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有点热!四部委加强数学研究、国际奥数竞赛中美夺冠

原标题:数学有点热!四部委加强数学研究、国际奥数竞赛中美夺冠

文|Penny

近日,有关数学科目的动态引人关注:7月18日,四部委制定的《关于加强数学科学研究工作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出炉,紧接着,第60届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IMO)在7月20日公布结果,中国队与美国队同以227分获得并列冠军,这是中国队时隔四年再登冠军宝座。

两则消息一前一后,都引发网络对数学的讨论。

此前,2018年有关数学的四大杯赛(“华杯赛”、“迎春杯”、“希望杯”、“走美杯”)因政策原因已经退出义务教育阶段,而今《方案》和IMO的消息让数学竞赛再次成为热点话题。

加强数学科学研究,“更强调场景感的应用”

(《关于加强数学科学研究工作方案》截图)

《方案》要求切实加强我国数学科学研究。

《方案》中指出,数学是自然科学的基础,也是重大技术创新发展的基础。数学实力往往影响着国家实力,几乎所有的重大发现都与数学的发展与进步相关,数学已成为航空航天、国防安全、生物医药、信息、能源、海洋、人工智能、先进制造等领域不可或缺的重要支撑。

此次制定的《方案》明确,在国家层面要“持续稳定支持基础数学科学”、“加强应用数学和数学的应用研究”、“持续推进和深化高层次的国内外交流与合作”。

《方案》中提到的措施包括:进行数学科普和数学文化建设,与1~2所数学教学有特色的中学建立对口交流联系机制,采取数学家科普授课、优秀中学生参与实习、导师制培养等方式进行挂钩指导和支持,培育优秀数学后备人才。

在业内人士看来,《方案》本身更侧重于高效和科研方面,只是会跟个别的中学建立合作。然而,这也顺延此前提到的改革方向,“不鼓励刷题,强调场景感的应用”。

这也与新高考改革的方向相呼应,在新一轮高考改革后,文理科数学内容相同,而考试题目会更加5种新题型,包括多选题、逻辑题、数据分析题、举例题、开放题。这些都突出了数学的通用性和基础性,不单是刷题能解决的,更加考评从数学角度发现、分析和解决问题的能力。

实际上,随着中美关系等问题的发酵,基础数学已经成为科学界和企业间讨论的热门话题,华为公司创始人兼总裁任正非曾多次公开讨论数学的重要性:“这30年,其实我们真正的突破是数学,手机、系统设备是以数学为中心。”他还提到,“中国要踏踏实实在数学、物理、化学、神经学、脑科学……各方面努力去改变,我们可能在这个世界上站起来。”

可以说数学是一切学科的基础,而这次《方案》中也提到了,在国家重点研发计划中设立“数学与交叉科学”重点专项,统筹支持数学及交叉科学研究,围绕科学与工程计算、大数据与人工智能的数学理论与方法、复杂系统优化与控制、计算机数学等重点方向,以及信息技术、能源与环境、海洋、生物医药、经济与金融安全等国家重大战略需求中的关键数学问题进行项目部署。

有意思的是,也恰好在这两年,数学成为了创业方向,尤其是以“数学思维”为主的教育公司异常火热,这些公司大多数以素质教育为名,不强调提分,旨在培养孩子的思维能力。

国际奥数竞赛中美夺冠,“未来高中数学联赛或更有价值”

无独有偶,《方案》刚刚下发,第60届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IMO)就落下帷幕,中国队与美国队同以227分获得并列冠军,韩国队荣获第三名。

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是世界上最负盛名的中学生数学竞赛之一,在历届IMO比赛中,美国、中国、俄罗斯是传统强队,包括今年在内中国一共拿过20次团体冠军,但在此前已连续四年与冠军失之交臂,今年再次夺冠引发热议。

(团体结果)

IMO赛事分2天进行,每天3道题,每题7分,满分42分,中国队有两名学生获得满分,有三名学生已经保送清华大学。

(个人结果)

此前,政策的收紧,让数学杯赛跌入谷底。

2018年2月,教育部印发《关于规范管理面向基础教育领域开展的竞赛挂牌命名表彰等活动的公告》提出,面向基础教育领域开展的竞赛挂牌命名表彰等活动的结果只能视为荣誉,不得作为中小学招生入学依据。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不得承认违规开展的此类活动的成绩或结果。

2018年年末,教育部等九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印发中小学生减负措施的通知》,从学校、校外培训机构、家庭、政府四个层面出台了三十条措施,俗称“减负三十条”,其中强调严禁组织举办中小学生学科类等级考试、竞赛及排名;深入推进义务教育学校免试就近入学全覆盖,严禁以各种名义组织考试选拔学生。

这些政策体现了相关部门为家长和学生减负的决心,主要是遏制培训机构以“竞赛”为名的招生乱象,切断竞赛与义务教育阶段招生入学挂钩的链条。

在这样的环境下,数学四大杯赛转入“低调”状态。如“华杯赛”出走北京,并且演变为研学,根据华杯赛官网“关于2019华罗庚金杯研学旅行的安排意见”显示,华罗庚金杯研学行组委会计划于7月在深圳、长春、黄山、太原分别举办华罗庚金杯研学夏令营,8月将在厦门举行“2019华罗庚金杯厦金澎研学旅行嘉年华”。

“希望杯”原本面向小学、初中、高中,却在今年缩减到只有高中阶段。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国家对小升初的“奥数”在整顿,但是国际专业性的数学竞赛一直在举办,如罗马尼亚数学大师赛,IMO大赛等。

而此次,《方案》和 IMO的消息让人看到了“重要的奥数杯赛回归北京”的可能性,但是,对于义务教育阶段可能仍难以放开,一位业内人士认为“未来还是更看基础数学的应用,因此,未来高中数学联赛的价会更大。”

上述业内人士分析,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些散到各地的杯赛或许会重回北京,因为北京的奥数实力基础强。

实际上,就竞赛本身来说,“奥数”不是洪水猛兽,以IMO考题为例,中国数学奥林匹克国家领队兼主教练熊斌在2013年接受《外滩教育》采访时指其涉及代数、几何、数论、组合等不同的知识点,命题以灵活、新颖为宗旨,比起固定的解题套路,更加注重学生的创造能力和分析能力,因此以“应试”的思想来应对奥数的学习只能事倍功半。

熊斌认为:“真正数学学得好的人,不是学出来,而是悟出来的。通过学习,并模仿着做些练习,悟出来,就不会忘。”在他看来, “在中国,只有5%的学生适合学习奥数。”

因此,也有从业人员分析称,《方案》与IMO结果几乎同时出炉,看似与此前的“禁赛”矛盾,实则不然,仍然鼓励数学应用的大方向,不鼓励刷题,仍然需要理性对待杯赛,这也会倒逼各省平衡“杯赛”与数学基础应用之间的关系。

从培训机构来看,去年以来,各家培训机构已经按照政策要求进行了相应的变革与调整,不但进行了班型命名的更改,还在内容上进行了改革,更加注重解决数学当中对于法的问题,更强调场景感的应用,“不超前,不超纲”成为了底线。

从IMO角度而言,竞赛不会消失,但会越来越回归理性,适合真正对数学有兴趣的学生,正如熊斌多年前所言:“奥数适合那些在学校数学课堂上学得相对扎实,学有余力,且对数学有一定兴趣的学生。如果平时数学课都没有学好,那么学奥数是徒花时间、精力,于事无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