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革命来临,这些事儿你必须知道

原标题:区块链革命来临,这些事儿你必须知道

全文共11162字,预计学习时长23分钟

全文共11162字,预计学习时长23分钟

区块链革命即将开始,它将从根本上改变企业运营的方式。毫无疑问,这场革命和互联网革命同等重要,它将瓦解世界上每个企业,然而主流媒体却很少提及它。

“区块链”一词让那些最聪明的投资者摸不着头脑,且媒体对于这项科技如何运作毫无头绪。大多数记者就是弄不明白区块链、比特币以及加密货币。

有些刊登在华尔街日报之类杂志上的文章介绍了加密货币,但其中曾有事实性错误。这提醒人们,主流媒体对于加密货币的报道半真半假。

本文将详细解释区块链和加密货币是如何运作的。

大家对于区块链和加密货币一定有所耳闻。学会理解这项科技很重要。这不仅能在未来提供无数的投资机会,也将从根本上改变我们所了解的企业。

所有公司都存在根本利益冲突

几百年来,公司组建、运营的的方式几乎没有改变。

投资者为一个集中的管理层级提供资金,而该层级由董事会监管。主管们的目标是从客户身上尽可能攫取最大价值来增加股东价值。

重复一遍:追求利润的公司是为了从客户中创造尽可能多的价值而存在的。

在接触过的任何一家公司或使用过的服务里挑一个出来,思考一下它是如何尽可能地从客户中获利。

现在谈论的并非是显而易见的促销,如“想再来份薯条吗?”或“玛芬配超大杯拿铁怎么样?”现在所讲的是航空公司为了确保票价能带来最大利润所使用的算法;讲的是“免费的”脸书如何获取个人信息,从而向广告商索要更多的钱,好让广告商向客户发布广告;讲的是优步如何不断调整出租车车费使利润最大化,优步业务繁忙时要价更高。从百货公司摆放商品的方式,到网站设计的主页,所有事情都经过精心设计,以便从客户中获取最大利润。

一名客户的利益与提供商品和服务的公司并不一致。无论公司向客户投放的那些空洞无聊的营销垃圾暗示着什么,利益冲突是清晰可见的。每家公司都是为了赚钱而存在。客户满意度重要吗?当然重要,但甚至这点也是获利的一种途径。

主管们也被激励从他们工作的公司里获得最大个人收益。想想任何一个你曾工作过的公司。除去个人的工作满意度,报酬可能是最重要的考量。从客户中获得的收益越大,个人报酬也越高。

除此以外,一名员工从公司获益越大,股东们的收益就越少。这就导致了第二个冲突,也就是“代理问题”。管理者本应作为股东的代理人,并将股东价值最大化。然而管理者的根本利益是使自己的个人财富最大化。在网上搜索“主管薪酬丑闻”就能看到许多公司正面临股东的抗议,哪怕公司运营不佳,主管们却个个薪酬优厚。

再次说明,尽管管理人员和股东的利益一致,但两者间仍有根本性冲突,原因在于股东价值越大意味着管理人员获益越少,反之亦然。

但在今天,人们正处于根本变革的边缘。这场变革能彻底消灭两个根本性的冲突,也就是公司与客户、股东与管理人员的冲突。

这场变革很可能消除代理问题,并彻底改变人们对于公司治理的想法。更重要的是,它有能力使客户和企业的利益完全一致,致使传统企业失去竞争力,甚至被淘汰。

如何实现呢?简而言之,运用区块链。

为了见证这项科技的改革力度,首先需要观察当今公司建立、投资的蓝图。

一切始于亚洲

十六世纪,西方势力在东南亚不断扩大。1500年左右欧洲开始进入东南亚地区来寻找香料和贸易机会,而明面上则是在传播基督教。

葡萄牙人以及西班牙人开启了最初的海上贸易路线。葡萄牙人在亚洲和印度洋占据主要地位。他们支配着欧洲香料贸易,将里斯本东边沿海城市作为中心,在整个欧洲大陆分发进口货物。

然而在十六世纪后期,由于葡萄牙舰队没有充足的供给来满足欧洲日益增长的需求,香料价格开始上涨。荷兰在1580年与西班牙交战,西班牙和葡萄牙联盟使得荷兰面临着葡萄牙的贸易禁令。这驱使荷兰也加入香料贸易。在十六世纪后期,荷兰人开始将自己的商船派往亚洲。

