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 | 溜达

原标题:夜读 | 溜达

夜读

《溜达》

作者:王力

在街上随便走走,叫作“溜达”。溜达和散步不同:散步常常是拣人少的地方走去,溜达却常常是拣人多的地方走去。

溜达又和逛街不同:逛街是一只耳朵当先,一只耳朵殿后,两只眼睛带着千般神秘,下死劲儿地盯着商店的玻璃橱;溜达呢,只是悠游自得地信步而行,乘兴而往,兴尽则返。溜达虽然用脚,实际上为的是眼睛的享受。

溜达的第一个目的是看人。非但看熟人,而且看陌生的人;非但看异性,而且看同性。有一位老太太对我说:“别说你们男子在街上喜欢看那些女生,我们女人吶,比你们更喜欢!”

真的,小的时候听见某先生发一个妙论:“太阳该是阴性,因为她射出强烈的光来,令人不敢平视;月亮该是阳性,因为他任人注视,毫无掩饰。”现在想起来,月亮仍该是阴性,因为美人正该如晴天明月,万目同瞻,不该像空谷幽兰,孤芳自赏。

溜达的第二个目的是看物。任凭你怎样富有,终有买不尽的东西。对着自己所喜欢的东西瞻仰一番,也就可饱眼福。古人说:“过屠门而大嚼,虽不得肉,贵且快意。”现在我们说:“入商场而凝视,虽不得货,聊且过瘾。”

就我个人而论,溜达还有第三个目的,就是认路。我有一种很奇怪的脾气,每到一个城市,恨不得在三天内就把全市的街道都走遍,而且把街名及地点都记住。不幸得很,我的记性太坏了,走过了三遍的街道也未必记得住。

但是我喜欢闲逛,就借这闲逛的时间来认路。我喜欢从一条熟的道路出去溜达,然后从一条生的道路兜个圈子回家,因此我常常走错路。然而我觉得走错了不要紧,每走错一处,就多认识一个地方。

我在某一个城市住了三个月之后,对那城市的街道相当熟悉;住了三年之后,几乎够得上充当一个向导。我在巴黎的五载居留,居然能使巴黎人承认我是一个“巴黎通”。天哪!他们哪里知道这是我五年努力溜达的结果呢?

溜达是一件乐事,最好是有另一件乐事和它相连,令人乐上加乐,更为完满。这另一件乐事就是坐咖啡馆或茶楼。经过了一两个钟头的“无事忙”之后,应该有三五十分钟的小憩。在街上溜达一会儿,走进一家咖啡馆,喝上一杯咖啡,吃两个“新月”面包,听一曲爵士音乐,其乐胜于羽化而登仙。

溜达自然是有闲阶级的玩意儿,然而像我们这些“无闲的人”,有时候也不妨忙里偷闲溜达溜达。因为我们不能让我们的精神终日紧张得像一面鼓。

朗读

小七

武汉音乐广播《M Radio dance》主持人

责编:胡彬

配乐:曾鼎

编辑:刘萌 李梦媛

实习编辑:宋玉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