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的时尚太后:香奈儿女士和她做闺蜜,其貌不扬却书写美学传奇

原标题:不朽的时尚太后:香奈儿女士和她做闺蜜,其貌不扬却书写美学传奇

提起时尚编辑,著名的电影《穿普拉达的女王》一定让你对这个充满神秘与美学的职业十分好奇。而历史上就有这样一位时尚女魔头,独自演绎着不朽的时尚传奇,她就是时尚编辑的“鼻祖”,戴安娜·弗里兰(Diana Vreeland)。戴安娜女士是时尚史上的基准,先后任职于美国著名时尚杂志,并在20世纪中叶成为引领时尚的时尚界太后。后来,她还在大都会时尚博物馆担任特别顾问,开创了一种新的时装表演形式。初看戴安娜的长相,下垂的眼角,全部梳向脑后的短发,猩红的口红、重色的腮红,与时尚电影里美丽优雅的主编形象格格不入,甚至可以用“丑”来形容。但正是这样一个并不美的“女魔头”,创造了时尚界最美的神话。

戴安娜·弗里兰女士,这样一个美学与浪漫打了一辈子交道的人,于1903年9月29日出生于世界的浪漫之都——法国巴黎。家室富裕的她,小时候就受到良好的艺术熏陶,二十世纪初最著名的芭蕾舞者迪亚格列夫和斯拉夫·尼金斯基 是她父母的朋友,常常去她家里做客。这样优渥的资源条件也为她往后的时尚审美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但是人无完人,戴安娜·弗里兰的童年并没有因为这样优渥的物质条件而美好起来,她长相一般,对母亲的看法,仅仅是“我羡慕她的美貌。”而对于她的母亲来说,戴安娜·弗里兰不过是丑陋的小怪物,这一度成为她童年里最阴暗的回忆。

但是追求美的她并没有因为这些伤害放弃自我,反而努力把自己打扮成世界上最时髦的女孩,享受着音乐舞蹈的熏陶。19岁的时候,她进入了纽约社交名媛舞会,还被评为“最有魅力的名媛舞伴”,命运让她遇到了生命中的白马王子——里德·弗里兰,在21岁那年,两人结为夫妻。戴安娜·弗里兰说过:他每天下班回家,我不是在浴室就是在化妆,努力让自己活得漂亮。

戴安娜·弗里兰第一次知道时尚这个概念,是在和丈夫一起移居伦敦之后。一次偶然的机会,她结识了Coco Chanel,就是大名鼎鼎的香奈儿女士。两人一见如故成为了亲密的好友,她们常常在香奈儿小姐的私人工作室里搭配衣服。她说过:“可可真正拥有二十世纪的精神,并且带动女人们应该怎样生活。”与此同时,戴安娜自己也在伦敦做起了内衣生意。连辛普森夫人也曾去过她的店里,“为一个特别的周末”订购了三套内衣。

如果说之前的这些都是在为她步入时尚行业奠定基础,那么戴安娜·弗里兰真正踏入时尚圈还要感谢一个人,她就是杂志《Harper’s Bazaar》(时尚芭莎)主编卡梅尔·斯洛夫人。在一次舞会上穿着Chanel套装在舞池跳舞的戴安娜·弗里兰引起了卡梅尔·斯洛夫人的注意,卡梅尔·斯洛夫人很欣赏她的着装品位,并邀请戴安娜到《Harper's Bazaar》(时尚芭莎)工作。当时胆怯的戴安娜·弗里兰说:“但是我从来没有工作过,我从来没在午饭前打扮过自己',她说'但是你看起来好像对服装很有想法,为什么不试试呢?”“为什么不试试呢?”这一句话也成为了戴安娜·弗里兰在《Harper's Bazaar》的著名专栏《为什么不…》的由来。

32岁的戴安娜·弗里兰因为这个奇妙的际遇开始了她正式的时尚之旅。4年后,戴安娜·弗里兰正式成为《时尚芭莎》的编辑,引来了属于自己的时代。她给这本杂志注入了新的活力,给时尚带来了浪漫和梦想。她超凡脱俗、不拘一格的时尚理念,奠定了“芭莎风格”,将自己独特的美学引入芭莎,制造了一个又一个经典的时装专题。在那里她一干就是23年。

60岁时,她转投知名杂志《Vogue》的怀抱,来到《Vogue》后,这位时尚太后开始了更疯魔的时尚事业。在职期间,戴安娜·弗里兰将时尚与各领域巧妙的融合,发掘了美学领域更多的可能性,创造了《Vogue》的黄金时代。她摒弃其他杂志只在棚内拍摄的做法,第一次将摄影师、模特团队输送到世界各地,让读者的眼睛跟着四处旅行。但是正因为她天花乱坠的想法,导致过度的金钱支出,她意外的被解雇了。

这时已经62岁的戴安娜·弗里兰并没有放弃时尚行业,转身接受了大都会博物馆馆长邀请,做大都会博物馆服装学院的特别顾问,这一干又是12年。戴安娜·弗里兰以一年一场的速度制作了12场无与伦比的时装展,将自己对于时尚行业的所有灵感都注入了这些展览。她骄傲地说:“来到这里,我做到了一件事,那就是把人们带进了博物馆!”这一年一度的展览,最后演变成了如今的“时尚奥斯卡”Met Gala。

她这一生,她极其推崇牛仔裤和比基尼,让这两件单品彻底被大众接受。她还有一双发现独特的美的眼睛。在职期间挖掘了多个特立独行、魅力非凡的模特,其中有我们所熟悉的:风华绝代的劳伦·白考尔、80岁还活跃在T台的卡门等等。她还开创了时尚领域的缺憾美,宣扬女性的自信自由。她鼓励每一位模特展现出自己的特色:“假如有牙缝,就让牙缝成为最美的特点;身材高的话,就穿高跟鞋尽量更高;脖子长要现出来,别驼背;鼻子长,就抬头让它成为你的特色。” 她曾经跟摄影师叫嚣:“怎么没有人对模特脸上的雀斑感兴趣,真是令人失望!”这一些理念都对后世时尚业发展影响颇多。

1989年,这位传奇的时尚太后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但是她不朽的时尚教主地位,会一直被后世铭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