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音、洛天依首次同台!虚拟偶像们的“101”时代?

原标题:初音、洛天依首次同台!虚拟偶像们的“101”时代?

导 语

初音未来出道12年了,洛天依也已出道7年,当我们如今再谈论虚拟偶像,故事仍在继续,故事早已改写。

作者|罗大肥

来源| 娱乐硬糖

在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举办一场万人演唱会,应该是不少歌手的心愿。而这一次,荣光属于虚拟偶像。

洛天依、初音未来、22和33同台演唱

7月19日晚,集齐了包括中日两大虚拟歌姬洛天依和初音未来、虚拟主播绊爱、B站站娘2233……在内的虚拟偶像最强阵容,一年一度的BML VR(BML全息演唱会)在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梦幻开唱。三天的演出吸引了数万人聚集,再次强势宣告了国内虚拟偶像市场已臻成熟。

BML VR演唱会全称BILIBILI MACRO LINK VR演唱会,是由B站主办,以VR全息投影技术为核心的数字化虚拟偶像专属的一场演出盛宴。从最初800人的mini live,到如今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近万人的大型演唱会,始终有人在追问:年轻人所痴迷的虚拟偶像究竟是怎样一种独特文化符号?

特别是进入2019年,已在圈层耕耘多年的虚拟偶像,似有全面爆发之势,且迎来商业收割期。越来越多大公司和新产品形式加入这条赛道。初音未来出道12年了,洛天依也已出道7年,当我们如今再谈论虚拟偶像,故事仍在继续,故事早已改写。

初音未来与洛天依

就像谈论中国当代文学无法绕开王小波和王朔一样,谈论虚拟偶像,也无法绕开初音未来与洛天依。

这不仅是说,这两位虚拟偶像有着市场占有率层面的巨大影响力,它们对虚拟偶像发展的进程和方向,也产生着深刻的影响。

初音未来是世界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虚拟偶像。难以想象的是,诞生于2007年的她,出道时的原型竟然是一个用于语音合成技术的音源库。在脑洞大开的日本老铁手里,一顿操作之后,初音未来不仅成为了拥有4版人设形象的出道偶像,还在全世界开了五十场演唱会,接下了无数代言。初音的拥趸亲切的称这位虚拟偶像为“公主殿下”。

而在文化层面,初音未来模式则奠定了虚拟偶像支持者与虚拟偶像互动的基本模式——调教。

在语音合成引擎vocaloid的支持下,粉丝可以借此为虚拟偶像量身打造个性化的歌曲。只要不涉及商业用途,初音未来的可能性是属于每一个初音未来的粉丝的。这也是一种基于UGC思维模式的内容繁衍生态。

相比于传统Idol和传统追星体验,虚拟偶像更贴合一部分年轻用户的需求。足不出户,只需要一台电脑,就可以创造价值,并进行线上分享和传播。

“偶像做什么我都支持”转变为了“偶像做什么由我决定”,显然更符合当代年轻人追求个性、自由和话语权的文化内核。

洛天依的出现,则标志着初音未来模式正式在中国本土化落地。洛天依的专属声库于2012年7月12日在第八届中国国际动漫游戏博览会(CCG EXPO)上正式推出,至今已经第七年了。

同样是以vocaloid3语音合成引擎打造,洛天依代表着全世界第一款VOCALOID中文声库和中国虚拟形象。出道之后,洛天依的发展同样十分迅猛,不仅有了《普通Disco》、《权御天下》这样的代表作,还顺利举办了多场大型演唱会。

更值得注意的,是洛天依在主流视野中取得的认可。早在2016年,洛天依就登上了湖南台的小年夜演唱会。此后先后参加了央视的文化音乐节目《经典咏流传》,和共青团中央合作了2017年中国制造日活动主题曲《天行健》,并于2019年携手郎朗举办了全息演唱会。

从2016年不足千人的洛天依单人minilive,到2019年众多虚拟偶像同台的万人大型演唱会,短短三年间,虚拟偶像的概念传播速度快到令人咂舌。

这种快速发育的背后,不仅是当今文娱市场有着百花齐放的包容力,也代表着用户对于虚拟偶像文化的认可和接受。

B站,虚拟偶像圈的

“乐华”或“哇唧唧哇”?

