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院张金昌:“浪潮信息严重缺钱”一文存在错误,应用准确的分析指标和方法

原标题:社科院张金昌:“浪潮信息严重缺钱”一文存在错误,应用准确的分析指标和方法

7月17日,浪潮信息发布公告,通过配股募集资金,用以偿还银行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18日,财联社发表《潮信息严重缺钱:应付账款超百亿 债券存违约风险》一文。该文对浪潮信息2018年报表做了分析并认为,浪潮信息盈利能力下降,财务状况恶化,且信用债存在违约风险。

本文作者认为,该篇文章作者所使用的分析指标、方法和分析逻辑存在明显错误,所得出的分析结论也自然不正确,这种文章广泛传播有可能误导投资者,有可能引起不必要的“踩踏事件”,有可能会损害投资者的合法权益。有鉴于此,本文对该文的错误之处进行分析,并说明正确的分析方法和正确的分析结论应该是什么。

一、该文的资金缺口判断方法错误,得出了错误的分析结论

该文一开始就断言,浪潮信息20亿元的配股资金或将无法满足其资金缺口。读者期望作者详述这一问题,比如有哪些已到期或即将到期的款项缺乏资金支付,以至于出现了资金缺口,但该文却并没有明示,相反却引导读者思考,浪潮信息的应付账款超百亿,据此想证明其存在无法满足的资金缺口。仅仅依靠一个科目的数据高低,就得出一个企业是否存在资金缺口,显然过于武断。

判断一个企业是否存在资金缺口,主要看一个企业的现金支付能力,从浪潮信息2018年的报表数据来看,该公司并不存在现金支付能力为负、并不存在资金缺口,该公司2018年报表显示其2018年底的现金支付能力为35.27亿元(=营运资本-营运资金需求),主要是因为该公司投融资活动提供了77.23亿元的营运资本,而经营活动只需要该公司筹集41.96亿元的营运资金,结果出现了现金支付能力富余35.27亿元(详细计算方法参见笔者的《财务分析学教程》,北京大学出版社一书)。

事实上,一个企业应付款大幅度增加,说明该企业的市场地位明显提高,其动用的其他企业的资金大幅度增加,应该是这个企业经营实力提高、其他企业愿意赊账给它的表现,而不是这个企业经营风险增加、还债风险较大的表现。仅仅依据应付账款大幅度增加就认定浪潮信息资金紧张,并由此而进一步明确暗示浪潮信息存在债务偿还风险显然不合理。用“红岸预警:应付账款超百亿,信用债存在违约”的标题来揭示这一问题则更加不合理。

的确,浪潮信息的应付账款增长了92%,达到了104亿元。但判断一个企业应付账款是否过高,应当结合企业应收账款和存货的高低来判断。浪潮信息2018年底的应付账款余额为104.40亿元,而其应收账款和存货合计为131.79亿元,说明其经营性资产完全能够满足经营性负债资金偿还的需求,应付账款持有水平在合理范围。该文作者明确提示浪潮信息应付账款过高、增长不太合理,并有可能带来债务违约显然是得出了错误的结论。

应付账款增长是否过快、是否存在还债压力,要看其增长是否带来企业收入的增长,是否伴随着企业资产的增长,是否带来的财务状况的恶化。如果一个企业应付账款的增加,带来了企业收入的增长,并且也有资产的增长,并且这种增长有现金支付能力的改善,则这种增长是合理的,也是不会带来还债压力的。而该文明确指出“应付账款的爆发式增长,无疑预示着公司存在财务紧张的压力”显然也是错误的。因为,浪潮信息2018年的应付账款增长了92.07%,其收入也增长了84.17%,说明这种增长是经营业务自身扩张带来的,是合理。并且应付账款的增长是与存货增长35%、应收账款增长21%同时发生的。应付账款属于不需要企业支付利息的经营性负债,是企业成本最低的资金来源,这种低成本的资金在正常情况下是多多益善的。这说明浪潮信息应付账款的增长是有资产增长的支持的,不但是合理的而且也是良性的。

在正常情况下,一个企业的应付账款不可能需要全部一次性立即偿还,因此仅仅根据应付账款科目的余额及其变化,就得出浪潮信息存在债务违约风险,不但其分析逻辑错误,而且也过于武断,所得出的分析结论自然是很不正确的。前文已经指出,浪潮信息2018年底的现金支付能力富余35.27亿元,根本不存在还债压力和还债风险。

