汗一人的权威下所构成联邦或国家体制元朝成立,诸汗国分离独立的倾向强化。世祖以大都为国都,统辖蒙古本土、东北地方、汉族中国、西藏,以及朝鲜、安南仅保留宗家名义, 维持对诸汗国的松懈宗主权。事实上已是同等的 “忽必烈汗国” 意味。其变化,犹之二次世界大战前的大英帝国与战后英联邦协约相仿佛, 此其一

其二,元朝诸汗国,仍不能比拟今日英联邦诸会员国。后者自大英帝国时期,一概都已受英国本国有条理的文化指导,转变各国政冶上独立国时代, 仍然与文化的母国与指导民族连结同一的文化纽带。元朝治下诸汗国则否, 各别所统辖民族的固有文化多数高过蒙古自身,蒙古的武力至上主义也注定不足以稳定统治被征服民族,而结局倒反同化于在地民族文化。元朝诸汗国 对宗家的独立倾向,以政治之外添加文化的隔离因素而愈明朗。

其三,惟其诸汗国的分离宗家元朝元朝的汉族中国征服朝代性格,因而也是单独显现阿里不哥海都事件,对汗 (皇帝) 位相续投下莫大不利影 响的另一面, 背后所代表巨大的蒙古本地主义势力, 却监督元朝避免蹈入先行征服朝代辽、金的同一汉化覆辙,汉地重心、汉人重用、汉式国家体制整备,一概都以尊重蒙古游牧民族利益为前提。蒙古至上主义汉族支配、汉地支配的不容动摇大原则。

同时,同系游牧民族所形成征服朝代辽朝经验,其二重体制支配,以大规模向本部实行移民政策,游牧地内因大量农业生产人口强制移住,混在州县制,而抗拒汉化的效能被抵销。元朝吸取其教训,于所统辖领土上,乃是强力的个别分割统治汉族中国域内实行州县政治,蒙古本土概行封建制度宣政院掌早年大吐蕃之境,喇嘛教弘布的西藏、青海、西康域内僧、俗两界之事, 而边境又领以宣慰使、宣抚使、长官司等名目的土官。适应复杂民族、复合社会 (征服者与被征服者) 而推行复式政治,毋宁便堪引为征服朝代元朝的统治特色。

蒙古帝国——文明的摧毁者还是全球化的开拓者?

总而言之,自十三世纪中至十四世纪中约一个世纪间,蒙古人的制霸欧亚大陆,于中国史而言,征服朝代两面制支配性能特为强烈,也是严肃保持其性能于不坠的惟一征服朝代

连结中国史与世界史而言,亚洲与欧洲原是众多政治势力分散的各国分立现象,也以蒙古人拆除国界,统一的政治势力出现,而中国所代表东方世界与西方世界合而为一, 两大地域内经济的文化的交流畅通,抑且加速。蒙古人巨大政治势力的历史意义,因而可以明了,非只是政治的,更重要须是文化的。

【南吕】干荷叶

刘秉忠

干荷叶,色苍苍,老柄风摇荡。

减了清香,越添黄。

都因昨夜一场霜,寂寞在秋江上。

干荷叶,映着枯蒲,折柄难擎露。

藉丝无,倩风扶。

待擎无力不乘珠,难宿滩头鹭。

根摧折,柄欹斜,翠减清香谢。

恁时节,万丝绝。

红鸳白鹭不能遮,憔悴损干荷叶。

干荷叶,色无多,不奈风霜锉。

贴秋波,倒枝柯。

宫娃齐唱《采莲歌》,梦里繁华过。

南高峰,北高峰,惨淡烟霞洞。

宋高宗,一场空。

吴山依旧酒旗风,两度江南梦。

夜来个,醉如酡,不记花前过。

醒来呵,二更过。

春衫惹定茨蘼科,绊倒花抓破。

干荷叶,水上浮,渐渐浮将去。

跟将你去,随将去。

你问当家中有媳妇?问着不言语。

脚儿尖,手儿纤,云髻梳儿露半边。

脸儿甜,话儿粘。

更宜烦恼更宜忺,直恁风流倩。

姚大中 著 华夏出版社

中国历史是伟大的,但没落的世家子而尽缅怀昔日荣华,表示的惟是懦弱。知耻庶近乎勇。忘怀历史的民族注定灭亡,顾影自怜或自怨自艾,又或只会自打嘴巴,同样为没出息”。——姚大中

1.士人风骨凸显,工匠精神雕琢,民国大家遗风,台湾历史学者姚大中生平全力创作的恢弘巨著,首次在大陆推出简体字本。

2.全景透视游牧中国和农业中国的竞争、共生与融合,在域外与中国的动态联系的环境中考察中国历史,当前中国同周边国家关系的历史渊源都可以从中观照。

3.《芈月传》历史顾问、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王子今,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马勇联袂推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