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称评定不当,祸害多少一线老师?好消息来了

原标题:职称评定不当,祸害多少一线老师?好消息来了

原题:《方法“原始”但结果未必不理想》

作者: 曹永亮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河南省为农村教师职评、福利等方面“发大蛋糕”的新闻,在网上热浪滚滚,教师们看了奔走相告,兴高采烈,齐声叫好。

“男教师工作满30年女教师满25年,自然晋升为高级教师”,“教龄工资按年限计算每年10元”,“大大提高农村艰苦地区班主任的班主任费”等,还有很多……

无独有偶,最近湖北襄阳市也传来教师职评利好消息:对在农村连续工作30年及以上的中小学老师,开设绿色通道,实行单独评审。

河南省及湖北襄阳的这些做法(虽然还有具体条件,待完善,但明显放宽了对老师职评及“福利”发放的门槛要求),对一线老师来讲,这些都是一些实惠的“硬头货”呀!

跟书迷们听一场精彩的大鼓书一样:“这位唱书的给书听”。

各地教师应为河南省及湖北的尊师重教的率先做法点大赞呀!

这种“不会说但干实事”的实际“经济”行为,比“文件”上写满“教师待遇应不低于公务员工资”,要具体得多;比领导大会小会上充满激情抑扬顿挫满头大汗地说“教师是天底下最光辉的职业”,教师听了要感觉自然亲切得多。

对老师玩“里格楞”,哄一时,哄不了一世,没意思,其副作用是早晚要暴露出来的。

众所周知,教育是一种“灵魂生产塑造灵魂”的特殊职业,教师劳动及教育教学管理都是“良心活”。既然都是“良心活”,就主要要凭“良心”干和用“良心”管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教育不能像工厂生产机械的零部件一样,老板用“游标卡尺”验质,然后给老师发“计件”工资或“计时”工资。只有“劳资双方”都“良心发现”,互相信任,“人才生产”才会效益和谐化和最大化。

靠行政手段硬卡着干,“强摁牛头硬喝水”,虽然老师受系统约束,不得不干,但情不愿,心不甘,不是用“心”在干,教育教学效果肯定大打折扣:有十分力,只出七分,六分,不要紧呗?谁又能真正看出来呢?职工说自己头痛发热,哪个当领导的能亲自摸老师头是热是凉去?

说给老师涨与其劳动量相应的工资,但就是拖着不涨。虽然老师每天仍照常干活,但都“装憨”地干,也不是好现象呀!工人不死皮赖脸地跟要饭的一样硬向“老板”要钱,然而他们嘴上不说“心里有”呀:在“消极怠工”方面做文章就是了。

日常生活中发生的欠钱不给,或不及时如数给的现象,是很伤“务工者”的心情的。一个很吝啬物什工具的人,不愿意把工具借给别人用,双方都经受一阵折磨后,借主觉着自己对不起别人,最后还是借了。但这时已经把“别人”“得罪”了,图什么呢?“香时不吃臭了吃”。

说老师是公务员,是“官”。一线只会干实活的老师,谁在乎这些虚无缥缈的“精神乌纱”?除非极个别图慕虚荣的人当回事;教书的,别人说不说自己是“官”,有什么意思呢?关键辛苦工作的“钱”要到位,这是老师最关心的“吃饭”“穿衣”的重大“物质”问题,这比外界说不说自己是“官”的“精神鼓励”,要重要的多。

按年限职评和自然晋级递增“教龄钱”,这是“水涨船高”的自然科学调节职称和工资的正常行为,方法虽然“原始”简单,但它“讲理”,是很“先进”的,实用的和有效的!

老师都是一线的普通劳动者,都是正规师范的毕业生,如果工作态度端正的话,能力哪有什么多大悬殊?按年限职评晋级,只要不出意外,每个人都有等到和得到的那一天。因此,每个人都怀抱希望,都不焦急,都不嫉妒所谓的“优秀”,都愿意自觉排队有秩序等侯。

通过“自然职评”, 条件成熟先评上的老师,也不至于被别人“捣蛋”。但使用所谓的“过五关斩六将”的方法,“评”上的老师,被别人“捣蛋”的概率则会大大提高:学校有十个人够条件,但只有三个名额,谁让谁?都觉着自己有某方面或多方面的长处,都想“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先“评”上的,关键不绝对是德才领先的老师,有的确实是靠花暗钱,找“关系”,“写”点“假论文”,秀点“花架子课”,等自作聪明“善假于物”的手段“评”上的。靠这些乌七八糟的与教师身份严重不一致的不干净的方式方法职评了晋级了。你说那些善良老实德才不差但不会狗苟营蝇的老师能信服吗?这种“争食”的情况下,不“互相残杀”,还有二话说吗?

僧多粥少,“设计者”好像有意制造“争食”的局面似的,老师又没有“礼让三先”的“先人后己”品德。所以,每年一到“职评季节”,老师“自杀”(怕生气伤己伤人而放弃竞争)及“自相残杀”(不服气别人,撕开或半撕开脸皮地争吵“厮打”)的事就屡见不鲜:原来是关系很好的同事,变成了利益争夺的“竞争对手”;同时弄得学校领导也很头痛,“拉架”也不知拉谁的是;还有老师之间原来风平浪静的合作劳动局面,也产生了很大的裂隙。这种受过伤的同事关系,日后 会严重影响教育教学的正常开展。

”烧香拜佛“是好事,但“磕一个头放二十四个屁”,就不大好了。“设计者”“磕头”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方案”不务实,没充分考虑“老师性”“人性”和老师劳动的特殊性。于是,就出现了很“扫兴”的“放二十四个屁”的臭结果。

娴熟女子本来都是“良妇”,在一种极大的物质利益刺激和浓重的不良环境熏陶下,持续强烈物质和精神刺激,老是被动锻炼培养,结果“良人”就不自觉不情愿地成了“失足者”。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老师就是每人怀揣一本参加工作时间早晚不同月工资也不同的“硬壳本”,不用杨鞭自奋蹄地积极工作的。张三34.5元,李四多工作一年39.5元,然而上早晚自习,周末“补课”,除了喝粉笔沫子,嘴滔滔不绝地讲课之外,老师别的啥福利也没有。谁见过“补课费”是长的圆的了?老师不还是都干得一头汗?为什么?教书育人的良心和到时候都能得到相应的工资起作用!

老师都有“硬壳本”,每年都自然涨钱。王老师年龄大点,工资高点,李老师年轻,工资低点,但李老师绝对不嫉妒王老师。因为,李老师深知:“我也有年龄大工资高的那一天”。

“工作满30年,25年,就自然晋升高级”,使年轻老师有了奔头,打破了近年来因为“没有名额”,年轻老师职评受阻的局面。老是“没有名额”这是不公平的:先评上的又吃又喝,后来者虽然年龄大了够条件了,但因为没有名额,就得饿瘪着肚子忍饿?

“够年限就评”,虽然方法原始简单,但最公平最有效,比“砖家”们设计的刺激老师“自相残杀”的“优胜劣汰”方案要科学和人性化的多。

从务实角度讲,老师的教学能力还真悬殊不大,都是一线的普通劳动者,没有几个能成为“教育家”的。相信他们,“普惠”他们,他们都有不可估量的教书育人积极性;如果人为地“疑人”或“名师”“庸师”荤菜素菜鼻高眼睛洼地待人,老师的情感就会受到重创,工作就会出现“大锅饭”的“磨洋工”局面。

面对“僧多”的事实,炊者不舍得做一大锅粥,而是想点子“分小锅”刺激他们“争吃”,争食者能不内斗吗?总营养量不够,食客的整体何来膘肥体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