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驾西藏:芒康到德钦,神山峡谷千年盐田,214是被遗忘的景观路

原标题:自驾西藏:芒康到德钦,神山峡谷千年盐田,214是被遗忘的景观路

我是书影,自新疆方面自驾西藏来到芒康。7月19日沿G214国道到达云南德钦,至此,西藏自驾结束。这一阶段是从7月8日阿里日土县开始,到昌都芒康县结束,一共经历12天。

在西藏芒康早上去吃早点时,看见饭店门口停有很多自行车,但奇怪都没有带任何行李,一些小伙子也在吃早点,过去闲聊几句,他们说是一个团队的,骑行西藏有保障车,不用自己带行李,有车拉着。

我问他们要骑行几天?他们说三十天,我觉得奇怪了,2013年看到的骑行者也是成都出发,每天都有固定休息点,要25天就可以完成川藏线骑行。现在道路好走,而且开挖了很多隧道与桥梁,路程也减少了不少,怎么还时间延长了?

现在的318同过去比不仅路况好,而且是到处都有餐饮与休息之处,如果体力好的,完全可以更早一点到达。

当然了,每个人的目的不同,有的人是想负重前行,有的人是跟随热闹,并不想太吃苦,甚至上坡是坐车的,下坡滑行,只走容易的路,但不管怎样,西藏的骑行与徒步还是给人深深的记忆和难忘。

一路上看到很多这样托着自行车的车辆爬坡

吃过早餐,我也出发了,今天将走出西藏,进入熟悉的云南,想一想,心里开始激动。

出了昨晚入住的酒店,马上就是一个岔路口,左走是继续的G318,而向右走就是进入云南的G214国道。

离开芒康县,走在214国道,马上感觉到了不同,不仅仅蓝天白云和藏房与农田的不同,主要是车辆很少,同拥挤的318比,G214的道路显得宽广了很多。

由于车辆少,视野宽广,我几次停车拍照,还没有离开芒康多远,就已经耗去了很多的时间,太开心了,这才是我想要的风景和旅程。

接着开始爬坡,走了几个大的弯道,到达今天的第一个山口“红拉山”,海拔4448米。

红拉山视野很开阔,不远处的峡谷中流淌着是澜沧江,横断山峡谷。这里天高云淡,景色非常好,加上植被也特别多、特别好,一时间竟然陶醉了。

然而山下有两台小货车惊醒了我的沉醉,它们一路叫喊着“麻花!天津大麻花”,开了过来。其实这两台挂着安徽牌照的小货车,我昨天在G318线就遇见并超过了它们,没有想到它们今天又尾随跟到了G214。看来天津麻花走进藏区靠的是勤奋的安徽人啊!

继续往前走,遇到一处观景平台,这里我往上走几步,想在高处俯视澜沧江,用我的远镜头模拟一下飞行器的效果。

实际上离得很远,也有很多的高度落差,因为是雨季,澜沧江变得比黄河还要黄了。这条江最终要流出中国,成为国际水道进入老挝、缅甸、泰国、最终在越南入海,那里它叫湄公河。

而我对于湄公河也是非常熟悉,在缅甸、老挝、泰国的金三角不仅观赏过它的日出,也入住过在三角地的泰国一侧小客栈。另外我于2017年专程游览过越南的湄公河入海口,那里也是越南最贫困的地区,物价低,海鲜特别便宜。

而芒康这一带,澜沧江不仅带来了水源,而且也似乎不缺雨水,虽然海拔很高,虽然也是藏区,但这里种植业很发达,村庄的周围,房前屋后都是种植着绿油油的青稞,还有一些油菜。

而山上到处都飘荡着藏族人的信仰,这里天地合一,景色宜人,最重要的游人很少,很多地方都是独享美景。前几年由于媒体的炒作,G318线被神话,成了进藏首选,也成了拥挤的赶集之路,而G214这段同样景色不输,甚至非常有自己的特色,却被人遗忘了,我觉得很不服气,也替它鸣不平!

我被对面来的一辆“躺车”逗笑了,这是我在西藏看到的最雷人的一幕,这位先生自制了既能用脚蹬,又能用电驱动的神车(上面的板板是否是太阳能板),而他是以坐躺的方式游历西藏。我不知道他来自哪里?旗帜上写着要去拉萨,但他的悠闲与自得让我觉得可乐又钦佩。

性格决定人生,但态度又是处世的关键,再去西藏的路上,有多少人在跋涉着,只要坚持,最终都能到达拉萨,到达布达拉宫脚下。但每个人的方式不同,见识也会不同,收获也不同。其实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首先你要在路上!