1595年的一些远征胜利后,荷兰舰队以指数增长。这场剧增将带来一场金融创新并在接下来的四个世纪里改变资本主义的面貌。

荷兰东印度公司

荷兰东印度公司创建于1602年,荷兰名为Verenigde Oostindische Compagnie(VOC)。由于贸易禁令,荷兰政府需要支持本国的远东贸易路线,于是给予VOC长达二十一年的进口垄断权,货物包括从亚洲运至荷兰的肉桂、桂皮、小豆蔻、姜、胡椒和姜黄(这在历史上被称作“香料贸易)。

大多数历史学家认为VOC是第一家真正进行公开贸易的公司。它是历史上第一家为公众发行债券和股票的公司。尽管有其他公司在之前发行过股票(包括十二世纪的法国水磨坊),但是股票份额的交易并不是真正的公有制。

VOC在Beurs van Hendrick de Keyser,即阿姆斯特丹第一家商品交易所注册上市,现在人们认为这是股票市场的开端。

史上最成功的公司

自1602年建立公司至1796年,荷兰东印度公司超越了所有的贸易竞争者。

它将近一百万欧洲人派到亚洲工作,这些人带回了二百五十多万吨亚洲商品。相较而言,仅次于VOC的竞争者英国东印度公司只有VOC五分之一的吨数。

但是VOC最大的创新是有限责任制,这个概念也延续至今。这意味着投资者的责任(或风险)仅限于他们各自的实缴资本。其重要性在于考虑到股东能在大规模经营里投资,且无需顾虑个人追索权。也就是说,除了投入公司的资本,再无个人责任。如果没有有限责任,一旦公司倒闭,股东要为公司所有的债务负责并将破产。

有限责任公司(LLC)使资本转型,因为它允许投资者在投资一家公司时清楚地知道只有投资有风险,而非个人全部财产。如果公司破产,股东各自的私人财产并不会有风险。有限责任这一概念是资本主义企业的基石,允许投资者在有风险的企业里投入资本,否则他们也不会投资这些企业。

首例股东积极主义事件

股东积极主义是指股东用其公司份额向公司管理层施压。典型例子如坚决要求革新以增加股份价值。

股东积极主义存在的一大原因是之前提及的内部代理问题,也就是管理层与股东之间潜在的利益冲突。例如,一名首席执行官在公司报酬颇丰,虽然公司尚未发挥全部潜能,但革新失败可能导致被解雇,他能有多少动力来冒险改善公司运营状态呢?

在1609年,VOC的一个股东向公司提出请愿。这是记载的首次股东积极主义事件。VOC的股东艾萨克·列·马利耶声称VOC的董事会正试图“长久地扣押他人钱财或违背他人意愿将钱用作他途。”他的积极主义并没有任何成果。

十三年之后,在1622年,首次股东反抗发生了。VOC投资者抱怨公司的账本已经“被涂上培根”,以至于他们可能“被狗吃掉”,因此要求全面的财务审计。

荷兰政府并未批准VOC的账本被公开审计,但奥兰治王子莫里斯(当时的荷兰领导人)命令进行详细的内部审计,这令投资者满意。

一切还是老样子!

回首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四百年历史,这家建于1602年的公司已经成为现今公司创建、投资的蓝图,实在是非常神奇。大部分现存及现在创建的公司都将有限责任作为公司的基础结构。

投资者仍面临代理问题,管理层仍和股东有冲突。我们仍对公司治理抱有相同的顾虑。毕竟,既有安然公司(在系统性假账后破产,震惊世界的能源公司)的首席财政官安德鲁·法斯托又有能做假账、弄垮价值六百亿美元能源巨头的管理层,哪怕他们的手段比“培根”要复杂得多。

缺乏透明度仍是全球投资的一大问题。再一次说明,管理层并不倾向于与股东之间保持完全的透明。印度的萨蒂扬计算机服务在2009年篡改十五亿美元账目,在纽约交易所上市的泰科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和首席财政官在2002年榨干了公司的资金,几乎每个大企业的财政丑闻最终都可能源于缺乏透明度。

