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河南首富放鸽子,账上躺着18亿,却拿不出6000万分红

原标题:前河南首富放鸽子,账上躺着18亿,却拿不出6000万分红

上市十余年来,“铁公鸡”辅仁药业第二次分红,眼瞅着现金红利发放日快要来临,许诺的6000多万分红却没了动静。账上明明躺着超过18亿元资金,却非说自己拿不出,想要择日再议此事宜。

面对现有的资金压力,昔日的河南首富又该和他的公司何去何从……

辅仁药业:真没钱了

7月19日,辅仁药业发布了《关于调整2018年年度权益分派有关事项暨继续停牌的公告》称,原定红利派发股权登记日为2019年7月19日,除权(息)日为2019年7月22日,现金红利发放日为2019年7月22日。公司因资金安排原因,未按有关规定完成现金分红款项划转,无法按照原定计划发放现金红利。原权益分派股权登记日、除权(息)日及现金红利发放日相应取消。

对于这次意外,辅仁药业还称,公司股票继续停牌不超过三个交易日。停牌期间,公司将积极做好相关资金准备,另行安排2018年年度权益分派事项,并重新确定权益分派股权登记日、除权(息)日及现金红利发放日。

承诺分红6000多万元,结果快到发放的那天突然说没钱可分了,辅仁药业给了投资者狠狠地一“雷”。

据了解,辅仁药业的主要产品为化学药、中成药、原料药、生物制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事实上,2018年年报显示,辅仁药业全年营收63.17亿元,同比增长8.92%,虽然是微增,但其归母净利润的增长速度却异常迅猛,为8.89亿元,同比增长高达126.67%。

且截至2018年年末,辅仁药业的货币资金余额合计约为16.56亿元,即使不算其他货币资金中受限的保证金等,公司能够支配的资金也有近14亿元。

2018年年报中的货币资金明细

更何况,今年一季度,辅仁药业实现营收13.7亿元,同比增长1.02%;归母净利润2.15亿元,同比增长17.26%,继续保持较高速度的增长。

货币资金方面,一季度期末余额还增加了近2亿元,至18.16亿元。

业绩甚为亮眼,货币资金也管够。按理说,区区6000多万,对于辅仁药业应该不在话下,但摆在眼前的结果却难以让人信服。

不过,分红的钱都是母公司来出的。所以,一定程度上,辅仁药业说没钱也能理解。

因为,截至2018年年末,辅仁药业母公司的货币资金仅为47.9万元。而到今年一季度末,母公司的货币资金也仍只有11.22万元。

2018年年报中的母公司的货币资金期末余额

2019年一季度报中母公司的货币资金期末余额

另外,光是辅仁药业母公司的其他应收款就高达5.71亿元,而这其中应收股利就有3.53亿元。

也就是说,辅仁药业有钱是有钱,但钱都放在子公司的账户中,即便利润增长多么理想,子公司“不配合”分利,承诺分红再多也是一场空谈。

辅仁药业2017年分红时的情况与2018年的类似,都是母公司的货币资金寥寥,且应收股利较高。

按照规定,股利分配必须在股东大会召开后的两个月内实施完成。但同样是次年5月中旬召开的股东大会,2017年的分红在股东大会一个月后就实施了权益分派,另一个却硬生生拖到了规定期限最晚日期的前夕,结果还要继续拖延。

要知道,自2006年借壳民丰实业上市以来,除2017年外,辅仁药业往前十多年没有过一次分红。

难怪上交所对此也有不满,很快便向辅仁药业发去问询函,要求其核实并说明办理本次权益分派相关资金安排的具体过程,以及未能按期划转现金分红款项的具体原因,并说明是否存在流动性困难,是否存在资金占用及违规担保等情况。

与此同时,上交所还督促辅仁药业尽快做好相关资金安排,明确后续权益分派的具体时间,及时对外披露。并要求其在一周内披露对问询函的回复。

河南首富”流动性危机显现

从辅仁药业今年发布的各类公告来看,总体上利空消息远多于利好消息。

即便是业绩增长公告发出,但仍然有股东密集减持。Wind显示,2019年以来,辅仁药业的重要股东累计减持1880.59万股,累计套现约2.83亿元。

从其为子公司的担保、控股股东的股权质押或冻结、公司的借款等情况来看,辅仁药业很可能是遇上了流动性危机,才“惹得”重要股东密集出逃。

2018年临近年末,辅仁药业发布公告称,调整了公司及子公司之间的担保额度。其中,变动最明显的是河南辅仁堂制药有限公司和开封制药(集团)有限公司两家公司,担保额度总和由原来的3.3亿元增加了5.5亿元至8.8亿元。

事实上,这两家子公司也是辅仁药业2018年年末应收股利的主要对象,同时也是其生产经营主体。

即便不及时分利给母公司,辅仁药业也依旧对其“关爱有加”。

今年4月20日,辅仁药业发布公司与子公司之间提供担保的公告,称预计公司与子(孙)公司之间提供担保金额在45亿元以内。截至2019年3月31日,公司与子(孙)公司之间已提供担保余额为18.67亿元,全部为子公司之间的担保,担保总额占公司2018年度审计后净资产的34.15%。

猫妹注意到,这已提供担保余额的18.67亿元中,绝大多数担保余额涉及上述两家子公司的担保与被担保。

看似辅仁药业的业绩一飞冲天,但实际上这里面有多少“水分”,恐怕只有其自身清楚。

从2017年第四季度开始,辅仁药业的各项财务数据有了不一样的变化。

首先是其短期借款与长期借款的暴增。截止2017年年末,辅仁药业的短期借款由当年三季度的2.44亿元狂增至20.3亿元,长期借款也由0.5亿元增至4.53亿元。

带来的结果就是,存货余额由三季度的1.15增至6.61亿元,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由0.79亿元增至26.17亿元,货币资金由1.66亿元增至12.89亿元。

也就是说,辅仁药业的货币资金更多的是借出来的,而非“赚出来”的。

而且,截至2019年一季度,辅仁药业的短期借款仍高达25.29亿元,长期借款达4.93亿元,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有30.33亿元。

更为蹊跷的是,今年的股东大会之后,辅仁药业密集发布了不少控股股东股票质押或冻结的公告,但具体冻结的原因,辅仁药业并未做详细说明。

截至目前,辅仁集团与一致行动人北京克瑞特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合计持有公司股份约3.0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48.94%。其中,辅仁集团持有公司股份2.82亿股,占辅仁药业总股本比例为45.03%,已被100%冻结。另外,辅仁集团已质押股份约0.68亿股,占辅仁集团持有上市公司股份比例的24.06%。

值得一提的是,辅仁药业的实控人朱文臣曾于2012年和2013年上榜于胡润百富,连续两年稳坐河南首富。

此前,辅仁药业也曾被指存在涉嫌传销、关联交易等诸多问题。如今,承诺的分红没办法兑现,又一次被外界狠狠地钉在“耻辱柱”,未来能否继续兑现,好像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