多年前我开玩笑同朋友说“孤独会让我如此美丽”,引来朋友的撇嘴与不解,而这些年当我一次次独自走在路上,或许还是有人不解。多寂寞,多无聊,大家一起玩多热闹。其实一个人的旅行才是真正的旅行,你要独自面对困难,面对风险,才能有独立的观察、独立的思想和世界观。

而当一个人面对这个世界和社会的时候,才能真正的成为强者与勇士,才是真正的成长。所以我一直强调,无论男女,无论老少,一生一定要独自长途旅行一次,可以去新疆、可以去西藏,也可以去更远的地方。

路过芒康最后的小镇曲美卡,这里有一处天主教堂,是1865由法国人创建,在1865-1949年间这里曾有17位外国传教士。而当地竟有80%的人信封天主教。每周做礼拜,念译成藏文的圣经,现在依然有,但现在是由一位藏族神父主持。

虽然是1865年建的天主教堂,但建筑好像是复建的,不是很古老,而整个风格是藏式的。这不仅是藏区的唯一天主堂,也可能是唯一汉藏式建筑的天主教堂,我想起在大理看到过有百年历史的白族建筑风格天主堂,同时也想到当年在西藏严格控制外教进入的情况下,这法国人是怎样的锲而不舍来此传教,而当地人又怎么轻易就放弃了千年传承的佛教呢。

不了解宗教,不敢妄加议论,但我一直认为宗教是智慧,无论佛教还是基督教,都有人类文明精华的一部分。可惜我因无知而没有信仰,这也是笃信基督教母亲最大的遗憾。

在这里遇到了两个骑行的年轻人,女孩子来自广西,男孩子来自山东,他们说已经骑行三个月了。他们的目标也是拉萨。

从观景台往下看,澜沧江的一角有很多搭建的平台,那里就是“千年古盐田”,世界上唯一完整保存手工晒盐方法的盐场,这传承已经有1300年了。进入盐场其实有两条道路,一条是沿着G214走可以看到景区大门,另外就是先进入温泉,然后沿澜沧江边的路直接进入,那里不需要门票。

我沿着214进入景区,然后买了门票(90元),再走几公里过澜沧江,就到了盐田的周围。一些村民直接说不需要买票,从温泉处开车过来就可以了。看来景区与村民还有些问题没有协调好,村民觉得买门票的钱还不如买一些他们做的盐带回去。

进入盐田,正是艳阳高照,非常的热,一些盐民依然在劳作,孩子们放假了,也过来帮忙。我在这里上上下下拍了不少照片,很喜欢这种古老而没有任何修饰的氛围。这里的人很友好,告诉我怎么走才能到最底一层,可惜除了孩子,大部分人汉语表达不清楚。

一个女孩儿说她读高二了,放假帮着父母来干活,她有两个哥哥,一个在外省做公务员,一个读大学,还有一个弟弟没有上学。明年就高考了,她想到沿海城市去读大学。我问她是否这里人晒盐都很富裕,她说不是,也有贫困人家。主要是现在盐不太好卖,来这里的游客不多。而这里的人又不会网上销售,语言与文化是最大的障碍。

这里的盐有两种,一种是红盐,可以泡脚、做盐袋热敷;另一种是白盐食用。具体做法就是把地下的卤水抽上来晾晒而成,是最传统的方法。

过去这里的盐主要是卖给牧区,喂养牛羊为主,而现在据说销路受阻,不太好卖了,所以盐民也很发愁。一个手有残疾的人把我喊进屋里悄悄说他的红盐可以5元,白盐10元一包卖给我,而其他人都是红盐卖10元,白盐15元。

他说自己从小就是四处游走卖盐,那时路不好走,就用马队托着去藏区卖给牧民,但现在牧民不要了,国家也不收购,都靠自销了。所以到了假期孩子们放假,会雇用一些会汉语的小女孩帮着卖。

现在热门的网络销售他们不会,这些盐里有什么矿物质或独特的东西,他们也不知道。看来千年古盐田需要发现和挖掘和宣传的东西太多了。但有盐就有财富,只是现在处于待开发之时,价值还远远没有被人们认识到。