审计员自身都常常看不到公司正发生的事情,逞论投资者了。

接下来是什么

主流媒体不会怎么提及接下来的描述。本文将展示区块链如何彻底重写公司金融的规则、改变公司治理、实现彻底的透明度并让大部分现存企业丧失竞争力。

但是为了理解区块链如何实现这些目标,首先要理解它运转的方式。如果能掌握下面几部分概述的概念,就能开拓眼界、了解区块链真正提供的大量机会。

理解比特币和区块链

区块链和比特币是较难理解的概念。除了译解密码者和计算机程序员,几乎没人能立即“懂得”潜在的科技,尤其还会出现很多科技术语。

大众需要时间来消化这些宽泛的概念,然后才能运用它们。这并不简单。要是这么简单,那么所有人早就会在这片区域投资,也不会有这么多机会了。

对新手来说,包含大写字母“B”的比特币指的是网络(或区块链),而有着小写字母“b”的比特币指的是比特币加密货币。

比特币(网络)无需中间商就能让人们对等地(如:个人到个人)传输比特币货币。然而人与人之间传递美元则意味着,要么是一方将现金交与另一方,要么是通过银行系统,后者会牵涉双方的银行账户。

比特币是一种流通的货币(这意味着它能轻松地转换成美元、其他法定货币和加密货币)。每天有超过五亿美元在以比特币的形式进行交易。人们可以拿出手机,以比特币的形式转一千万美元给另一人。对方能在几分钟内收到,且无需任何中间商。

但是这到底是如何运作的呢?

把比特币区块链想象成一个巨大的电子数据表格,上面展现了完整的交易历史和每个比特币的坐标。

每隔十分钟电子表格就会更新,另一个包含新交易的“区块”会被添加到表格里。

每个人会有各自电子表格的拷贝。这是完全透明的。

假设吉姆向萨莉发送了一枚比特币。区块链处理了这次交易后,电子表格就会更新。吉姆的余额会少一比特币,而萨莉的会增加一比特币。

但是是谁在更新电子表格呢?如何才能阻止那些试图在电子表格中制造错误的更新,以使自己获得更多的比特币的人,或那些试图将相同的比特币同时发送两个不同用户的人?

这就是节点的工作,节点也可称作矿工。

节点是支撑比特币网络并使之稳定运行的计算机或计算机系统。节点由个体或一群人操作,他们通过花钱买来强大的计算机系统,也即采矿设备。

节点分两种,完整节点和轻量级节点。

完整节点有区块链的完整拷贝(也就是巨大的电子数据表格)。它记录了每一笔发生过的交易。目前它的规格约为195千兆字节(仅供参考:最大的USB拇指驱动器的规格通常最大为128千兆字节)。

另一方面,轻量级节点仅下载一部分区块链。大多数人用轻量级节点进行比特币的交易。一个轻量级节点想进行交易时,会转变成完整节点。

因此完整节点(或矿工)运行电子数据表格,但是它们如何保持电子表格之间的统一呢?考虑到人们在运行各自的完整节点时没有人数限制,这个问题就是关键所在。

节点如何处理交易?

回到吉姆和萨莉的例子上,吉姆想给萨莉传输一个比特币。

萨莉创建了一个比特币钱包。任何人都能在几分钟内创建一个比特币钱包。创建时会出现两则信息:

1. 公开密钥:也被称作公开地址,或比特币地址。这是一串数字和字母。可以把它当作账户用户名。

2. 私人密钥:这是密码,需要妥善保管。丢失它则无法进入个人的比特币账户。(这里没有中心化实体来找回密码。忘记脸书密码可以通过邮件指令重置,但私人密钥不能。)

萨莉告诉吉姆她的公开密钥。吉姆打开自己的比特币钱包,输入指令将一个比特币发至萨莉的公开地址,输入自己的私人密钥(密码)以授权交易,最后按下发送键。

几分钟后,萨利再次查看她的钱包时,就会看到多出了一个比特币。但是屏幕背后发生了什么呢?

