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凡:有品位、有文化、有内涵地“玩”拍卖

原标题:杨凡:有品位、有文化、有内涵地“玩”拍卖

有品位、有文化、有内涵地“玩”拍卖

—— 访北京湛然拍卖执行董事杨凡

文|武文龙

刊于《艺术市场》杂志2019年7月号

细数京城的文物艺术品拍卖圈的拍卖行,抛开规模、品牌等一些常规评价标准不说,如果谈到最有趣、文艺、爱玩的拍卖公司,可能就是湛然拍卖了。做一家拍卖企业,却不把利润放在第一位,而是因为爱好、乐趣和情怀;做文物艺术品拍卖,不按套路出牌,经常剑走偏锋——这是湛然拍卖给行内传达的一种印象。当然,一家企业的形象、调性自然和负责人的做事方式、价值观有着最直接的联系,显然湛然拍卖的企业形象、气质在很大程度上受其执行董事杨凡的影响。

▲ 清 骆绮兰《花鸟册》纸本册页

做一家“小而精”的拍卖行

纯粹因个人爱好,艺术科班出身的杨凡在行内摸爬滚打了20多年后,于2014年成立了湛然拍卖,虽然整体的企业规模在业界并不凸显,属于中小企业,但他身边聚集了一支有活力、有思想的团队。杨凡对自己公司整体风格的总结是有品位、有文化、有内涵地玩,致力于做一家“小而精”的拍卖行。

在采访对话中,能感觉出杨凡是个“乐天派”的性格。就如同谈及国内当前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宏观趋势,大多数从业者认为市场正处在低落的调整期,对未来几年的市场持悲观态度,杨凡却显得比较乐观,认为市场会越来越好。“市场有它固有的规律,大浪淘沙,不守规矩、专业度不够的拍卖企业自然会被淘汰,以后那些懂行、专业的从业者经营的拍卖行,其发展情况会越来越越好。以前单纯靠朋友关系的‘人脉型’拍卖公司肯定是难以生存。另外,我们也不要再奢望市场会出现2012年之前的发展行情,那种快速膨胀的市场并不正常,恰恰现在的市场发展节奏才属于常态。”

▲ 张大千《云江过帆》纸本立轴 89×44cm

拍卖行归根结底还是要靠专业的服务生存和发展,而专业服务的最终落脚点就是看提供的拍品质量是否过关。6月份结束的湛然春拍业绩比2018年秋拍增长了40%,据杨凡介绍,拍卖成绩的增长主要在于两方面:一是今春的拍品数量、规模比去年秋拍略有增加;其次,主要原因在于拍品质量方面的提升。

事实上,在当下市场环境调整、藏家普遍惜售的情况下,能顺利完成征集,且保证拍品质量并非易事,而湛然之所以能有所保证,这在杨凡看来缘于拍卖行一直以来的积累。杨凡表示:“首先在于资源方面的积累,我个人入行近30年,行内藏家朋友都很熟悉,彼此有很好的信任关系,而且公司内部的各板块负责人也都是业内精英;其次,在征集环节最能打动委托方的其实是拍卖行的专业能力,拍卖行对标的有充分的理解能力。”

“很多时候我们在谈论艺术品时总是最先关注它值多少钱,这种‘唯价格论’其实并不是一种健康的心态,我希望大家多多关注艺术品文化价值属性的层面,包括我们自己做拍卖的时候也是这样。”杨凡告诉记者,“湛然拍卖选择拍卖图录的封面作品和其他拍卖行不一样,绝大多数拍卖行会选择大名头的高价标的,我个人认为齐白石、张大千等名家作品根本不需要在图录封面上展示,只要东西对,价格根本不需要担心。湛然的关注点并不在标的的价格,我们会选择那些更适合做封面的拍品。例如我们今年春拍中一件古代小名头的册页作品,客户的合同价是3万元,拍到最后61万元落槌,翻了十几倍。为什么呢?因为它是袁枚(随园主人)的女弟子画给老师的,这其中有太多的故事,所以,通过充分挖掘拍品的文化内涵,最终市场会给它一个应有的反馈,这也是让我们感到更有成就的一方面。”

▲ 董其昌《临蔡明远帖》纸本手卷 26×474cm

▲ 雍正《楷书“福绥海宇”》绫本镜片 66×252cm

提及拍卖的图录、精品册,湛然可能是整个行业里对其制作最用心、最精致的拍卖行了。“我们湛然拍卖的图录在业内非常有名气,每一季拍卖结束后的图录,特别是精品册,很多藏家客户会精心留存,甚至摆放在自己的书架上,而这缘于我们把图录制作也当做一件艺术品。”杨凡介绍,“图录首先注重的是内容,把每件拍品的内涵充分挖掘出来,另外在装帧设计上也是别具一格。例如,今春‘曰山’‘曰水’‘曰静’‘曰乐’四个专场的图录分别用蓝、绿、红、黄四种纯色做封面铺底,图案仅选了拍品的局部做点缀,这和选择重要拍品刊登封面的惯例有很大差异。另外,湛然今春拍卖为了方便客户现场查阅拍品信息,还出了一本汇集所有拍品、巴掌大小的合订册,我们给其命名为《大图录》,而这种反差其实也挺有趣的。”

