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仁杰如何破解他生命最后一年的最后一案?

原标题:狄仁杰如何破解他生命最后一年的最后一案?

在《新唐书·狄仁杰传》中,曾这样介绍狄仁杰:“仁杰,仪凤中为大理丞,周岁断滞狱一万七千人,无冤诉者”。狄仁杰在唐高宗仪凤年间,担任了大理寺的老大,他在一年内判决处理了大量积压案件,涉及人数多达17000人,没有一个人提出过冤诉。

足智多谋、料事如神、刚正不阿的狄仁杰,在仕途上也是一路高升,他先后做过主管全国财政的度支郎中、掌管皇帝出巡食宿事务的知顿使、管理全国工程事务的冬官侍郎,也曾两度出任地方州县刺史。从中央到地方、从地方到中央,狄仁杰在不同的工作中展现了过人的本领,最终升迁至宰相之位。

官至相位的狄仁杰,却在武周长寿元年(公元692年)遭到来俊臣等人的诬告而下狱。幸运的是案件得到了武则天的亲自过问而真相大白,但狄仁杰却因曾为保命承认自己“谋反”而被武则天处罚到底——被贬至彭泽担任县令。别人是从士兵到将军的进步,偏偏狄仁杰是从宰相退步到县令,此时的狄仁杰却拿出“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精神,继续为了武周政权任劳任怨。

直至5年后(公元697年),由于河北冀州暴乱,狄仁杰再次被武则天拜为宰相。在朝堂之上,狄仁杰总领文武百官,士、农、工、商、兵,他无不涉及;四境安危、百姓福祉,他五不关心。兢兢业业的狄仁杰,也成为武则天最得力的助手。

其实,狄仁杰真正展现自己“神探”本领是在升任宰相之前,但其一年断案涉及17000人,且无一冤假错案的记录,足令世人震惊难忘。作为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帝国宰相,狄仁杰自然不会以宰相身份去做地方县令该做的事情,但有一个人,却让狄仁杰放下宰相身份,亲力亲为去破解疑案。这个人,就是武则天。

因为狄仁杰自入仕起就一直为为唐、武两朝而殚精竭力,他一度想辞官归家,回到位于并州(太原)的狄府安享晚年。请辞数次,武则天不是回避,就是拒绝。就在狄仁杰准备放弃时,武则天却同意他致仕,且要求他务必归乡,不得去往他处。

狄仁杰大喜过望,也未曾多想武则天为何提出如此要求,便率领家仆离开长安,日夜奔波回并州。

此时的并州刺史,也是狄仁杰的儿女亲家陈松涛,却在并州城中四处安插暗桩,使得并州内外暗影重重。武则天同意狄仁杰辞去相位,也正是因为陈松涛的诡谲异动!

当狄仁杰回乡之时,陈松涛已经悄然在并州为狄仁杰布下天罗地网……

这一年,是帝国宰相的最后一年,奠定了武周重归李唐,乃至盛世大唐的繁荣基础。五年后,狄仁杰门生张柬之、桓彦范等发动“神龙政变”,81岁的武则天黯然退位,李唐重掌天下;十年后,李隆基发动“唐隆政变”,在狄仁杰门生姚崇、宋璟的辅佐下,开启开元盛世的繁荣局面,将大唐推向顶峰。

这一案,是千古神探的最后一案,涉及武则天、唐睿宗李旦、唐玄宗李隆基,三位帝王的帝位更迭;案件之大、之奇、之险、之悬,动人心魄:沙漠迷宫、童谣杀人、雪地密室等27桩诡谲谜案,需狄仁杰用积淀一生的智慧去破解。

这一案后,狄仁杰星坠长空、与世长辞。政权尚未回归李唐,他的政治抱负还未实现;奸佞当道,门生仍处在危险之中;父子失和,他对家庭仍有牵挂。于国、于家、于人、于己,依然有太多遗憾,令他在生命的尽头难以释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