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零食柜:零食消失,只剩货架

原标题:办公室零食柜:零食消失,只剩货架

办公室里的零食柜又被称为无人货架,曾被视为无人零售行业的又一个突破口,也是诸多资本追逐的风口之一。哪成想,几年时间过去,办公室零食柜逐渐退出,再不复当年荣光。

零食消失,空剩货架

小A记得,办公室里曾经有三个无人货架,而如今,只剩下一个无人货架了,另外两个陆续撤走了。仅剩的货架,零食与饮品越来越少,同事们也越来越嫌弃这个零食柜,几乎都不到无人货柜那边买东西了。

还记得办公室刚开始放置无人货架的时候,大家都觉得新鲜有意思,买东西不用下楼了,再加上新注册用户的大额优惠券,相当于打半折,大家肚子饿的时候,都会在无人货架里翻翻,买点吃的。第一个货架出现不久后,又来了第二个,不久后又来了第三个。

“100多平的办公室塞了三家无人货柜,员工还是那些员工,也不会爆发式增长,哪里就用得了那么多的货架呢。“小A觉得这三家货架完全就是来抢占地盘的,根本就没有考虑过实际情况。

无人货架主要是放置在办公室内部一个小型货架,其核心主要是在办公室里摆上一个零食货架,不需要售货员,贴上二维码,办公室白领们根据自己的需要挑选零食并进行自助付款,一次交易就完成了,简单便捷,堪称再造一个新的消费场景。最开始是无人货架主要是放置一些保质期较长的常温食品,后来逐渐上架一些水果以及便当熟食,货架本身也在不断升级,由最开始放置付款二维码到智能锁柜、摄像头安装等。

无人货架最开始的设想很理想。借助办公室的封闭场景,同事之间的熟人关系,再配以邀请优惠券等,能够获得大量的精准流量,而这些流量则意味着,可以收集用户的消费数据,搭建新的办公室消费场景。一旦布局成成,流量与业务在手,无论是接手品牌营销还是实现货架盈利,都具有非常大的想象空间。

新的商业机遇仿佛就在眼前,无人货架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资本看到风口,也为无人货架进行了资金加持。无人货架繁荣之时,一年涌现出几十甚至上百家,投资者也疯狂往里砸钱。而现实浇息了资本疯狂的火焰无人货架很快迎来瓶颈期。

几年过去,资本退场,无人货架凋零,有多少人能记住那年大热的无人货架品牌名称呢?

一段辉煌的历史

无人零售一直是巨头玩家们探索的市场,自动贩卖机、无人超市以及无人便利店都属于这种类型。2016年,马云提出“新零售”概念,无人零售随即也成为被关注的焦点,无人超市和无人便利店也火了一段时间,若是无人模式能够正式实行,无人零售的线上线下业务模式都会发生改变。

相对于其他几个类别,无人货架出现得相对较晚。无人货架始于2015年,兴盛于2017年,而到了2018年,无人货架后继无力,大部分玩家逐渐销声匿迹。如今,只有每日优鲜、小e微店等头部玩家还在苦苦坚持。

2017年是无人货架辉煌的一年。据不完全数据统计,2017年就有30亿资产涌入无人货架,投资者动辄几千万乃至几亿的钱砸进去,给了无人货架公司一种美好的幻觉——他们抓住了一个前景无比灿烂的风口。

2017年,无人货架头部玩家融资数据:

每日优鲜便利购融资近2亿美金;

小e微店融资2亿;

果小美融资近4亿;

猩便利同样融资近5亿;

7只考拉融资超5000万

......

大量资金的涌入,也给了更多创业公司希望,他们纷纷抓住机会入场。2017年,平均每个月都有2~3家公司加入无人货架赛道,企图分一杯羹。

繁盛之期,玩家们信心满满,果小美曾宣称,2018年将铺设100万货架;便利蜂则在成立之初,就打出了“1年100家”的旗号,全国要开出10000家店;而每日优鲜便利购也宣称2018年铺到30万个点位,占据市场30%以上的份额。共享单车解决出行三公里,快递柜解决货物一公里,办公室零食柜则是想解决办公室一百米。

照例,这又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却惨烈异常,输家将会从场内消失。玩家们拼了命抢占市场,在各大写字楼里塞入自己的货架,仿佛货架数量就代表了市场量,就代表自己能够翻盘的实力。

