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士忌爱好者在苦夏的救赎,就是Ta了!

原标题:威士忌爱好者在苦夏的救赎,就是Ta了!

夏日炎炎

生无可恋

何以解忧

唯有highball

highball,可能是最简单的鸡尾酒形式了。1份威士忌,3~4份苏打水(根据威士忌的酒精度来决定),顶多再来个柠檬片。

简单到这份上,到底还能玩出个什么花样?

在纽约东村最近风头正劲的“小蜜蜂酒吧”(Honey Bee's)里,制霸夏天的日本国饮“highball”,就加入了一些“小花招”——用美国本土黑麦威士忌代替日本威士忌,制成了“Ryeball”(麦波),打破了很多人心中“重口味威士忌不好做highball”的迷思

这杯加入了美国花样的“Ryeball”,和它的日本亲戚从外表上看没啥区别——后者早已经走出日本,成为美国夏日酒吧中最畅销的鸡尾酒之一。

“小蜜蜂”家的Ryeball,除了原料之外,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它的制作方式。和我们印象中不同,它是通过一种颇有怀旧氛围的机器做出来的。

80年代秀

日本Hhighball机

日本人的技能树总是在往奇怪的方向发展。

要是换我,20年时间也想不出来,只需要两种配料的highball居然可以用机器批量生产。

在上世纪80年代,三得利为了进一步向全日本安利“highball向这种喝法,于是发明出了一种叫“highball 机”的机器,原理跟肯德基麦当劳里的饮料机差不多。

它将威士忌和苏打水以极低温的温度保存在机器中

一方面

一方面,将苏打水和威士忌的配比固定下来,不会出现一杯一个味儿的尴尬状况

另一方面

出水的时候机器会自动给饮料加气,让highball的气泡更丰富,(比一般苏打水的气泡多五倍,是香槟的1.5倍)咕嘟半天都消不掉。

下面来瞅瞅一杯普通highball(左)和一杯机器highball(右)的气泡量对比。差异还是很明显的

得益于机器将威士忌和苏打水保持在低温状态,气泡的消退速度也明显减缓

不过嘞,在经历过短暂的流行之后,日本人就不吃这套了——毕竟他们更喜欢死磕空手削冰球😂

于是highball机,和拓麻歌子(电子宠物),BP机这批小家电一样,在千禧年左右,彻底退出了历史舞台。

直到21世纪,三得利突然想起这碗冷饭。

本来highball机从生到死,都只在日本国内出现。不过2016年的时候,三得利面向美国市场重磅推出“季”,同时,也把以“季”为名称的highball机带进了美利坚。

刚开始的时候,是在主题活动和日料餐饮店里,以推广日料的办法偷摸安利highball机,后来才慢慢在美国酒吧里遍地开花。

于是乎,这种和传呼机同岁的80年代日本机器,在2016年的美国以全新的面貌,摇身一变成为了纽约近几年“正儿八经”的“鸡尾酒革新”。

Highball花样

从口味玩到基酒

highball,威士忌加苏打水搅合搅合就算完事儿。

如此简单的一杯鸡尾酒,却趁着highball机的流行,激起了无数美国bartenders的探索欲望——曾经的角瓶,不再成为highball的唯一选择。

芝加哥的Blind Barber酒吧,用三得利旗下的大米伏特加Haku(白)替换威士忌,拿这种机器制作伏特加苏打。

另一家叫做Longman&Eagle的酒吧则死磕草药风味,把属于草药利口酒的Cap Corse 金鸡纳酒(Cap Corse quinquina)纳入highball大家庭中。

华盛顿的Zeppelin酒吧走得更远,把基酒和苏打水全替换了。

他们试图挑战极限,把酒+酸+糖浆的鸡尾酒公式套用在highball上——把Roku(六)金酒,意大利库斯(Italicus,意大利佛手柑橘利口酒)和西柚柠檬汁一起放入机器中,制成花果味十足的碳酸鸡尾酒。