离开盐田,天空下起了小雨,再往前走就到了省界,至此我的西藏之旅结束了!我自G219进入西藏阿里,正好度过了十二天!从最西端的日土县进入,又从东面的芒康县驶离,我的第二次西藏行结束了。

站在G214的路碑旁,内心激动,我自6月5日从家里出来,走了四十多天,虽然我的新疆、西藏之行结束了,但我的自驾旅行并没有结束。

按我原来的预想是到云南结束,然后就回返了,但在进入西藏前我有了新的想法,就是在沿边境线再走完云南和广西,这样我就走完了我国的陆地边境线地带。

我曾于2012年自驾走完了新疆北部的边境线,并经由额济纳、包头、呼和浩特、赤峰回家;2014年自驾走过赤峰到乌兰浩特和阿尔山以及满洲里、室韦一带边境线;2017年自辽宁丹东入海口开始沿东北边境线逆行自驾,完整的走到了满洲里结束;而这一次我又是从辽宁开始,经赤峰、张家口到了锡林郭勒草原的二连浩特口岸,然后走G7高速到新疆的伊犁,再沿边境线走到喀什、塔城,再经叶城219线进藏,这样除了云南和广西,整个中国的陆路边境线基本都走了。如果再走完这两个省就中国走齐了边境线!

进入云南,还是沿着澜沧江下行,这一路主要是走在左岸,而右岸只是走了不长的一段,澜沧江有很多桥梁,但还是简易的多,而能行车的很少,能过重型卡车的更少。看到很多桥梁还是几十年前的模样,或者是新旧桥并存着,这一带依然是属于藏区,这里生活的藏族人比较多。

没有想到原来不熟悉的G214公路,现在也是很好走,雨慢慢的停了,突然峡谷里闪出一座高大的雪山,疑惑一下,我判定它就是梅里雪山!

梅里雪山是一个庞大的雪山群,长度达150公里,最高峰卡瓦格博峰海拔高度为6740米,是云南省最高的山峰,而它的周围有13座海拔6000米以上高峰。

梅里雪山在藏传佛教中被誉为神山,特别是主峰卡瓦格博,被尊奉为“藏传佛教的八大神山之首”,是圣山。在藏民的心中,卡瓦格博峰是他们保护神的居住地,认为人类一旦登上峰顶,神便会离开他们而去。而缺少了神的佑护,灾难将会降临。

从二十世纪初人类就曾尝试攀登梅里雪山,但都是以失败告终。虽然人类可以轻松登上海拔8000米以上的高峰,但海拔高度仅有6740米的卡瓦格博至今仍是人类未能征服的“处女峰”。

1902年至今,人类十多次攀登卡瓦格博峰,都没有成功,最后一次是1991年中日联合登山队的17名队员对它发起了冲击,最后全部遇难,其中部分遗体于数年后被放牧的藏民在主峰另一侧的大冰板发现,也太神奇了,估计再不会有人敢尝试去触碰这座神山。

都说梅里雪山难得一见,一年大部分时间都是藏在云雾中,从西藏芒康过来时天空乌云密布,下起了小雨,我想不会看到它了,但没有想到最后雨停,云雾也被剥开了,梅里雪山把它的最完美真实形象展示给我,这一刻非常的欣喜,这是冥冥中的注定吗?想我路过冈仁波齐时也是下雨,神山被笼罩,但我在玛旁雍错一回头,竟然看到了冈仁波齐露出灿烂的面容。这次旅行,我同神山太有缘了。

再往前走,就到了德钦的“飞来寺”,这里我在2013年到过,并在这里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去徒步雨崩村了。时间真快,转眼都六年了。

飞来寺还是原来的样子,时间过去了六年变的只是门票钱,从原来的150元套票,变成了现在的40元门票。这里是看梅里雪山的最佳点,也是拍日照金山的拍摄地。

晚上我赶到德钦县城,找到一家靠近公路的新开小酒店,标间只要80元。老板说今年游客不多,酒店经常空房闲置,房价都上不去。

我选择这里主要是离开方便,而虽然飞来寺可以拍到日照梅里雪山,但这个季节一般夜里都会下雨,早上有云雾,不会是大晴天,我已经看到了梅里雪山的全貌,不敢再贪得拍到日照进山。但我还是把时钟定到了5点,如果天气好就开车过去,6:30才有日出,但起来看天果然天有云雾,判断是对的。

我是书影,于2019年7月13日起自驾西藏(已经走过新疆和新藏G219线),请关注我,及时给您报道途中的所见所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