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留学生也学习吗?面对各种质疑留学生们怎么办?

原标题:你们留学生也学习吗?面对各种质疑留学生们怎么办?

作者简介:深海超大鲸鱼,一个多愁善感却自诩理性的写手,加拿大本科在读。爱好读书、写作。有异想天开的梦想,也喜欢同样心怀世界装不下的梦想的人。

我们每一个人都会影响到另一个人,另一个人又会影响到下一个人,世界上充满了各式各样的故事,但是,所有的故事都连成一个故事。—— 米奇·阿尔博姆

某某:听说你出去留学了?没想到你这么有钱哦!留学生:也没有啦,我好穷的。某某:对了,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们留学生也学习吗?留学生:???

现代生活中不免充斥着各种错位的刻板印象,就如同大学生过年回家的最怕遇到的死亡问题:

“欸小王,你不是学计算机的吗?来修修电脑呗!”“帮我翻译下我孙子的论文吧,反正对于你这个英语专业的也是小菜一碟嘛。”......

在“学音乐就唱首歌”“你学艺术就画幅画”这种奇妙的“对号入座”下,留学生自然也被扣了不少帽子,比如有钱、低能、不学习、花天酒地等。

这些由各类媒体报道、艺术作品带来的负面形象牢牢地扣在百万留学大军的身上,即使大多数留学生只想拿到学分和高分GPA,顺利毕业后读研,这一口黑锅也会在不经意间扣到他们身上。

在加拿大留学最大的困难是“不理解”

我曾经请教过一位在加拿大留学的学姐,问她在加拿大遇到过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她说,“不理解”。

当时我还在国内上高中,并不明白这三个字中蕴含的重担,面对学姐的倾诉,我只是当作离奇的故事一样听,做了些苍白的安慰。

学姐是个勤奋好学的人,在安省某世界百强大学的就读生物化学系。高中的时候,她就是全学校内的佼佼者,“学霸”之名在她头上闪闪发光,各类课外活动也是积极分子,让我这种内向的人看得十分眼热。

但她去了加拿大读大学后,高中时期的骄傲却被来自世界各地的尖子生碾压成齑粉。因为基础教育的不同,讲课方式差异太大,加之日常生活的各种不适应,总之学姐第一个学期被虐得体无完肤。

加拿大的街道

她曾连麦哭了一个晚上,我也安慰了她一个晚上。当她树洞到凌晨一点的时候,她就把通话挂了,说她有个论文要交,平复下心情重新润色一遍。

等她挂断通话,我才开始回味她刚才的倾诉。她说她交不到朋友,听不懂课程,写不完作业,看不完阅读任务,耐不住寒冷,承受不住孤独。

我一边心疼大洋彼端背负着重压一边摸泪继续润色的女孩,一边内心小剧场。

“如果足够开朗,怎么怕交不到朋友?”“作业一直写总会写完的,阅读也是一样。”“孤独总会有的,有什么大不了的。”现在回想,那些不成熟的内心戏,大概就是不理解吧。说来可笑的困难,甚至有些小儿科的问题,但真要是压在自己身上却如有千钧。喘不过气,抬不起头,还要装作岁月静好般走下去。

这也是每个留学生必须承受的痛楚。如果没有亲身体会,或是你足够幸运,大概永远没有资格分享这份孤独。

加拿大最大的幸事也是“不理解”

后来,我也去了加拿大读大学。

八个月归来后,我的大一学业并不是很顺利地完成了下来。我也深刻地体会到了学姐当初的感受。

启程总是美好的。去的时候正值八月末,安大略省夏季的风景很美,气候宜人。

在安大略省,随意能接触到很多国内平常不能见到的动物。

松鼠

大雁

很快熟悉了新鲜事物,这些也就成了日常的一部分。每天不变的只是学习、吃饭、睡觉。时间在学习与琐碎小事中消磨,当年困扰过学姐的问题终于报应般地砸在了我头上。

自那之后便是一段浑浑噩噩的时光,具体形容,我只能想到“漫长”。

很多术语在国内根本无从接触,自然生疏。再加上每位教授捉摸不透的口音与薛定谔的语速,我在上课和阅读方面很吃力。更让我难过的是,并没有很多国人选择文科,导致教室中的学生都跟得上教授的节奏——除了我这个被排除在外的人。

为了不被扔下,虽然这么说有点可怜,但我一下课就会跑到图书馆看材料。教授布置的每周一百余页的阅读,在我这里却成了天堑。已经很努力了,却永远有做不完的笔记,背不下来的单词横亘在那里,我所做的就像愚公移山。

