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和夏日长 做一个会享受之人

原标题:云和夏日长 做一个会享受之人

夏越热越长

越要热爱生活努力生长

时入七月,小暑已过。梅雨仍未褪去,但热气已然到来了,空调准备好了,蒲扇准备好了,蝉鸣星月准备好了,云和老街热气腾腾,你准备好了吗?

虽地处江南,多雨,没有北方的干燥憋闷,却也少不了湿热烫手;天晴时候的阳光灿烂,却也不想多瞧它一眼,走在水泥路面上,蒸的人喘不过气来,尽管如此,我仍热爱它。

怎么在夏天做一个会享受之人?

街边有树荫凉,院里的水井,或是门前的溪水,挑几个熟透的西瓜,扔进水里,摇着蒲扇等着日影长,被浸过的西瓜,在云和的酷夏里,即是为人们带来了舌尖上的甘甜沁爽。

石浦村老井

最热的日子,是万物极为茂盛的时节,也成了云和人口福最深的时节。

云和的盛夏,就从一碗凉腐开始。夏天吃凉腐、喝山粉糊,冬天吃烤地瓜,在云和是个大众的享受。

一到夏天,老云和的街头,就多了许多站街角的摊贩,不刻意吆喝,挂上两个大字,便蹲在一旁乘凉去了,冷藏一夜后的凉腐搁置在大铁桶里面,爱吃的小孩儿自然会跑上前去,跟老板多要点薄荷水,搅拌入味儿,喝一口,冰沁脾胃,味香到你的心窝里。

夏日的阳光充足,瓜果熟的可人,香瓜、葡萄、杨梅、荔枝......

生活在这儿的人,最爱悠闲度日。尤其是夏天,天儿是热的,偶尔是潮的。不愿在家躺着,摇蒲扇摇的胳膊酸,硬板凳坐的屁股疼。

去浮云溪边看看风景,累了就坐在柳树下闭闭眼;

愿意洒脱一点儿的呢,就去规溪的荷花池里,学陶渊明的“出淤泥而不染”;

去云和湖,划划船或是往湖边一坐,钓上半日的鱼,亦是清闲自在;

想要爬山的,就去离家近点儿的凤凰山、狮山凑凑热闹,山林里面必是最遮阴凉快的;

满心禅意的就去慧云寺上上香,天儿越热,寺里的人就越发虔诚。

若是刚好赶上戏班子唱戏,那就是夜里最好的消遣意趣了,天儿越热,声音越是好听,戏更是欢快了些,场子散了,与好友惬意的交谈,一路晃晃悠悠的回家。

在巷子未翻修,高楼不常见的时候,自由自在、充满烟火与人情味儿的老云和生活处处可见。

如今,有些记忆消失在岁月里,消失在越来越热的夏天里,我们似乎已经无法尝到最怀念的味道,尝过的人,只能在字里行间,细细感叹回味;未曾经历的人,每每会遐思向往。

但是,每当晨起鹊鸣时,傍晚夕照流苏时,放了学、下了班,瞥到古老的巷子,或是周末约上同伴刻意钻进存留的巷子,闲逛时,也总能看到三三两两的老人家下棋、聊家常,仿佛那一段岁月永远凝固在他们身上,喝茶、摇蒲扇、挽着裤脚擦着汗,越来越热的夏天在他们眼里依旧是云和的夏天,丁点儿没变。

穿过巷子,钢筋水泥高楼大厦,云和在发展,生活在继续,真挚、凡尘、普通的云和人们,依然善良有趣。

只是我们可以大胆的重新定义:时代发展了,夏日生活的趣味儿多姿多彩,云和已经更符合人们的心意。

作为一处小江南古城,云和的节奏无疑是慢的,有大把闲暇时间去做喜爱的事情。

云和的夏,白天的街道上湿热烦闷,站不住脚,但云和“九山半水半分田”的特色,却又给予了我们许多休闲之处。

去仙宫景区,扎进冰凉干净的湖水里,在自然的帮衬下,也能玩的异常欢心;

安静点儿的,去梯田最高处,周遭的树林草地,海拔高了,吹吹风,自然也是凉快的。

夜晚的云和暑气散尽,几近凉爽,大爷大妈吃了饭便聚在公园跳起舞;

年轻人喜欢啤酒小龙虾,家门口的烧烤店,支个桌子就能吃上一整晚;

有点情调的,就聚到酒吧,调好的莫吉托,拎上一桶可乐威士忌,加了冰,慢慢喝,聊天搭讪,人气腾腾。

若至周末,奶茶店、咖啡厅坐满了聚在一起的人,点一杯最美的调制饮品,配上流行的沙冰,吹着空调也是一个惬意的下午;

有趣的灵魂就跑到图书馆,安安静静的,领略这座文化底蕴厚重的小城,邂逅一个个有趣的灵魂,在字里行间、图文插画上理解一个个远去的时代。

云和“漫享书屋”

爱热闹的,爱吃的,打卡云和各类美食餐厅,韩国料理、德国餐厅、日式料理、火锅、烤肉...点一桌美味精致的餐食,借着空间的浪漫,约上心爱的人,把盏言欢。

华灯初上,约一场电影,或科幻或童真,其中趣味儿,和当年的戏台子比起来,也不遑多让,都能获得同样的喜乐。

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特点,云和的发展顺应着时代更迭,云和人过夏的方式自然更从容了些。

每一代的夏天,都有着不同的过法,不必过于追思怀念,如同每一个处于云和当代的人一样,享受这时代给予我们的一切美好,夏天在变长,夏天在变热,但我们热爱着的都是同一座小城。

或古老、或新奇,或快或慢,在享受之余,感悟当年的夏日,人们的生活方式、饮食喜乐,回过头来想,这是云和认真变好的样子,也是我们努力生活的样子。

素材来源:云和文旅

16.坚持标本兼治,坚决遏制消除黑恶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