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当年我国险恶的周边环境,自卫还击战不得不打

原标题:由于当年我国险恶的周边环境,自卫还击战不得不打

——南疆上空永不消逝的电波(3)

作者:曾汝就

广州军区炮一师于1978年12月16日从粤北驻地向广西边界开进,经过五昼夜驰骋,师直属队21日到达邕宁县苏圩公社,经过临战训练、准备,79年2月17日开战,谁也没有想到这一战持续了10年,到底为什么由原来的“同志加兄弟”到兵戎相见,我从一个战争的参与者角度解读其中的原因,对与否另当别论。

20世纪70年代后期,那确实是一个充满巨大变数的年代。

在中国内部,毛主席、周总理、朱老总等三位领袖在同一年相继陨落,十年文革结束,时代的大变化带来各种社会思潮空前活跃,一切百废待兴;而外部,中国所面临的安全压力也是空前严峻的:

在北面,一支百万规模的恐怖钢铁洪流始终如巨剑般悬在中国门口,按照苏联当年信奉的宽正面、大纵深、高速度的突击理论,也许只要几天时间,就能威胁到中国核心地区,以至于当年的中国首都,很多消息灵通的胡同大爷都在私下里计划着到时候怎么跑路。

在西面,他们已经在抓紧向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伸手,印度也与之眉来眼去,他们取得印度洋出海口的野心已经显现。若其真的实现了南出印度洋的目标,那中国向西的整个战略通道将可能永久性丧失。

在东面,国民党反攻大陆的军事行动从未停止,其凭借着先进海空武器优势,依然对大陆海岸线进行着严酷的封锁。

但以上这些都还不是最紧迫的,最紧迫的威胁则在南面。南面的越南在中国的大力支持下打败美国并完成南北统一后,忘记了中国此前曾对其进行的巨大援助,野心恣意增长萌发了借势苏联击垮中国,进而称霸东南亚的野心。为此,越南不但让苏联太平洋舰队入驻金兰湾,还做出了通过武力控制胁持柬埔寨和老挝的姿态。当时若不立即改变这种战略压迫的话,整个中国很快就会彻底陷入四面受敌的严峻境地,巨大的安全压力将使我们不得不把有限的资源大量投入先军政策,各种经济和社会发展将无从谈起,和平崛起的环境将不可能获得。

中越两国矛盾的激化在于越南政府推行的反华排华运动。从70年代中期开始,在越华人因为身份陆续受到残酷的种族压迫,不但要接受无穷尽的“政治忠诚测试”,还被大规模殴打、关押、迫害和驱逐。因此在这些问题上,中越矛盾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打得一拳开,免遭百拳来!铁拳惩戒越南那个“忘恩负义”的国家,成了民心所向的共识,也的确是中国迫不得已的绝地反击。

越南的观察哨

因此从很多原因看,对越自卫还击战都是一场不得不进行的战争,关于这一点电影是没有告诉人们的。很多年轻人只看到了电影里惨烈的画面,觉得战争很残酷,但年轻人却不知道,如果不打这一场残酷的战争,那么接下来的画面会更残酷千万倍!此时距离南京大屠杀才多少年哪?!中国人怎么能忘哪!战争当然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但是人家四面围城打上门来了,你怎么办?能不反击,能不打吗?难道要再一次任人宰割才对吗?

不过既然中央决定了要打对越自卫还击战,但怎么打?打到什么程度?如何把负面影响控制到最小?仍在考量着当时中国高层的智慧。

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老祖宗的教训当然懂。在当时的条件下,中国必须做了周密谨慎的准备,才有可能避免巨大的战略风险。

首先,威胁最大的是北方的苏联,若战争中苏联铁心援助越南,那就极有可能会引起战争扩大的连锁反应,到时候,甚至是世界毁灭的末日。其次,另一个超级大国美国的态度也至关重要,如果得不到美国的战略配合,那中国将单独承受多面的战略压力。再次,越军本身经历了多年战争的历练,连续击败了传统军事强国法国和美国,又装备了苏联援助的先进武器,战场上的实力不容小窥。

