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龙白兰度的劳力士值不值1个亿?

原标题:马龙白兰度的劳力士值不值1个亿?

​马龙·白兰度的劳力士要上拍卖会了,这个新闻让我们马上联想到2017年10月,保罗·纽曼的劳力士拍卖会上获得近1.2亿人民币天价的往事。

不久前,富艺斯拍卖行和其钟表拍卖伙伴Bacs&Russo宣布了这一消息,他们计划于2019年12月10日,在纽约举办一场名为“Game Changers”的钟表专场拍卖会。

拍品将以不同领域重要“改变者”所拥有的时计为主,其中一枚便是马龙·白兰度曾经在电影《现代启示录》里所佩戴过的劳力士GMT腕表。

Marlon Brando《现代启示录》剧照@Mary Ellen Mark

马龙·白兰度与保罗·纽曼,都是上个世纪中叶的好莱坞男神,人帅有才华,明明靠脸可以吃饱饭,偏偏又都以过人演技获得过各种影帝。

甚至马龙·白兰度名气还要更大些,影迷无人不知“教父”,那么是不是又一块价格过亿的劳力士就要诞生了呢?

01

-

12枚失踪的极致腕表

国外知名钟表网络媒体Hodinkee的创办者、钟表媒体人Benjamin Clymer,五年前曾经撰写过一篇名为《12枚失踪的极致腕表》的文章,作为资深表迷总结了他眼里最有影响力的12枚失踪腕表。

很巧,保罗·纽曼本人那块劳力士“保罗纽曼面”迪通拿,马龙·白兰度扮演上校Kurtz时所佩戴的这块劳力士GMT腕表,又都赫然在列。

保罗·纽曼佩戴劳力士迪通拿

Benjamin眼中这12枚极致佳作,还有毕加索曾经佩戴过的一块积家和一块劳力士,古巴前总统卡斯特罗佩戴过的劳力士,奥尔德林戴着踏上月球的欧米茄超霸,宝玑大师当年为那不勒斯王后制作的第一枚腕表等。

1969年7月21日,巴兹·奥尔德林佩戴欧米茄超霸登上月球

政治家,大艺术家,电影明星,登月……表款要么曾与近代历史上极为有名的人物有关,沾上名人光环,要么表款本身就是明星,12枚失踪腕表价值不菲。

后来大家都知道了,2017年的时候,保罗·纽曼的女儿和其前男友一起,把保罗·纽曼那块“保罗纽曼面”迪通拿从保险柜里拿出做慈善拍卖,最后这块表以超过1700万美元天价被拍出,成为史上最贵腕表。

更有意思的是,与保罗·纽曼的迪通拿经历十分相似,马龙·白兰度也把他这块GMT腕表于1995年送给了女儿Petra Brando,后来这块腕表又被Petra送给了丈夫Russel Fischer,此后一直被Russel珍藏,从未佩戴过。

Petra with Marlon and Russel Fischer taken in May 1998@Petra Brando

拍卖行资料还说,那时马龙·白兰度的女儿正要去南加州大学继续攻读法律,他还写了一封信鼓励女儿:“这枚劳力士GMT就像一辆坦克,但愿你能做任何你想做的事,并持续下去。我希望这枚腕表能时刻提醒你,我以你为傲。”

这枚GMT腕表保持着良好的原装状态,表盘、指针、表镜以及表壳都未更换或者维修过,微微泛黄的夜光时标带着岁月痕迹。更为重要的一点是,当年拍摄电影时,马龙·白兰度刻意移除了表圈,所以这块表并没有普通GMT腕表上的双色24小时刻度圈。

马龙·白兰度的劳力士GMT腕表@富艺斯

表底盖上,还有马龙·白兰度亲手雕刻的“M. Brando”签名,字体雕刻虽然不完美,但也正凸显出此枚腕表的唯一性和特殊性。

马龙·白兰度的劳力士GMT腕表底盖签名@富艺斯

目前拍卖行还没有给出具体的估价,富艺斯钟表部门负责人Paul Boutros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粗略地估计这块表起拍价格至少是六位数。

02

-

“教父”的另一枚劳力士

六位数的拍卖价格,大概是数十万美元吧,与保罗·纽曼那块劳力士迪通拿可是差了两个数量级,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保罗·纽曼那块迪通拿引领了一个系列劳力士古董表传奇,而这个系列的命名就是“保罗纽曼面”迪通拿。