首先,网络(在这种情况下即一个轻量级节点)快速检查拟议交易,以确保吉姆的账户里有足够的比特币。除此之外还检查萨莉提供的地址是否是有效的比特币地址。

当该项交易通过这两项检测后,会与其他未决交易一起放入一个“区块”中。

该区块会来到矿工处。矿工的目标是验证该区块并将其添加到区块链中(也就是更新电子数据表格)。

一名矿工如何将一个“区块”添加至区块链呢?此时就轮到暴力矿工法发挥作用了。

散列,以及矿工运作的方式

理解这一点需要谈及散列。

一个散列值是一连串数字和字母,大概像这样:1gwv7fpx97hmavc6inruz36j5h2kfi803jnhg.

将数据通过一个名叫散列函数的数学公式,由此可以得出一个散列值。

另一种理解的方法是将其想成冰沙和搅拌机的原料。

将原料(数据)放入搅拌机(散列函数),就能得到冰沙(散列值)。

散列法是单向的过程。人们得到散列值后,是无法把它变回原来的输入数据的。同样的,人们也无法将冰沙变回制作它的原料。

当矿工得到一个区块的交易并试着将其加入区块链,他们会运用散列函数来试着解决一个加密拼图。

矿工们带着包含所有交易的新区块,将随机生成的数字串(被称作随机数)与之结合,然后将其放入散列函数,得到一个特定的散列值。

矿工试图找到以操作系统的一个特定数字作开头的散列值。他们会不断尝试不同的随机数,直至找到必要的散列值。

以下步骤一、步骤二的图表展现了这种试错计算:

所有的矿工都处于找寻正确散列值的竞赛中。这是由于找到它的矿工(步骤三),在验证解决方法正确后,会将解决方法传播至网络中(步骤四)。

新的区块就能被添加至区块链中(步骤五),获胜的矿工能获得区块链给予的十二个比特币作为奖励。

现在萨利的比特币交易就被记录在区块链中。她的比特币钱包存入一个比特币,而吉姆的扣除一个比特币。

开采过程又会重新开始,一堆新交易被绑定进一个新的区块,矿工们又会争着找到正确的散列值。

矿工永远的难题

如图示所示,矿工尝试不同随机数的速度越快,就越有可能赢得下一个区块。因此,矿工们不断地运用更大更好的计算机,来比他人更快地处理数字。此外,新矿工也可以在网上争夺比特币的区块奖励。

这不正意味着,随着区块处理速度越来越快、领取比特币奖励的速度越来越快,整个系统都将充满比特币?比特币算法会解决这个问题。

每隔两周,算法会增加散列值开头所需的0的数量。

这是为了确保整个网络的挖矿容量(亦即散列能力)只能大约每10分钟创造一个区块。与此同时,考虑到比特币网络交易总量的上升,交易需要排队,要等1到3个小时才能确认。许多新措施也用来控制网络在一定范围内,但现在无需深入了解细节。

比特币是“概念认证”,接下来才是真正的魔法

当提到加密货币,比特币常常占据媒体的头条。然而比特币本身不过是区块链的概念认证。比特币的成功向世界证明,独立且分散的实体(矿工)可以不通过中间商,以完全透明、可验证和开放的方式,与陌生人交换价值。

正如电子邮件是互联网的一个用例,比特币也是区块链的一个用例。但此处谈论的不仅是比特币,而是基于区块链的两个关键创新。这两项创新将解决我们之前谈到的基本冲突——企业与客户之间以及员工与其所在公司之间的冲突。

智能合约

“智能合约”一词最初于1994年由法律学者兼密码学家尼克·萨博创造。 他意识到分散的账本(如区块链)可用于数字或自动执行合同。这些区块包含了在某些特定条件下执行的计算机代码,而不是包含交易的比特币块。

此处再次使用前文提到的萨莉和吉姆的例子。比方说,吉姆从萨莉处购买了一台苹果手机,网上标价1个比特币。吉姆不认识萨莉。因为吉姆并不十分相信萨莉,他只想在收到快递后再付款。而另一方面,萨莉不想等吉姆拿到手机后再付款,害怕他不想给钱。

在这种情况下,比特币用处不大。它无法解决现实世界中买卖双方之间的信任问题。

此时就需要智能合约介入。

简单的智能合约将吉姆支付给萨莉的比特币放入基于智能合约区块链的托管式账户。萨莉看到吉姆已经支付了比特币,就知道他是真的想购买产品。智能合约规定,交付完成后货款将传输到卖方账户。这样吉姆就能确保,如果UPS包裹没有寄来,他可以拿回自己的比特币。

这和传统的托管有什么不同呢?

