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祖国” 征文丨父亲的大学梦

原标题:“我和我的祖国” 征文丨父亲的大学梦

◆素材来源:泰州日报

父亲的大学梦

周忠强

我想,大概每个人心底里都埋藏着一个梦,一个只属于自己的美好梦想。

新中国成立前,能上大学的全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父亲出生于1942年,作为贫苦人家的孩子,新中国成立后才有幸走进学校,开始求学之路。

父亲一直品学兼优,深得老师喜爱。然而,在初中二年级的时候,他竟然选择了辍学。“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父亲选择短暂培训,跨入到了“村干部”的行列,一干就四十多年,直至退休。

爷爷奶奶说,当时父亲的老师三番两次上门游说、劝阻,但残酷的生活现实击碎了父亲的大学梦,乃至数十年后,有老教师见到父亲还不断为之扼腕叹息。

去年春节期间,我们全家团聚,妈妈翻出了老相册,在我们中小学毕业证书以及成绩单中,居然夹杂着一张父亲小学时的奖状,上面写着:“江都县曹王小学奖状:本校二年级同学周良安在本学期考试时成绩优良列入甲等第弍名,特发给奖状以资鼓励,此状。校长:韩新 一九五二年一月卅一日。”奖状为蓝色油墨印刷,上边印有毛泽东主席头像,日期上盖有学校红色印章。

我想,父亲当时迫于生计,不得不早早就业,陨落了大学梦,心底里肯定是痛苦无奈的,也一定是不甘心的。于是,他一边悄悄埋藏心底的梦想,一边不畏艰辛、不计误解,坚定不移地支持我们求学,大概就是希望通过我们来实现他失落的梦想吧。

那时候,我家的生活还相当贫困,父亲上要赡养爷爷奶奶,下要供养4个中学生,谈何容易!父亲总是披星戴月,身兼数职,日夜操劳。首先是村里“大会计”,除了管账,还要处理村里大小事务;其次要忙里偷闲,帮母亲收种责任田;另外,家前屋后还要见缝插针,播粮种菜、养鸡喂猪。改革开放后,父亲还开过一段时间杂货铺……至今,年终岁尾时父亲挑灯夜战、加班熬夜的样子,还有挥汗如雨、艰难地蹬着自行车,往学校为我们运送每月口粮的形象,一直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

1988年后,我们兄妹4人先后都考取了大学。当时,高考录取率很低,一个村出一名大学生都是稀罕的,更何况是一个农民家庭考上了4人。此事轰动一时,县电视台也作了采访报道。父亲说:“在过去这是不可想象的,所幸生活在新时代。”此时的父亲,自然是无比自豪的,是扬眉吐气的。看到他眼里泛动的泪光,我想,他一定在尽情享受圆梦的幸福吧。

“再穷不能穷教育”,父亲虽然从未说出来过,但他确实是身体力行者。他说过,“只要你们可以,就一直读下去。”爷爷奶奶劝他留个孩子在身边时,他回答:“他们能飞多高飞多高,能飞多远飞多远。

我们兄妹4人没有让父亲失望,通过不断学习,如今我们都已经成为各自单位、各自专业的骨干,大哥读完博士,已成为中国科学院、美国科学院院士。而且,我们各自的儿女也都成了大学生。去年,父亲无比自豪地说:“我们家上世纪八十年代就有了4个大学生,九十年代变成8个,现在已经有12个大学生了!

我深知,正是因为有了国家的发展,我们才能替父亲圆了他的大学梦。正是千千万万个像我父亲那样的人们,不懈地追逐着自己的梦想,用他们的勤劳和坚韧推进着国家的发展。有了他们,我们的强国梦、民族复兴梦一定能够实现!

(作者单位:泰州市第四人民医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