保罗·纽曼的保罗纽曼面.@富艺斯

过去二十多年间,这批上个世纪六十七年代的特殊盘面迪通拿腕表,成为表迷和收藏家们追捧的明星,价格从数千美元一路上涨至数十万美元,品相好、有故事、可能唯一的表款更是上百万美元不止。

2019年5月春拍上的保罗纽曼面迪通拿,拍价数十万美元不等@苏富比

而保罗·纽曼本人那块才是这一系列的开端和终极,所以才会成为最贵腕表。然而古董劳力士GMT腕表并没有像“保罗纽曼面”这样的系列,马龙·白兰度那块也没有类似意义,它的价值主要还是在于马龙·白兰度个人。

刚好,前不久另一枚据称是马龙·白兰度曾经拥有的劳力士腕表被拍卖,可以作为这块GMT最终拍卖价格的参考。

那是一枚劳力士日志型腕表,今年五月份在一家美国线上拍卖网站上拍出,那是一家以拍卖好莱坞明星相关物品为主的网站,这块日志型腕表起拍价格2600美元,最后成交价格4万美元。

据说是“教父”的劳力士DJ腕表

据送拍的腕表主人称,这枚劳力士是马龙·白兰度在1973年奥斯卡奖上获赠的礼物,那一年他凭借《教父》中黑手党首领维托·唐·柯里昂一角,获得第四十五届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

与现代钢款日志型的18K白金牙圈不同,这枚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腕表的牙圈是不锈钢材质,重点还在表壳底盖上,刻有“Vito’s ”和“MB”字样,分别代表《教父》里的角色和马龙·白兰度本人。

“教父”的劳力士DJ腕表底盖签名

后来,马龙·白兰度把这块表送给了提名1976年奥斯卡奖最佳设计师奖的Patricia Norris,他们那时正在谈朋友。2015年Patricia Norris过世后,该表主从其家人手中买走了这块劳力士日志型腕表。

故事看起来很清晰流畅,不过除了这位表主亲手书写的这封情况说明信外,并没有其他资料可以证明这块表上述经历完全属实。

“教父”的劳力士DJ腕表说明信件

但从拍卖结果看,4万美元,超过起拍价格15倍成交,买家显然还是冲着马龙·白兰度去的。

而即将在富艺斯上拍的这枚劳力士GMT腕表,有马龙·白兰度的女儿女婿亲自作证,应该没有人会怀疑它的真实性。

如果人们对于马龙·白兰度的腕表热情不减,按照Paul Boutros预测起拍价10万美元来估计,那么该劳力士GMT腕表最终应该能获得超过150万美元的成交价格。

03

-

聪明的拍卖行

保罗·纽曼和马龙·白兰度的这两枚劳力士,失踪了二三十年,为什么会在今天出现呢?

可能现在正是劳力士运动腕表获得较高拍卖价格的最好时机。

一方面,过去十多年间,古董表市场持续升温,明星产品价格不断走高,以劳力士迪通拿和百达翡丽计时万年历为代表,可以翻看我们过去的文章报道了解更多,《1.18亿,传奇劳力士落槌,超百达翡丽成史上最贵腕表》。

另一方面,可以说受到古董拍卖市场影响,也可以说运动风潮本身流行,现代运动款腕表这些年成为市场主流,尤以劳力士、百达翡丽等品牌钢款腕表为热。

2019年6月,一只5711/1A在苏富比纽约拍出7.5万美元@苏富比

2016年巴塞尔展,劳力士以陶瓷圈替代钢圈,推出新款黑白盘面两只钢款迪通拿腕表,是这一轮劳力士运动表热潮全面化的起点,尽管此前绿玻璃、陶瓷圈绿水鬼等表款也陆续有难买的景象。

过去这几年里,迪通拿、潜航者、GMT II、海使等运动表款系列一个接着一个呈现一表难求的局面,二级市场价格越走越高,甚至连钢款Sky Dweller这类非运动款在品牌专卖店里也不容易拿到现货。

2019年5月,一只钢款迪通拿日内瓦拍卖3万瑞郎成交@苏富比

尽管新千年后各种榜单上劳力士一直被认为是价值最高的奢侈腕表品牌,但像今天这样全民皆追劳力士的局面还真未曾有过。

这也使得劳力士品牌影响力和价值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英国老牌评级排名机构Brand Finance将劳力士列为2019年十大最强势品牌第七位。