甚至当我为了考试点灯熬油后,成果却是刚刚及格。教授轻飘飘的一句“不符合规定”,掐灭了我复试的念想。

这只是漫长黑暗的一隅。可怕的不是被漠视忽略、禁受挫折,而是无人诉说。因为大家都在承受,这已经成为了俗成的规定,如果以言语形容,未免过于矫情。

当我经历过在肯德基被醉汉骚扰,努力复习考砸N次,因为口语不好交流不畅,被朋友误解等等后,我自认坚如磐石。但这一切还是在某个深夜,图书馆关门把我赶出来的时候,爆发了。

时值凌晨两点,积雪没过雪地靴浸湿袜子,我一步一个坑走回家,转角见到一个红绿灯。寒风凛冽,四周没有人和车,我前方的红灯就像是灰暗世界中的一个警示灯,告诉我不能再向前行走。

总之,我顿时觉得不值得。

如果我还在国内,就可以找个小长假回家,甚至周末就回家。告诉爸爸妈妈我有多想他们,好好和家人朋友吃顿饭,在自己熟悉的床上睡到自然醒。

而现实中的我,满足感低到收到来自中国的快递就泪流满面。就算是反悔,不想念书了,也改变不了已定的事实,更断不开我想要有所成就的执念。不想让自己后悔,读得再痛苦也要熬到毕业。

太平洋阻断了所有思念,经过信号折叠的声音是那样不真实,我也感受不到屏幕那边熟悉的脸的温度。加拿大的冷已经沁入心扉。

我觉得我已经在崩溃边缘了,于是我点开了学姐的对话框。

我问学姐,你在加拿大留学时,遇到最大的幸事是什么?

学姐说,是”不理解“。

或许,正因“不理解”,才会有各种可能。

就像那个雪夜里的红灯,按下行人按钮就会变成绿灯。

一切仍是那么的不顺利,也没有像童话里那样出现神转折,但是挫折给了我机遇,我才会去一步一步尝试。

我在当地结识了朋友,也捡起了与旧友间的联系。在不能触摸到家人的大洋彼岸,朋友相聚就成了温暖的港湾。我们曾一同去周围的城市旅游,一起吃年夜饭,一起唱K到深夜,一起拼命赶due与时间赛跑,一起抱怨教授。

平淡得真实,友谊也很真实。

旅拍,多伦多夜景

第一学期期末考试后,我的教授赠了我一包巧克力。她和蔼地笑了:“圣诞节快乐,祝你节日开心。”

那时我的状态很糟,只好辛酸地回应:“你也是,如果下个学期你能再次成为我的教授就更好了。因为我另一门课的教授是法语腔,我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对于我,这个难度有点......”

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教授已经微笑着听完了我一大包的诉苦。

最后,她对我说:“你不必自责,我已经做得很好了,因为你和其他学生的起点是不一样的,所以你比事实表现出来做的更好。我们都会帮助你的。”

我握着她送的巧克力离开了考场。我才意识到,加拿大不只有看上去很凶的醉汉和流浪汉,还有很多温暖的人。

在星巴克额外给我的摩卡挤上厚厚一层奶油的咖啡师,图书馆里耐心教我打印机操作步骤的同学,在因为下雪迟到时依旧把签到表交给我的教授,写论文时一同出谋划策的朋友......

热度虽然微小,但足以在加拿大的寒冬中捂热心扉。

幸福虽然微小,但我们因此存在。

其实,学习上的困难也好,交际的连连碰壁也罢。一切的一切,说到底,都被称作“孤独”。

人的一生,就是不断地对孤独宣战,同不甘的意识作斗争。从童年面对大人的不理解开始,再面对高考、择校的压力,与其他人竞争于就业。在这条无人相助的道路上,你只能奋力靠自己的双手纵着桨,在社会的洪流中沉浮。人在孤独中成为了人。

若你倔强地磕进灰暗而冷漠的孤独中,你就会在坚壁上开出花。

--The end--

无论是留学生,还是大陆学生,生活和学习都谈不上”轻松“。

我们都在不为人知的泥沼里挣扎着出人头地,终有一天,”幽谷填成坦途,高山夷为平地“,所有的差异将被弥补,我们能够理解彼此的伤痛,与同等的努力。

  • 留学小贴士

大多数中国留学生到加拿大会就读高中、大学本科或研究生,因为母语并非英语的缘故,和本地生总会有一些差距,尤其是在听力和阅读方面,小帮建议各位有出国打算的朋友们多看英文书,听英文广播,提前了解可能要学习的专业术语,提前做好准备和练习,缩短过渡期,愿各位留学生早日适应大学生活!科科都拿A!

投稿人原创,如有侵权问题,非本平台责任,请告知本平台移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