难以盈利

资本逐利,无一例外。投资者们对无人货架进行了大量投资,自然对其盈利模式倍加关注。

哈米科技CEO赵文强曾表示,无人货架的初始成本在1000-1500元左右。如果以果小美运营为例,理想状态下,每月流水为2000元,毛利率在30%左右。假如铺设100万架货架,初始成本需要百亿级以上,而盈利是否能够做到覆盖成本,显然,有点难以做到。而成本内还没有包括仓储物流、货物丢失等成本。

2017年4月,果小美创始人阎利珉曾就无人货架进行过小范围调查,30多人的办公室内,一个无人货架一季度销售额8000元,损失率仅约3%。但实际上,无人货架的商品损耗率远超这个数字。没有监控的货架,随意摆放的商品,付款二维码算是唯一带技术的设置了。

小A记得无人货架入驻办公室不久后,听到同事在办公室里提醒大家,在无人货架上买东西要付款,不要随便拿,那是要付费的。原来,无人货架上的商品总是会莫名少很多,并且是没有付款的状态下拿走的。有人说是其他部门路过拿的,事实究竟是怎样,大家谁也不知道。

开放的货架,是考验人性的,人都会有占小便宜的心理,尤其是在无监管情况下,不拿白不拿。货损率是无人货架的致命缺点,如果不能有效控制商品损耗率问题,就会面临大幅亏损。

小A记得后来有无人货架安上了智能锁,只有付款后才能开锁拿商品,但实际上,即便安上了智能锁,货架里的商品还会面临丢失的情况。

与共享单车有些不同,无人货架牵涉的环节更多,供应商、场景方、消费者、物流链等方关系,开设无人货架,就要保持多方关系同时高速运转。一旦有一方停下,无人货架就会崩溃。

再加上无人货架的定位“办公室零食柜”,实际上市场有些限制。无人货架只能在封闭的办公室进行放置,商品数量有限,办公室又总是相同的一批人。此外,无人货架商品选择太少,他们就会失去对商品的新鲜感。根据艾瑞《2017年无人零售行业研究报告》的数据,无人零售市场中开放货架累计落地2.5万个左右,整体市场规模为3.0亿元,预计到2020年方能突破百亿量级。

回过头再看无人货架,在同业恶性竞争以及外卖、便利店等多方围攻下,2020年,怕是难以达到百亿量级了。

风口之后,究竟还剩下什么?

“刚开始的时候,无人货架的线下送货人员来得挺勤快的,好像是一两天一次,到后来就越来越拖,一两周才来上架零食。“小A说道,现在里面的零食越来越少,上次还有同事买到了过期食品,同事之间相互提醒不要去买了,担心吃坏东西。

从信心满满塞满商品等待白领们来购买,到现在零食柜里零食清空,空留货柜,前后不过几个月时间。小A的公司不在北上广深那些大城市,无人货架进入有些晚,2017年末无人货架入驻,2018年中旬的时候,无人货架就是陷入运营不良的局面了。一切看起来似乎特别快,各家无人货架上赶着围攻办公室,大部分又因为运转不良败下阵来。

在无人货架这条赛道上,起点时,创业者与投资者都踌躇满志,希望早点进入加速阶段,在弯道赶超竞争对手。基于抢占市场,抢占流量,就能为后期盈利带来巨大空间的理念,一家家无人货架开始了烧钱大战。一如当年的快滴与滴滴,摩拜与ofo,让用户享受到了不用花钱的出行。只是如今,滴滴独大,成了打车领域里的老大;反观摩拜与ofo,摩拜被美团收购,沦为美团引流的工具,ofo则再无翻身之可能。

今日,再来观摩无人货架的轨迹,很难说不是下一个“共享单车”。相似的开始,相似的路线。一个新的市场出现,创业者与投资者扎推往里钻,生怕错过了风潮,在全员的的疯狂之下,理智荡然无存。创业者想的是跑马圈地抢市场份额,投资者想的是先花钱抢份额再从市场赚回来。只是风口之上,哪有那么多的好运,一旦没站好掉下来,前面的付出便烟消云散。

风口不再,资本退去,无人货架除了货架,仿佛什么也没留下。

(图片来源于摄图网,文中小A为化名)

作者:云掌财经网(ID:yzcjapp)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