没人能够准确判断运动腕表未来走势如何,但是在当下,把保罗·纽曼和马龙·白兰度这些大明星曾拥有的劳力士挖掘出来拿上拍卖场,绝对能够获得比以往更能令人满意的价格。

准确抓住时机,抓住明星产品,这正是富艺斯拍卖行和Bacs&Russo厉害的地方,也是他们在短短几年间成为钟表拍卖市场明星的原因。

与马龙·白兰度GMT腕表同场拍卖的拍品中,还有一枚属于大明星的劳力士——美国高尔夫球星杰克·尼克劳斯的星期日历型黄金表款。

杰克·尼克劳斯的劳力士星期日历型@富艺斯

国人对高尔夫球可能不太熟悉,但杰克在美国接近“家喻户晓”,他绰号“Golden Bear”,1960~1970年代二十多年间,获得了18次冠军。

找到各个领域的“Game Changer”,富艺斯纽约这场拍卖会,在美国一定会获得更广泛的关注。

“Golden Bear”佩戴劳力士星期日历型腕表

杰克这枚劳力士腕表,是1967年他获得第12个冠军头衔时劳力士赠送给他的礼物,拍卖全部所得都将通过杰克名下的慈善基金会用于儿童慈善。

更有趣的是,届时按比例收取的拍卖佣金,也将被富艺斯和Bacs&Russo捐给该项慈善基金。无偿执槌,善举之外,拍卖行也将获得更多眼球,获得更多市场影响力和新客户。

04

-

了解一下“二级市场”

拍卖,特别是价格高昂的古董拍品,离我们普通表迷很远,我们更关心离我更近的现代表款,然而运动腕表实际价格已经翻倍甚至更高,也给普通表迷们带来了些许困扰。

对于当下火热品牌的火热运动款,我们该弄清楚两个问题,一个是我们真的是出于喜欢才要去买还是出于追热门的心态?

不同人群的答案可能大不相同,有人是真心喜欢,有人是要追求流行风尚,也有人想在这个风潮里赚一些钱……

另一个我们需要认清的问题是,如果我们真心喜欢某款运动表,应该怎么买呢?或者说真的要付出两倍公价去买吗?

先说明一个基本概念,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

一级市场,就是钟表品牌专卖店和授权经销商。当下这个时候,不管是专卖店,还是集合店专柜,热门表款基本上都是没有现货,而按照正常的逻辑和流程,我们只要登记信息,预订表款,排队等待,再等上数月或者数年,以正常价格买到这块表。

二级市场概念更为复杂些,前面提到的拍卖会是二级市场,一些线上交易平台也是二级市场,线下个人卖家也属于二级市场……从那些非品牌官方授权的地方购买,差不多都属于二级市场行为。

一枚2015年产5711/1A,2019年4月伦敦拍卖5万多英镑@苏富比

而二级市场上的腕表,有原装新品,也有使用过的二手腕表,还可能有其他的种类,实际价格也会根据产品的不同状况和买卖双方博弈略有差异。

而我们现在看到的大部分“超公价”等现象,都是在二级市场上发生的事情。

其实,对于劳力士和百达翡丽这些品牌来说,他们的现代新产品在二级市场上表现这般火热,是一件喜忧参半的事情。

供不应求是好事,证明自己产品受欢迎、品牌价值高,后续生产和销售不用愁;而另一方面,也会有不太好的反馈声音,比如被批评“饥饿营销”,或被误解成操纵市场,等等。

一枚2015年绿水鬼,2019年6月纽约拍卖1.75万美元@苏富比

永续经营是每一家公司追求的终极目标,任何一家伟大的企业,都不会为了眼前利益而做不符合长远发展的行为,企业家们都会想尽办法解决那些不好的事情。

斯沃琪集团就在最近的半年报里表示,集团不向欧洲和中东等地的灰色市场经销商妥协,不惜上亿成本打击灰色市场行为,以求换得全球市场的长期稳定发展。

而我们这些普通的消费者和表迷,要理性、冷静面对自己喜欢的这些腕表,选择适合自己的渠道和方式,让兴趣爱好带来更多愉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