二、用利息支出与净利润之比来判断财务状况也是错误的

判断一个企业的财务状况是否恶化,应当使用财务状况判断指标,而不是利息支出与净利润之比指标。利息支出仅仅是企业负债成本的一种体现,它只能说明企业的融资成本高低,并不能揭示企业的财务状况。浪潮信息2018年的财务费用为4.24亿元,而其当年偿还的债务为135.36亿元,其实际利率水平为3.13%(=4.24/135.36,即使按照全年平均持有偿还债务的一半计算,也应该是6.26%),说明该公司的负债成本并不高,并不存在利息负担沉重、负债过高的情况下,该文用当年利息支出与期末有息负债余额之比得出浪潮信息有息负债利率高达16.63%,应该是与企业实际差距十万八千里了,也超出了当前资本市场资金利率的常识。按照文章作者的计算逻辑,一个企业的负债年末余额越低,实际负债利率水平就越高,负债压力就越重。这与实际应该得出的“负债余额降低、还债风险下降”的结论完全相反了。

如果一定要用利息支出和某个指标之比来评价一个企业的还本付息能力,通常也只能使用利息支出与息税前收益之比指标,即利息保障倍数指标,但不能使用利息支出和净利润之比指标。净利润的影响因素太多,并且波动很大,利息支出与净利润的比值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它只能说明企业当年给银行创造的收益和给股东创造的收益二者的比值,这个比值超过100%,说明银行得到的比企业多,低于100%说明银行得到的比企业少,浪潮信息的该指标为65.14%,说明其当年给股东带来的收益还是多余给银行带来的收益的,应当是正常的。但作者将该指标的计算结果与所谓的资金缺口、所谓的应付账款超百亿一起来叙述,并得出“浪潮信息的财务状况严重恶化”,明显有故意引导、误导读者认为其负债过高的企图。

判断一个企业的财务状况是否改善,前面已经讲过,最终要看企业的现金支付能力。浪潮信息2018年的现金支付能力为35.27亿元,而2017年的现金支付能力是负的9.97亿元,这说明2018年该企业的财务状况是改善的,而不是相反。显然“浪潮信息严重缺钱”一文的分析结论是错误的。

三、以计提的资产减值绝对额来评价资产质量也是错误的

该文认为,浪潮信息的资产负债表在恶化,并以“应收账款和存货计提资产减值5.1亿”为证据,这显然是错误的。评价一个企业资产质量高低,可以使用计提的资产减值多少这个指标,但不能用其绝对值,应当使用其相对值。从浪潮信息2018年底的资产负债表来看,其应收账款和存货的余额合计为131.79亿元,说明这两个科目计提的资减值只占资产余额的3.87%(=5.1/131.79,不足5%),这恰恰说明浪潮信息的应收账款和存货的质量非常好高,资产减值不足5%怎么能够得出资产负债表恶化的结论?

四、用“财政补贴”科目的变化来判断财务状况恶化是误导

按照我国会计制度相关规定,IT等信息技术企业在缴纳增值税之后,实际税负水平超过3%的部分,应当返还给企业,记入营业外收入科目下的财政补贴科目。说明财政补贴科目数据中有相当多一部分是税收返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企业陷入亏损或资金困难的财政补贴,而是企业向国家缴纳税金多少的体现。由于企业的增值税是按照企业收入的一定比例征收的,这种返还越多,则财政补贴越多,这并不存在企业经营困难、依靠国家补贴来维持的含义。如果一个普通的投资者有这种误会也就罢了,但作为一个研究员,应该懂得我国相关会计制度的规定,不应当用这种制度性规定所形成的财政补贴,来引导读者误以为企业陷入困境时的财政补贴。

另外,该文用“营业收入提高,营业利润下降”来认为浪潮信息面临风险也是不正确。一个企业为了扩大市场份额,损失一点利润是经常发生的事情,甚至在面对激烈竞争的情况下产生亏损也是在所不惜的。将这一原因导致的利润下降,以“浪潮信息盈利能力下降,财务状况恶化”的标题来提醒投资者关注其风险,显然是不正确的,也是不负责任的。因为,我们很难在一个企业取得了收入增长84%的情况下,去指责其利润的下降。通常需要关注的情况是在营业收入下降情况下的利润下降,而不是营业收入增长情况下的利润下降。

总体来看,“红岸预警:浪潮信息严重缺钱:应付账款超百亿,债券存在违约风险”一文的分析逻辑完全错误,几乎没有一个分析逻辑是正确的,其所得出的分析结论也肯定是错误的。从本文的分析来看,仅仅从报表数据来进行分析,很难得出该文的分析结论,相反却能够得出和该文完全相反的结论。

当然,本文仅仅就数据论数据,就作者的分析思路和分析方法进行讨论,并无刻意贬损相关研究人员的研究能力的意图,仅仅期望相关人员能够使用专业、正确的分析指标和方法,得出客观、公正的分析结论。(文/中国社会科学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张金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