早在2016年,B站就开始了布局虚拟偶像的动作,入股洛天依所属的上海禾念文化。2018年,B站通过增资拿到了洛天依所属的母公司香港泽立仕(Zenith)控股有限公司的大部分股权,成为控股股东。

现在的B站,按传统娱乐圈的说法,是洛天依名副其实的经纪公司。且B站旗下还有站娘2233这样自家孵化的“艺人”,堪称虚拟偶像圈最牛经纪公司。

但光说B站是虚拟偶像圈“乐华”,也不确切。本质上,B站已构建成国内最大的虚拟偶像社区,是经纪公司+制作公司+播出平台+粉丝社区的集合体。

自B站2018年登陆纳斯达克起,B站的远景就正式定位为“丰富年轻一代中国人的文化生活方式”。

年轻人喜欢什么,一直是一个有意思、而且让无数创业者们趋之若鹜的话题。不仅因为中国有着庞大的年轻人市场体量,也因为年轻人代表着未来消费的增长力、代表着未来消费的核心方向。

二十年前,中国国产游戏抓住了年轻人的心头所好,形成了一个年产值高达2000亿的文化产业,同时将中国的原创游戏从高度依靠进口转为了世界第一大出口。

再往前追溯,日本的动漫画产业做了相似的努力,直到今日,所产生的文化渗透力还深刻的影响着全世界的80一代人。

虚拟偶像会是下一个萌发于传统文娱产业的机会吗?看上去十分可能。

虚拟主播:绊爱

在B站高速发展的5年里,它以令人瞋目结舌的速度圈住了中国的年轻用户,同时也培育了自己最具核心竞争力的内容模块——UGC模块。

在B站的UGC内容中,“开放”、“自由”、“个性”是最为耀眼的标签。这与虚拟偶像的内容繁衍所倡导的文化主题不谋而合。

在影音数字化的科技趋势下,前沿技术被封装成了易用工具,这大大降低了内容生产所需的门槛。每一天,有数以万计的内容制作者们在自发生产,他们对流行因素嗅觉灵敏,同时又比PGC的内容制作者更专注、更灵活。

以洛天依为例,在B站就拥有10000首以上的原创音乐作品,《普通Disco》、《权御天下》等代表作在B站的点击量都达到数以千万计。

从这个角度看,B站的社区土壤恐怕是最适合培育虚拟偶像的。以创造内容为互动衔接方式的虚拟偶像玩法下,偶像与粉丝的羁绊不再是精神上的,也能自然的投影到行动上。而B站在创作、分享、互动这一条完整的平台功能链上,也可以极具效率地发挥出培养粉丝、聚拢粉丝、黏着粉丝的效果。

无论是真偶像还是虚拟偶像,其商业价值都是通过粉丝表现的。没有粉丝的偶像妄称偶像,同理,有粉丝的偶像,也就不在乎真实与虚幻了。

虚拟偶像的下一站

目前来看,虚拟偶像在内容层面正在呈现令人欣喜的更多可能性。

无论是洛天依和京剧名角王珮瑜共唱《但愿人长久》,还是和薛之谦共唱《达拉崩吧》,都可以看作是虚拟偶像在内容领域的不断尝试。

在数字技术的支持下,虚拟偶像的舞台表现不会受各种客观因素影响,学习能力和歌舞硬实力也不受任何局限。它可以润物细无声的融入到任何一种风格、任何一个主题、任何一场演出中,在成熟的全息VR技术中,正应了那句流行名梗,“我的BGM里没有谁能够打败我”。

而在线上,有着大量粉丝自发的通过平台给虚拟偶像进行内容投稿,这些内容既是真情实感的,又是紧贴流行的。如果说,真人Idol是一个人、最多一个团队在努力进行着内容生产;那么对于虚拟偶像来讲,有多少粉丝,就有多少新内容。这最终将形成恐怖的体量差异优势。

对于虚拟偶像而言,空间、时间的障碍均不存在。这让偶像的多元跨界成为了水到渠成的事情。随着更多技术被应用,包括机器的文字语义理解、自动化语音、AI智能以及大数据,每一个虚拟偶像都可以是一个24小时在线直播互动的热门主播。

虽然专职的虚拟主播绊爱现在还被粉丝戏称为“人工智障”,但短短两三年间,以绊爱为代表的虚拟主播就拥有了高质量的直播内容和极具辨识度的人设,并快速积累了一百万粉丝。相比真人主播,虚拟主播的才艺更全面,同时,人设也毫无崩塌的危险。

尝试更多元化的C端互动形式,在未来将进一步模糊虚拟偶像和虚拟主播的差异,从而形成统一的虚拟偶像概念。而对虚拟偶像来说,它们在C端互动想象空间还远远没到极限。

特别是随着墨清弦、乐正绫,亦或是镜音、巡音的登台亮相,意味着更多针对垂直细分领域的虚拟偶像正在被不断推向市场。虚拟偶像已经完成了验证市场容量的用户培育阶段,开始进入到为市场提供多元化选择的第二阶段。

也许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初音、喜欢洛天依,但一场包罗万象的虚拟偶像101正在迅速展开,总有一款适合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