首先,没有集中式的中间商(即托管公司)。其次,费用要么为零,要么非常低(在房地产交易中,托管服务可能花费1000美元或更多)。第三,当前的托管系统适用于较大的交易,但不适用于较小的交易。智能合约托管是可扩展的,它支持大型和小型交易。

这种托管是一个非常简单的用例,现在就将其进一步扩展到其他业务。

案例1:音乐版权

每次音乐行业艺术家(或其唱片公司)的创作内容用于商业目的时,比如说在苹果的iTunes上销售或在音乐点播服务Spotify上放送时,他们都获得版税。

当人们在iTunes上付费下载音乐,苹果从中取走30%的费用,剩下的付给唱片公司,再有唱片公司相应地付给艺术家。但据伯克利音乐学院估计,20%到50%的版权费根本没有给到音乐家本人。

那么现在想想,如果人们使用的是基于区块链的iTunes,艺术家在这个平台上可以上传和销售自己受版权保护的音乐。

智能合约能够定义人们想要的任何收入分配。如果乐队是独立的,没有签唱片公司,那么智能合约可以在歌手,鼓手和吉他手之间分配均等的三份份额。

在客户购买唱片后,费用会立即自动发送到智能合约中指定的三个独立的比特币钱包中。

如果有签唱片公司,智能合约能将30%的费用发给公司,剩下的则由歌手、鼓手以及吉他手分配。

案例2:彩票

彩票、传统和在线赌博受到高度监管,极不透明且效率极低。

在谈到效率时,人们会特别关注派息比率。总彩票销售收入中有多少会变成奖金支付给投注者呢?

派息比率越高,人们获得的赌注价值就越高。

例如,如果你赌博掷硬币,赔率为50/50。假设你在正面下注一美元,正面朝上时你会得到一美元。而如果反面朝上,你就失去1美元。

但是如果正面朝上时你只能得到50美分,你会赌1美元投掷硬币吗?那假如反面朝上时你还要失去1美元呢?

可能不会,对吧?这只有50%的派息比率。获胜得到的奖励只有赔率的一半。

如果在英国买彩票,赔率不会很高。 看看下图截至2017年3月31日有关英国国家彩票的数据。

由于税收和佣金,奖金支出还不到彩票销售额(即收入)的57%。

另一方面,不妨想象一下建立在简单智能合约上的全球彩票区块链。来自世界各地的投注者将能够以比特币(智能合约)的形式向区块链发送指定金额。智能合约会记录他们的彩票号码选择,抽奖日期和能接收奖金的比特币地址。

区块链将钱存入比特币钱包。所有参与者都可以看到购买的彩票数量。在预先指定的时间里会进行计算公平的随机数绘制过程,即自动执行的简单编码。

编码会执行智能合约,并立即将奖金分配给获胜者。

整个彩票区块链是完全透明的。它可以自动运行(纯粹作为自动执行编码存在),也可以证明公平,并能提供远高于现在任何传统彩票的派息比率。

分散式自治组织

音乐发行平台和全球彩票机构就是分散式自治组织(简称DAO)的例子。

什么是DAO?它是一个利用区块链的强大功能、并与智能合约相结合的实体,它能运营一个完全透明的商业企业,让股东与其用户/客户保持目标一致。

DAO是如何形成的?下面来看一个彩票例子:

一位企业家认为,基于全球区块链的比特币彩票很有市场,因此他决定创建一个名为BlockLottery的DAO,让世界各地的人们都能公平且有效地参加每周彩票抽奖。客户在此能享受完全的透明度,也能匿名在线参与。如果这样操作,客户很有可能“忘记”向税务机关上报任何高额奖金(当然不推荐)。也不会在领奖时出现超大的奇特支票。

BlockLottery要想获得成功,需要完成以下三点:

1. 必须完全透明:任何要想购买彩票的人都能看见数字绘图和收款/支付过程的编码健康有效运行。如果无法验证,那么没人会相信彩票。

2. 必须分散:如果彩票是由一家能随意关闭其服务器及网站、能携彩票收入消失的公司运营,人们是否还会购买全球在线彩票?肯定不会。

分散意味着单个的失败不会影响全局。比特币在世界各地都有节点(矿工),所以如果一个或几个节点发生故障,网络还能继续运行。BlockLottery区块链也同样需要分散。