Highball与威士忌

熟悉的配方

多变的味道

不过,更多的调酒师认为,既然是highball,那就不要搞得太复杂,坚持威士忌+苏打水基本法不动摇。

很多美国调酒师倾向于对highball进行美式改良,由于三得利目前是highball机的唯一供应商,他们大多也选择了三得利旗下的波本,比如占边波本啦,比如美格46小麦波本啦等等。

不过随着这种鸡尾酒在世界范围内的流行,越来越多种类的威士忌,被实验性的运用在highball:

死贵死贵派

当年三得利推highball,是为了拉动角瓶的销量。似乎这就注定了highball是属于平价威士忌的鸡尾酒。

但是有人偏要反其道行之,便宜的不用,非要用死贵死贵的威士忌,来制作“奢侈版highball”

芝加哥的Longman&Eagle酒吧就曾经做过这样的奢侈实验:

比如指南针的那款“享乐主义”,从没人会想到拿那么贵的威士忌去做highball。

但是经过调酒师试验之后,在碳酸和低温的催化下,威士忌中的香草和焦糖芳香得到了极大提升,为这款极简鸡尾酒添加了几分优雅的特质。(感觉价格也有底气翻个几番了呢)

不过也不是每款贵的威士忌都能用来做highball,比如格兰花格的家族桶(当然,可能是因为太心塞了,实验者并没有透露用的是哪一支家族桶)

浓郁的雪莉风味加上冰块和苏打水之后就特别违和——腻腻歪歪,齁甜齁甜的,档次断崖式下跌。

巧手自制派

似乎没人听过用调味威士忌做highball的例子,但是国内外不少调酒师,都会先对威士忌做一定的调味处理,然后用来调制highball

我在国内一家叫moonshine的酒吧,就尝试过味道十分奇妙的“黄油玉米highball”——在波本中加入黄油玉米低温慢煮数小时,冷却后进行澄清处理,再以此为基酒调制highball。

这样调制出来的highball,入口味道尝不出太大差别,但是进入口腔之后,气泡中裹挟的奶油和玉米的味道在喉中渐渐蔓延,是十分新奇的体验。

挑战禁忌派

酒圈有种说法,用来做highball的威士忌一定要“够温柔”,要么味道清淡,要么主打花草味或者香甜口。在苏打水的稀释下散发出清爽的香味

而某些“特立独行”的,“重口味”的威士忌,注定融不进highball的大家庭

嗯没错,他们说的就是泥煤。

在苏打水的稀释下,泥煤威士忌的消毒水味,碘酒味,药味肆意散发,有人手忙脚乱的用柠檬来改善风味,结果味道越来越乱,简直是习得性无助😂

不过烈酒作家Alice Lascelles 却用卡尔里拉12年调出了具有大地风味的highball。

与那些重泥煤风味的威士忌不同,卡尔里拉的PPM只有25~30左右,轻泥煤风味,搭配怡人的烟熏与海洋风味,在苏打水的调制中激发了青草与苔藓和泥土香,再饰以新鲜薄荷叶,是一款质朴且让人眼前一亮的highball呢

苦夏难耐

为自己倒一杯highball

Highball是威士忌爱好者们在炎炎夏日中的救赎。

这种鸡尾酒拆解了威士忌的厚重的酒体,却在清爽冰凉的口感下,保留住我们所喜爱的绝大多数风味。

谁说夏夜的专属是啤酒?一杯highball在手,无论是自斟自饮,烧烤撸串,还是炸鸡火锅,都能让你没有负担的享受威士忌的魅力。

如果你想在苦夏获得一丝喘息之机,take it easy~为自己倒上一杯highball吧

我们的老朋友威士忌铺,highball特调原酒,清凉上线中。

便携式浓缩鸡尾酒,冷冻保存,倒在杯子里加入苏打水,就能随时开喝。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扫码查看详情

说起来,这么热的天

Highball,啤酒和冰阔落

大家都是怎么选的?

编辑:cy

其他图片:来自网络

责编:cy

公共账号:whiskychina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