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推荐《少帅每天都在吃醋》全文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推荐《少帅每天都在吃醋》全文阅读

关注宫中号“古月的书屋”回复小说名字阅读全文。 茶语坐在车上打盹,但是车子一路颠簸,睡得也不实,直到被沐晚叫醒,她才嗷了一声:“我后悔啦。”沐晚笑着看向她,拿过两人的背包。“我后悔来南京了。”茶语扑过来,掐着沐晚的脸颊使劲揉着,“我们还是回首都继续窝沙发吧,我不要上什么山,也不要再去什么旅游景点了,你看你看,我已经被你催残的,隐形眼镜都忘记戴了。”

“你要是累,就留在山下吧,我自己上去。”

茶语翻了白眼:“那可不行,都到了山脚下,我还要上去求姻缘签呢,让大师给我算一算,今年能不能走桃花运。”

“副院长的儿子不是在追求你吗?我看他长得不错,家世又好,最主要的是人品很正,你不如就答应他吧。”沐晚嘻笑的打趣她。

茶语的脸不自然的一红,急忙又摆摆手:“他是挺好的,但是身边桃花不断,真要和他在一起,每天应付这些桃花就够累的了。”

“刚才谁说要走桃花运的?”

茶语瞪过来:“此桃花非彼桃花,我是希望多几个男生追求我,但不希望我的男朋友有很多女生追求。”

茶语从包里拿出一瓶矿泉水,一边和沐晚说着话,一边想要拧开瓶盖儿,但那盖子像是跟她做对一样,怎么拧都拧不开。

“嘿,这盖子不会长在上面了吧?”茶语咬着牙,使出了洪荒之力。

一只修长的手从旁边伸过来,自然的拿过了她的瓶子,在茶语乌黑的眼仁里,那双手十分轻松的就将盖子拧开了,还给了她。

茶语目瞪口呆,反应过来后,那男人已经走出去很远了。

看着他修长挺拔的背影,茶语的眼中闪着小星星,拉了身边的沐晚一把:“喂,早早,你有没有看到,帅哥帮我拧开了瓶盖。”

“那你打算怎么办,要不要追上去说声谢谢。”

“你说得很有道理。”茶语眨了眨眼,嗖的一下蹿了出去。

沐晚无奈的摇摇头,不戴隐形眼镜真的很坑人,那明明就是副院长的儿子,她竟然都没认出来。

话说副院长的儿子为什么也来了南京,而且还来到了栖霞山?如果说这是巧合,沐晚才不会相信,因为这世上算计到的,总要多于偶遇到的。

她欣慰一笑,看来茶语的桃花真的要开了。

茶语去追帅哥了,沐晚便沿着脚下的台阶一路向上,虽然周围的景致有所变化,但山依然是那座山,树依然是那些树,只是这座山不再叫大青峰,而是叫大都峰,也许山的另一侧也有一座小青峰,却不知道还会不会有翠云庵。

在这个世上,真的存在两个平行或者是交叉的空间吗?两个空间里的景物是一样的,只不过有着不同的名字,也许南京就是连城,但南京的历史上从未用过连城这个名字,那些建筑看似和连城有关,实质上却没有任何的记载。

山上了一半,茶语又跑了回来,明显脸有些红。

沐晚把自己的矿泉水塞过去:“让你的帅哥把我的瓶盖也拧开吧。”

茶语哼了一声:“你明明看到是谁了,却不提醒我,欺负我没戴眼镜。”

“人家从首都追着你跑到南京,你怎么倒把人家给丢了。”

茶语的脸更红了:“他在前面呢,我是回来喊你一起走的。”

“我可不当电灯泡。”

“唉呀,别矫情了,赶紧走。”