“对于湛然拍卖而言,我们可能整体上有点儿‘玩心’太重,我甚至并没要求它每年要增长多少业绩、利润,我觉得湛然现在生存得很‘滋润’,都说拍卖行业又苦又累,我们反而乐在其中。”杨凡坦言。

▲ 湛然拍卖2019年春拍图录封面

发掘拍品的趣味性和可玩性

在杨凡看来,湛然拍卖的成交情况其实并不太受外部环境的影响。“别人拍的好,湛然也没有特别好,别人拍得不好,湛然也不会坏,因为我们就是平常心做平常事。每一次都按照自己的思路去做,虽然说体量不大,但也会波澜不惊。”

不可否认,对于大行业而言,在当前市场环境下,中小拍卖企业的生存确实很困难。那么主要难在哪儿?杨凡认为,首先在于征集拍品困难,而那些没有特色、没有影响力的中小拍卖行更难征集,大家的从众心理使然,都想把拍品委托给嘉德、保利。其次是中小拍卖企业的专业素养低,业内精英人才都在大拍卖行就职,很多中小拍卖企业通常只靠背后老板个人支撑,所以更不会长久。

但事实上,同样的拍品,大品牌的拍卖行有时候在价格上并不一定能拍得过中小企业。杨凡介绍:“通常情况下,大拍卖企业有两种标的卖的价格高:一是精品尖货,因为大拍卖行的大藏家客户更多,争夺会比较激烈,容易产生高价;二是模棱两可的拍品,大家都认为大拍卖行的东西更靠谱,所以也会去争这些夺灰色地带的拍品。那么什么样的拍品在中小拍卖行卖的价格高?一般大拍卖公司的‘绿叶’拍品拿到中小拍卖行就成了‘红花’拍品,此类拍品通常在中小拍卖行能拍出更高的价格。”

▲ 陈少梅《无量寿佛》纸本立轴

杨凡表示:“在当今市场环境下,拍行林立,竞争激烈,中小型拍卖公司要征集到所谓‘真、精、稀’的大货并不容易,而且小公司要拿到大货的代价往往要高于大公司。所以,在拍品的征集环节上,我们更关注拍品的趣味性和可玩性。我们对待拍品,秉承一个原则,就是最大限度挖掘拍品背后的故事内涵,让作品和人们能够产生情感上的共鸣。拍品名头不一定要大,价格也不一定要贵,但是题材、内容是文艺的、有趣的、好玩的,能够让买家看后可以会心一笑,偷着乐,这一直是我们所追求的目标。有些拍品原本价格不高,但就是因为我们对其挖掘的更有深度、趣味,所以才拍出了更高的价格,而这也是拍卖有趣的地方。希望通过我们的坚持和努力,为大家呈现不一样的收藏视角。”

近些年,不少拍卖行在维持常规品类拍卖的同时,往往也会尝试拓展一些特色专场,湛然也不例外,据杨凡介绍,由于自己个人的偏爱,佛教类的专题便成为湛然的特色品牌专场。特别是在喜马拉雅文化的唐卡方面,湛然在全国所有拍卖行中都是出类拔萃的。湛然之所以能在这一品类上形成品牌优势,仍然是得益于过往在此方向的资源和专业积累,有好的委托方对其支持,能够让湛然拿到质量高于其他同行可征集到同类拍品。所以,不管品类为何,专场如何包装,万变不离其宗,还是要看拍品质量,只有质量高了,价格合理,才会有更多藏家来买单。

▲ 13-14世纪 《那若空行母唐卡》棉布 56×43cm

“所以我个人比较反对拍卖行把一件拍品卖到天价,这不是好的现象,艺术品的价值还是看长远,而不是就拍一次。其实一件拍品卖得最好的结果是能够让卖家、买家、拍卖行三方高兴,尽管现实中很难能达到这个结果。”杨凡说,“拍品卖到天价,卖家和拍卖行会高兴,但买家会觉得花冤枉钱,所以我们会经常看到拍出天价的拍品最终不能完成交割;拍品如果没有卖到应有的价格,买家会开心,拍卖行因为能收到佣金也不会失望,但卖家肯定会有失落感。所以怎么才能让三方都高兴,这就很考验拍卖行的能力,特别是对拍品当前价值的有全面理解、相对准确的预估。”

在杨凡看来,中小拍卖企业只要能做到踏踏实实的认真征集、专业地去服务,就不会生存不下去,只不过是利润多少的问题。“经过这些年的积累,湛然拍卖也积累了一些自己的客户群体,而且规模也在逐渐增加。每季征集的时候,我们都会有新的委托方,每季拍卖现场也都会出现新的买家客户,我想这就是走‘正路’的一个好结果。所以我对湛然现在这种发展状态还比较满意,毕竟做文物艺术品拍卖不是一蹴而就的事,它急不得,需要长期、点滴积累。我们在北京见过太多拍卖行的首拍轰轰烈烈,但到第二年就没声音了。现在中小拍卖企业只要老老实实做好内功,回报总是有的,想投机取巧,市场最多给你一两次机会,长久不了。”

▲ 15-16世纪 《密集金刚坛城》棉布矿物颜料

| 微信编辑:文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