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顶格罚单”后 保险师App前途未卜

原标题:遭遇“顶格罚单”后 保险师App前途未卜

互联网保险套利时代终结,“保险师App”还有多少变现空间?

移动互联网时代,APP是产品与用户之间形成消费关系的重要渠道,也成了线上线下连接的天然枢纽。金融圈里,这个逻辑一样适用。只是,相较于银行与证券,保险公司在移动应用布局方面略显滞后一些。

新浪金融研究院注意到,保险类App之所以冷门,除了架构同质化、使用体验不佳等普遍原因外,还有实体公司连接第三方科技平台套利边缘化的问题。

以“保险师App”为例,新浪金融研究院查询华为应用市场发现其安装次数为3441万次,排名居前。但其综合评分仅为3.5分,其存在问题包括“交易助手不能删除容易泄露个人信息”、“产品不功能不佳”、“安卓9.0系统闪退”等。

最近几年,业内也是普遍质疑“保险师App”存在利用“技术服务费”变相向注册用户支付佣金的行为。

套利时代终结:“保险师App收罚单”

在2018年夏天,“保险师App”迎来了一张罚单。这张罚单的背后,让很多保险从业者嗅到了监管层对互联网保险的态度变化,从“宽容”到“严格”的转变。

2018年7月4日,浙江保监局公布针对“微易保险经纪有限公司”(下称:微易保险经纪)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处罚原因是“保险师APP”促成保险经纪公司“编制虚假资料”。

图:浙江保监局

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因存在“编制或者提供虚假的报告、报表、文件、资料”的行为,微易保险经纪被浙江银监局罚款50万元,并撤销负责人任职资格。彼时,业内人士直言,这是对“编制虚假报告”行为的顶格处罚。

据了解,微易保险经纪通过“保险师App”注册用户推广保险产品,推广流程完成后,科技公司通过人力资源服务外包公司,向相应的用户支付约定的“推广费”。

图:浙江保监局

2016年6月-2017年12月,微易保险经纪按照“保险师App”获取保费的27%的比例结算费用,并向科技公司支付费用,共涉及保费6.83亿元,费用结算金额为1.84亿元,实际付款金额为1.63亿元。科技公司向微易保险经纪开具发票1748份,发票金额1.84亿元,发票内容均为“信息技术服务费”。

上述费用中,微易保险经纪通过“主营业务成本-技术服务费”科目列支1.84亿元,抵扣增值税-进项税1044万元。值得注意的是,该技术服务费中,科技公司仅有1.46亿元用于“保险师APP”的研发及经营支出等技术服务内容,其余3829万元用于支付“保险师”注册用户的推广费。

浙江保监局因此认定,微易保险经纪构成了”编制或者提供虚假的报告、报表、文件、资料”的违法行为。

当事人微易保险经纪及CEO王玮华提出了陈述申辩,但浙江保监局对陈述申辩意见进行了复核后,决定不予采纳。当事人也未在法定期限内未提出听证申请。

现阶段,诸如“保险师App”这类具有保险产品推广、返利功能的第三方科技平台不在少数,其中也有保险公司或者保险中介公司直接或间接设立。“微易保险经纪”的行为被定义为“违法行,”几乎给所有的保险经纪类公司敲了一记警钟。

监管趋严,“保险师App”如何“变现”?

一直以来,我们的保险销售路径以保险代理人、银行保险渠道、兼业代理渠道、经纪代理渠道、电话销售渠道、互联网保险六大渠道为主。

在这六种渠道中,保险代理人的规模在近几年呈持续增长的状态。《2018年中国保险行业人力资源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我国保险营销员(含代理人)规模达到806.94万人,较年初增加149.66万人,较年初增长22.77%。从2010年以来的7年时间,保险业营销员的数量就增加了1.5倍。

保险代理人的规模攀升并不是毫无根据。由于保险产品的个性化程度较高,尤其是对于重疾险、年金险等复杂的产品,更需要代理人当面细致的讲解。

尽管保险代理人的规模庞大,但是也其有行业通病。从业门槛很低,竞争激烈,队伍良莠不齐等等。很多保险从业人员素质不高,为了完成销售,不可避免地出现“销售误导”情况。所以破局的重中之重还是保险代理人如何持续接受培训的问题。

踩着这个节点,以一站式服务保险代理人为定位的“保险师App”出现了。

图:制图

2015年5月,“保险师App”正式上线,蹭着互联网的东风步入快速发展期。截至目前,保险师的积累注册用户为968万。看似漂亮的数据背后,不乏业内人士的质疑:政策擦边球?还有多少增长空间?

图:“保险师App”运作模式简图绘制

据了解,“保险师App”其由杭州微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研发。公司创始人王玮华、陈晓均拥有10多年保险从业经验,历任平安人寿,中国人寿(601628)的相关负责人。在该APP上,保险代理人可实现一键生成计划书、各大保险公司产品及相应条款随时查等功能,保险代理人利用该App出单还可以获得相应的推广费用。

新浪金融研究院查询华为应用市场发现,评论中有用户在力推该App的同时,还有部分人在吐槽。从用户反馈的情况来看,其存在的问题包括“交易助手不能删除容易泄露个人信息”、“产品不功能不佳”、“客户不专业”、“安卓9.0系统闪退”等。

投诉多而繁杂,资本方却盯上了这尚未被监管的生意。

公开资料显示,前者2016年获得经纬中国A轮融资,2017年又获得来自恒天融泽资产、上海歌斐资产等机构的B轮投资。

就是这样一个有着互联网概念、定位保险代理人的工作的App,减少了保险行业的信息不对称的同时,也让部分业内人士增加了套利机会。

一保险从业人员刘先生表示,自己从未用“保险师”App交易出单,“平台根据业务量向使用App的用户支付推广费,又同意用户转发链接成为销售人,用户自保投保时提取佣金,这一定程度上是走在了‘给予消费者保险合同约定以外利益’的灰色边缘地带。”

2018年7月,银保监会是下发《关于开展2018年保险中介机构现场检查的通知》,主要内容是要对互联网保险的业务合规性进行检查,重点关注直接或间接通过网络平台给予投保人、被保险人、受益人合同约定以外的利益,对于某些App通过简单注册即可销售保险产品的情况更是明确各保监局要加强监测。

诚然,传统保险企业开始意识到未来行业竞争危机,数字化转型发展也将推动行业在渠道、产品、服务、技术方面不断革新。

不过,统观现阶段监管层面发布的文件,曾经的监管套利空间,在严监管之下,正在逐渐受到挤压,作为一个互联网+保险产品,“保险师App”如何在监管范围下合理变现将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来源:新浪财经 同花顺财经 金融界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