三人结伴到了山顶,正听到钟楼传来敲钟的声音,沐晚想到在同济寺吃斋的那段日子,每天晨钟暮鼓,就像那段日子还在昨天一般。

茶语和副院长的儿子有说有笑,沐晚不想打扰他们,买了香烛准备去后面的大殿烧香。

“我们在这边的树下等你。”本来要求姻缘的茶语,此时倒没了那份心思。

感情这东西说来也奇怪,也许早有那么一点动心,只是一直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

现在人家追到南京来了,说不感动不意外那是假的,自然就要抓紧时间多说一会悄悄话。

沐晚走了几步,回头看向茶语的位置,她还在冲她挥手,脸上的笑容如同淬了金子般,站在她身边的男子儒雅高贵,低头看着她的样子无比的虔诚,就像信徒对待自己的信仰。

沐晚笑笑,转身去了大殿。

今天的香客似乎格外的少,大殿处也是寥寥的几人。

沐晚等到最后几个香客出去了,她才在大殿前的蒲团上跪了下来,双掌合十虔诚的跪拜。

等沐晚再起身时,佛像一旁的香案前不知何时多了一位僧人,这僧人背对着她,身形有些枯瘦,大殿外的阳光落进来,在他的身上镀了一层金色的袈裟。

沐晚惊讶的看向他,脑中突然灵光一现,几乎是脱口而出:“大师……怎么是你?”

站在她面前的,正是当初在同济寺替她将怀表开光的那位僧人,当时沐晚就觉得这位僧人面如满月,一副普度众生的慈悲相。

绝对不是长相相似,她敢肯定,他就是他,这个本应该在那个时空的人物竟然再次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沐晚难以抑制心头的激动,几乎是颤声问:“大师,您还记得我吗?”

那僧人手敲木鱼,双目闭合,“命由已造,相由心生,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是非因果,穿梭时空。”

沐晚一瞬间就被泪湿了双眼,是他,真的是他,连当初说过的话都是一模一样。

“大师。”沐晚立刻跪在地上叩拜,她在这个时空辗转反复,看到的都是相似的景物,却已不是记忆中的那些,唯有这位僧人与那个时空时一模一样。

她不知道的是,当初她同敬安说起开光的事情,敬安问过她是哪位僧人,她说那僧人很瘦,很矮,面色慈悲,当时敬安的脸色便有些怪异,其实那位高僧已经在多年前圆寂了。

“施主的那块怀表还带在身上吗?”僧人的声音也是虚无飘渺的。

沐晚急忙从包里取出凌慎行送她的怀表,那次去连山,本来是替三姨太的手串开光,她只是顺嘴问了一句怀表能不能开光,大师当时说,世间万物皆有灵性。

僧人依然闭着眼睛:“如果想要回到过去,只需要将怀表在此刻打开,如果已经无所留恋,此表便可以交还给贫僧了,贫僧也好解了上面的因果。”

沐晚激动的竖起耳朵,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大师的意思是,我还可以回去?”

“机会只有一次,就看施主怎么选择了。”

沐晚捧着怀表的手都在颤抖,眼泪一滴一滴的往下滚落,无数次她在梦中惊醒,都以为这不过是一场黄粱之梦,唯有这块表还真真切切的告诉她,那些恩怨情仇都是如此真实的存在着,她以为自己再也回不去了,没想到上天又给了她这样一次机会。

“我回去。”沐晚几乎没有犹豫,语气坚定的回答。

僧人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大师,麻烦您等我一下。”

沐晚将身上的背包摘下来,从中拿出纸和笔。

在这个世上,她唯一放心不下的只有茶语,现在看到她也找到了自己的真爱,以后会有人代替自己照顾她,她便没什么不放心的了,她的茶语,一定会寻到她的幸福。

而现在,她要去找自己的幸福了。

沐晚迅速给茶语留了一张字条,然后紧张的看了那僧人一眼,他依然闭着眼睛,木鱼敲动的声音让人心安。

她凝视着手中的怀表,毫不犹豫的按动了开关。

明亮的小镜子射出一团柔和的光,她在这光芒之中看到了过去,那些爱过的,恨过的,悲伤过的,开心过的……

这一切如同光影一般飞速的从她的身侧穿越而过,就像在看一部自己人生的回放。

有追悔莫及的,有欣喜若狂的,最后都变成一张英俊的脸,变成两人交叉在一起握着的双手。

阿行,我回来了!

身侧的光芒突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沐晚只觉得屁股一疼就跌坐在地。

她睁开眼睛看向四周,呼呼的山风吹来,周围是一片茂密的树林。

视线落向自己的脚,入目一双白色的运动鞋。

她抚着自己的额头拍了拍,穿着运动鞋、破洞牛仔裤和t恤衫就穿过来,会不会被人当成怪物抓起来。

最最重要的是,她顶着陆早早的脸说自己是沐晚,会不会被打成马蜂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