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基“太子”入局,酷派能否被地产救活?

原标题:京基“太子”入局,酷派能否被地产救活?

投稿来源:糖水谈资

酷派作为国内前四大手机产商,在与360反目、贾跃亭出走之后便一落千丈。2016-2018年酷派累计亏损近75亿港元,机构易方达给与旗下基金持有的酷派股份0的估值。

两年时间可以发生哪些事情?华为手机19年一季度以5843万的销量超越苹果荣登全球第二,OPPO加VIVO也以5730万销量排名第三。小米虽手机销量屈居第五,但也发展成了全球最大的物联网产品(IOT)品牌,市值超过2100亿港币。但对于酷派而言,只有苦涩的连续亏损,以及复牌突破新低的股价。

行情来源:华盛证券

2019年7月19日,酷派集团迎来两年后首次的复牌,开盘价仅为0.28港元,暴跌幅度达61.11%,市值蒸发超22亿港元。酷派现状虽惨,但也曾经相当风光过。靠着BB机起家的酷派,曾经是第一个推出双卡双待的手机品牌,比苹果可早了近12年呢。

2012年到2014年,可以说是酷派巅峰时期了。从2012年开始,酷派销售额突破百亿,一跃成为中国增速最快的手机厂商,占中国手机市场整体份额约10%,在国产手机中排名前三。同年8月,公司与美国运营商成功合作,产品顺利打入北美市场,并于年底成功突破欧洲市场。其产品远销美国、印度、东南亚、中东、非洲等国家和地区。这三年中,酷派销售额突破300亿。然而形势一片大好之下,酷派缘何开始走下坡呢?

360、乐视“纠葛”往事,财务上看经营危机

酷派的衰落源于对运营商定制的过度依赖。

实际上2012年市场份额前四的手机厂商“中华酷联”,现在硕果仅存的只有华为,或多或少也是源于这个原因。2014年,国内三大运营商受政策影响纷纷减少对定制机的补贴,而手机销售近9成依赖定制补贴的酷派销量大减。华为、小米凭借自身强大的产品力在此时乘机也开始疯狂地抢占市场。

数据来源:wind,华盛证券

酷派面对这样的景况,也在积极求变。2014年底酷派把旗下的互联网手机品牌“大神”剥离出来与奇虎360成立合资公司奇酷科技,一起造手机。但其后贾跃亭的乐视又多次入股酷派,甚至在2016年6月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荒诞的“一女嫁二夫”在现实中上演,而酷派的危机也随着贾跃亭的资金链断裂开始爆发。2016年-2018年酷派三年分别亏损43.8亿、26.74亿以及4.09亿,总亏损超过75亿港元。而在乐视入主前的2015年财报,酷派仍有盈利23亿港元。

尽管这两年,酷派出售了不少土地以及和开发商来联合开发,希望能解燃眉之急。像2017年酷派靠出售地块获得人民币4000万元;2018年7月份酷派连续卖掉两个地块,以1.18亿港元的价格出售位于深圳的投资物业,并以1.2亿港元的价格出售旗下一家全资附属公司80%的股权。2019年4月25日,酷派宣布将西安一块地皮以2.36亿元出售。

但根据2018年财报数据,酷派资产负债率高达86%,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1.48亿元,应收款却有6.81亿元,5年前的6千多名员工到现在仅剩647名员工。让人对于其能否正常经营都感到担忧。

京基系入主,意在土地?

2018年1月4日,乐视先将其持有的17.83%的股权转让至威日创投,成交价8.08亿港元。根据酷派年报显示,威日创投由深圳地产商京基集团创始人陈华的大公子陈家荣控股,之后,陈家荣又将持股转让至其弟陈家俊手中。2019年1月,陈家俊被委任为酷派执行董事兼总裁,酷派董事会已焕然一新,再无原酷派和乐视背景的人员。

数据来源:wind,华盛证券

陈家俊据酷派年报介绍,是一名90后,当前27岁,拥有南加州大学金融硕士学位。在加入酷派以前,陈家俊曾在京基百纳商业管理公司担任副总裁。一家地产公司控股手机公司,能让酷派重获新生吗?

京基的入主也许为的是酷派持有的大量土地资源。酷派集团在郭德英时代就置办了大量优质土地,主要包括超过3万平米的深圳南山高新产业园酷派信息港地块,以及占地面积超10万平米的东莞松山湖地块等。据测算,就这两块“热门”土地就价值超过100亿元,另外酷派集团还在西安、河源、郑州等地拥有多处土地。这不禁让人猜想京基的入主,会将酷派的主业转型为房地产开发吗?

结语

酷派集团在2018年年报的时候,仍然强调其主营业务是开发和销售智能手机。但面对有着强大实力的华为、OV以及小米竞争下,酷派要争取一席之地需要投入大量资本在研发和市场渠道领域。相较而言,利用京基的地产开发经验帮助酷派摆脱困境似乎是明智之策。只是5G技术带来的时代机遇将至,如果作为往昔手机巨头的酷派放弃,不禁让人一声叹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