3. 需要分配,初始资本和既得利益:它需要一些初始资本才能创立、建立基础设施、树立品牌意识和发放广告。

此外,还需要达成利益一致,保证支持网络的矿工、客户和股东(简要说明)都能目标统一。

BlockLottery建立起自身的区块链,并创建了名为LotteryCoin的自定义加密货币。(请注意术语加密货币,硬币和代币可互换使用)

可以认为这些加密货币与股票相似(监管问题先暂时搁置)。假设你是货币的所有者,有权分享彩票收入。

为了分发LotteryCoin,企业家持有初始货币发行(Initial Coin Offering, ICO)。他在一份名为白皮书的文件中概述了他的商业案例以及技术细节,并在网上发布。

这位企业家计划向公众拍卖100万件彩票。

他的ICO最终筹集了1000万美元的比特币(ICO通常使用比特币筹集资金)。 投资者支付比特币并获得新发明的LotteryCoin作为回报。这些LotteryCoin就像股票,能提供经济价值。

筹集的1000万美元用于建立区块链、营销、投放广告以及吸引大量用户。

那么是谁在运营区块链?

任何可持续的DAO都要包含经济激励。

以比特币为例,矿工(或节点)通过执行加密验证、保留区块链的副本来支持比特币网络,以换取赢得比特币的机会。

再以BlockLottery为例,企业家需要有人为他的区块链网络运行节点(即矿工)。他需要足够的节点来确保网络分散,这样单一故障就不会影响整个网络。

为了激励矿工付出足够的计算资源来完成这个任务,他需要给他们一些经济回报。区块链可以编码一定百分比的利润或收入,分配到各个节点作为运行网络的回报。

假设所有彩票销售中共有5%能分配给矿工和LotteryCoin持有者。

如今一旦区块链启动,没有人可以单方面改变它。就好比没有人可以“控制”彩票。

但DAO切实的优势是,它们可以获取代币持有者、矿工和客户的既得利益,并利用它们来发展。

解释如下:

假设BlockLottery区块链已经启动并运行。每周都会售出价值1000万美元的全球BlockLottery彩票。

每个周末都会抽出获奖结果,奖金会自动发送给中奖彩票持有者。矿工和代币持有者也能获得相应份额。

但区块链还为“特殊项目”保留了1%的收入。

假设一位BlockLottery硬币的持有者想帮助增加它们的价值。他想出,除了每周的常规彩票之外,还可以加入每月一次的超级PowerBall抽奖。该名持有者整理了一份提案,让编程人员整理必要的编程,然后将其提交给社区以获得特别项目批准。提案指出,用10000美金就可以完成所有准备工作,还能让它在BlockLottery

区块链中运行。

代币持有者对提案进行投票。如果提案成功,则会创建智能合约。智能合约列出了必须提供的项目(即每月的超级PowerBall抽奖代码以及技术规格),和与之相关的条款(即截止日期和成本)。

当任务完成并获得社区批准后,就能获得费用。新的彩票产品也会发放出来,从而增加BlockLottery代币的价值。

如果听起来很牵强,请放心。DAO已经存在,并且它们能通过使用这些社区合同来管理和改进自己。

那为什么不这样做?退一步思考,各方的既得利益都是一致的:

承包商:承包商想增加网络的价值,也知道如何利用新增的PowerBall月度抽奖做到这一点。承包商想实现这一想法并获得报酬。为了建立良好的声誉,他们确保交付的产品符合约定。这也意味着下一次他们能提出更有利可图的想法。承包商的报酬也通过智能合约兑现。也就是说,如果不符合约定,承包商就无法得到报酬。

社区:社区希望承包商提出好的想法,帮助提高代币的价值并增加彩票收入。想法可以包括技术到营销的任何方面。为了鼓励股东继续提出好的想法,社区会奖励执行优异的人员,解雇没有按规定交付的人员。尽管DAO是基于代码构建的,它们仍然需要人员。机器人革命用一些机器取代了一百名装配线工人,但仍需有人监管机器。这种情况下,就需要社区来密切监控彩票区块链。

客户:客户已经获得了世界上任何大型彩票的最佳派息比率,现在他正增加更大的筹码。如果他也有代币,就极有可能向他的朋友推荐BlockLottery。

考虑到上述内容,传统彩票如何能与这种商业模式抗衡?