我们从一些公开的报道依然可以看到中国领导人们智慧的闪烁:1979年1月1日,中美实现关系正常化,同日,国防部长徐向前发表声明停止炮击金门,东部压力骤减。1月28日,邓小平访问美国三天后,中美发表联合公报:“重申双方反对任何国家或国家集体谋求霸权或支配别国”。可以想象,当苏联人看到这一系列的动作,内心一定是紧张的。

与此同时,军事的准备也在加紧进行。从抗战、解放战争走过来的老将们分别回到了熟悉的指挥岗位,从全军抽调的战斗骨干被补充进了一线部队,至少有30万大军进行了秘密而紧张的战前准备,无论兵力火力均成压倒性优势。同时为了防止万一,与苏联、蒙古接壤的沈阳军区、北京军区、兰州军区及新疆军区均进入临战状态,各野战军离开营区进入野战地域,准备之充分令任何敌人都要慎重掂量。(摘自:老山兰)

号称“世界第三军事强国”的越南军队

据侦察,总人口为3100多万的越南却有总兵力100万人,陆军编成4个军,每军管辖3个师,另有13个独立师和30个独立旅(团),连同装甲、炮兵等特种部队,合计约40万人;海军实力由1975年初的8个团增至14个旅(团),兵力约3万人;空军实力由1975年的两个师(辖6个飞行团)增加到3个师(辖14个飞行团),装备各种飞机500余架,兵力约4万人;防空装备各型高炮二千余门,地对空导弹一千余枚,兵力约5万人。除上述正规军外,还有生产建设部队、地方部队、武装公安部队约40万人。其军队人数按人口比例是世界上最高的。

在越北与我国相邻的原第一、三军区范围内,新成立了第二军区,另外设有2个防城司令部,部署有陆军一个军部,12个步兵师,9个生产师,1个工兵师,1个航空师和1个炮艇旅,防空军2个防空师,1个雷达师。其中,在我广西当面的第一军区地域内,部署7个步兵师,4个生产师,1个炮艇旅;在我南面第2军区地域部署1个步兵师,4个生产师,1个工兵师,1个航空师;第3军区地域内,部署1个军, 2个步兵师,1个生产师;在首都河内地区有1个警备师,1个防空师部和1个雷达师部, 1个航空师部。此外,越北部地区各省都新组建了1个步兵团,边防公安成倍增加。

越南军队在金边市内

血 债

自古以来,中越两国人民都在友好地往来,双方都表示尊重这条历史的界线,很少纠纷。1969年苏联入侵我珍宝岛事件后,越方开始在中越边境地区制造事端。1974年我取得西沙自卫反击作战胜利后,越方在中越边境挑起纠纷急剧增加,1974年挑起边界纠纷125起,1975年增加到423起,1976年又增加926起,到1977年底,据不完全统计,共发生各种纠纷达1740余起,1978年以来,越南边防武装人员侵犯我边境地区的次数猛烈增加,规模逐步扩大,对我侵犯步步深入,妄图对我领土实行蚕食政策。

过去,他们过来骚扰一下,制造些混乱,又缩回去,现在则对我一些地方实行蚕食占领,非法在我境内修筑工事、埋设地雷、架设铁丝网、设置障碍等等。对我边境居民鸣枪威吓,阻挠我边防部队正常执勤和群众正常生产,抢走我人民财产,甚至开枪打伤、打死我人民群众。仅1978年8月25日到1979年1月初越南当局就入侵我广西境内地段近百次,大量蚕食我领土,发动武装入侵两千五百多人次,挑起两百多起边境事件,打死打伤我边境军民上百人,大规模进行排华。中国人民对越南当局不断侵犯中国领土和任意枪杀、枪伤中国平民,肆无忌惮地进行武装挑衅的行径,表示极大的愤概。(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

钢铁洪流滚滚向前,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