利益一致的力量

要理解利益一致的力量到底有多强大,这里有一个例子(没有涉及区块链)。美国投资管理公司Vanguard Group,管理资产(assets under management, AUM)超过4.2万亿美元,是继贝莱德后全球第二大基金管理人。

人们可能已经很熟悉Vanguard的共同基金和交易所交易基金(ETF),也可能已将它们与极低的成本联系起来。

ETF向持有人收取年度费用率,即基金净资产的百分比,将其用于投资组合管理、经营、市场和销售费用。

截至2016年底,Vanguard的费用率比行业平均水平低68%。

以下是Vanguard的ETF费用率与其最大竞争对手贝莱德的iShares ETF的一些例子。 例如,对于各自的美国公司债券ETF,iShares收取0.15%的费用,是Vanguard的0.07%的两倍。

Vanguard通过占有大量管理资产拥有比竞争对手更大的规模经济(费用率随着AUM的增加而下降)。但Vanguard的竞争力不仅在于此,更在于公司结构。

Vanguard是由其资金管理机构所有,而非股东所有。根据与基金管理机构的协议,Vanguard必须“按成本”运营,收费仅足以支付其运营成本。

这意味着Vanguard无需向客户收取高额费,并将产生的利润支付给股东。当然,公司仍然需要向员工支付有竞争力的薪酬。但这一结构意味着直接产生收益,降低了资金成本(即费用比率)。

Vanguard没有投资者,不会向它要求更高的利润和增加股息。股东与客户之间的冲突已经完全消除。

其他ETF提供商如何与这种结构竞争?显然不能。

据晨星公司称,2016年Vanguard的平均基金费用率(按每个基金的资产加权)仅为0.12%,不到行业平均水平的五分之一。

Vanguard的例子非常易于理解,证明了客户和企业利益一致的强大力量。

战争正在来临

现有的集中式企业共同创造了数千亿甚至数万亿美元利润,分散式结构对其构成了生存威胁。

看看当今世界上一些最大的科技企业。以优步为例。优步不拥有任何出租车,不雇用司机,也没有任何出租车执照。优步是什么?它本质上就是一个代码,将想要从A到B的乘客与想要通过载客来赚钱的司机联系起来。

但优步希望客户支付尽可能高的车费,却尽可能少地将车费付给司机。

那爱彼迎怎么样?该公司不拥有任何房地产,也不提供任何酒店服务。它仅仅将想要通过闲置房产或房间赚钱的人与需要住房的人联系起来。

爱彼迎以这种形式获得大量利润。 它向屋主(提供住宿的人)收取3%至5%的费用,并向租客收取高达15%的费用。

要是DAO推出针对这两种商业模式的产品会如何?

比方说,假如区块链优步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会怎么样?(请记住,已经存在数百种加密货币,它们具有流动性,可以兑换比特币和美元 - 它们是具有实际价值的数字资产)。

如果区块链优步平台由骑手和司机所有,变成一个分散的,基于区块链的合作社,以自己的数字货币进行交易,又会怎样?这可能听起来很牵强,但事实并非如此。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这些都将出现。已经有企业在建立分散式的公司。

例如,Peerplays是一个在线赌博和体育博彩区块链,下个月将推出首个博彩应用程序。Steemit是一个完全依赖区块链存在的社交媒体平台,会给那些发布了流行帖子的博主奖励自主发明的可以转换成美元的加密货币。

那么优步和爱彼迎等公司会做些什么?它们会像任何实体公司在受到威胁时那样,做它们应做的事情,也就是战斗。它们将游说政府保护他们。例如烟草业。烟草能杀人,不必多说,无一例外。但在美国,自1998年以来,该产业已经花费超过5亿美元来进行游说以保护自身。

简而言之,传统企业与分散式自治组织之间的战争即将来临。了解区块链这项技术至关重要,因为它会在未来几年提供无数的投资机会,也将从根本上改变我们所了解的企业。

留言 点赞 关注

我们一起分享AI学习与发展的干货

欢迎关注全平台AI垂类自媒体 “读芯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