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报道】远行的方舟——悼赵萌

原标题:【特别报道】远行的方舟——悼赵萌

7月22日上午,清华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雕塑》杂志社副主编赵萌教授在甘肃省嘉峪关市殡仪馆举行遗体告别仪式,沉痛悼念赵萌教授。

惊闻赵萌去世的噩耗,十分震惊。赵萌是我的同班同学,四年的同窗生涯,让我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毕业后,共同致力于中国当代雕塑事业的发展,我们经常在一起商讨问题。他和我有很多业务上的交集:我们都是中国工艺美术学会雕塑研究会的主要筹办成立者,也是《雕塑》杂志的创者(还有陶如让先生),还是“中国雕塑论坛”的发起人经常在一起交流、探讨他在历史、文学、艺术等方面渊博的知识和灵活、机动处理事情的能力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后来工艺美院并入清华搬到了海淀,兼之他又到奥组委工作,见面机会虽然少了些,但在许多事情上我们仍然配合得很默契。

他为人大度,亲和力强,工作上勤奋细致,人格上大公无私,讨论问题格局大,善于听取不同意见,学术上追求高标准,创作上有个人追求,人事安排上注重品德……可以说,他在很多问题判断上都有准确、独立的个人见解,富有合作精神,因此在工作上总能取得成功。这是多年来我很佩服他的地方。

他的突然去世让我极为震惊,让我一直不过神来。一周前在上海开会时说好的回京再商讨下步的工作如何推动,怎么瞬间就突然离去?可叹!可惜!

无疑,仅仅三十年,他以非凡的才智已经取得了令人瞩目的卓越成就。我深信,如果苍天再给他三十年,他将会对我们的艺术教育、雕塑行业和手工艺领域做出更为突出的贡献。

斯人已逝,呜呼痛哉,无语凝噎,仓促成文!漫漫中国文化复兴之路上,唯有挥泪悲壮前行,更加勤奋,方不负老同学心志,助其完成未完遗愿!

文/范伟民  

《智者方舟》

我的大学同班同学——赵萌

2019年7月的江东大地,湿雨绵绵,窗外的滴答声忽大忽小。18日傍晚雨声忽然猛烈。19号晚,忽闻同窗赵萌18日晚在甘肃酒泉心梗离世,深感震惊!不敢相信,那么一个热爱生活的人,怎么突然间就没了,前几天在微信上我们还聊过啊。一晚辗转不能眠。脑海里出现的画面是:

1978年9月,北京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校园西北靠东三环的学生宿舍楼,四楼顶楼最东边那个宿舍里,我们第一次见面了。他的床位靠窗户的下面,满床的书。他来自河南开封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我来自江苏南通。一见面就感觉他满脸清风很随和,双眼露出聪明执着的笑意。在这间宿舍里,我们共同生活了四年。我们共同去动物园画动物速写;共同在教室里画素描;共同做泥塑翻石膏;共同听讲座,看展览;共同外出写生采风;共同去陶瓷厂做陶瓷;共同听史论系尚爱松教授的课,并在赵萌的带领下去尚教授家里拜访。时77、78级以近自虐之学狂为当时之常,终日泡在教室、讲座、展览会、图书馆里。加上一流之高人师,干货多矣。

毕业后,他留校留在史论系,我则回到家乡原来工作单位南通工艺美术研究所。

一直到1998年在大连,首届中国“槐花杯”环境雕塑大赛上我们见过面。

2001年8月,我参加中国工艺美术学会雕塑专业委员会组织的中国雕塑家代表团赴欧洲11国学术考察活动路过北京,我去学校见到当时任雕塑系主任的赵萌,他和许正龙请我吃了一顿饭。

后来和赵萌接触最多的还是在南通。2012年11月至2014年5月,赵萌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党委书记期间,由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和南通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1895中国当代工艺美术系列大展暨学术论坛”在南通1895文化创意产业园举行。“从洛桑到北京”第七届国际纤维艺术双年展到中国当代金属艺术展、漆艺展、陶瓷艺术展、玻璃艺术展先后亮相南通,一百多所院校,两千多件作品,三千多平方米的场地,历时一年半的系列展览和学术论坛,以及会师国家大剧院的优秀作品展暨名家座谈,掀起中国当代工艺美术发展的新浪潮。这期间还大力推进“协调创新”工程,我们经常见面。

特别是赵萌不再担任清华美院党委书记后,详细告诉我不担任及退出清华官场的原因。由此感到在我面前的是一位当今中国知识界的绝品孤品的真人善人!!一位真诚务实细致担当,背后不挨骂的领导!

赵萌的“方舟”系列招牌雕塑显现出他的聪明睿智。赵萌在我们班的微信群里的微信名就是“方舟”。由此可见在繁忙的社会工作的同时,他最看重的还是他的“方舟”,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今年的4月8号,由于我们班找到了失踪三十多年的刘军同学,我们全班相约在北京,我们又在北京见面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竟是我最后一次和赵萌相见!!

今天,赵萌留在我脑子里的形象,居然还是在早就荡然无存的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学生宿舍楼四楼顶楼最东边那个宿舍里,我第一次见到的赵萌的样子:满脸清风很随和,双眼露出聪明执着的笑意----。

文/ 成阳

《生灵方舟》

远行的方舟

寻觅乐土和理想的方舟负重远行了。

62,是负重水线的最后刻度。

同行40载,我清晰的知道并记得,那刻度上面,有我的一小份重量。

他温和而坚定地对朋友倾注了尽其可能的热情和善良。而对于误解和委屈,却默默地打进行囊。

方舟,是他的夙愿和理想。试图承载所有的悲悯和希望。

但他无法承载更多了,于是远航,并带上了所有的重量。

我幻想着,人心里应有一叶小舟,为了抵达理想而坚实的乐土,能承载负重,永不倾覆,永不迷航的小舟。

像方舟那样。

文 / 郗海飞

《生命方舟》

贤豪虽殁精灵在

——沉痛悼念著名雕塑家、艺术理论家赵萌先生

赵萌先生,是中国著名雕塑家、艺术理论家和美术教育家,同时也是《雕塑》杂志的创刊者和中国工艺美术学会雕塑专业委员会的创办者之一,是我极为尊敬的兄长。

我在十年之前开始撰写《雕塑圈》系列短文,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雕塑界的师长和兄弟们。赵萌兄是最早列入计划的,但是却一直没有动笔。原因很简单,面对赵萌兄,我无从下手。兄如山岳,仰之弥高,摸不着头脑。

与兄合作、搭档了十几年,开办《雕塑》杂志,管理雕塑专业委员会的日常事务,不知道在一起碰了多少次头,开了多少会议。给我的印象,兄每次都十分认真,提前做好了准备,有条不紊地提出自己的观点和意见。其言辞之犀利,其逻辑之缜密,其造诣之深厚,其水平之高迈,素来在业界广有口碑,也令我感佩至深。

前天下午,突然听到兄于18日晚在甘肃酒泉不幸仙逝的噩耗,我一开始不相信,简直不可能!!!后来,噩耗得以证实,我惊呆了,也悲痛之极。兄之笑谈依约在耳,兄之神采依然在目。这怎么可能,前几天还在一起开会,今天说走就走了?

我恨!

恨天不假年,使兄英年早逝!!!

我叹!

叹兄命苦,其年不永!!!

我哀!

哀兄之丧,家庭之悲,单位之悲,业界之悲!!!

兄突然离世,我悲从心来,欲以文表,但依然不知如何下手。当海民兄向我提议撰文时,我还在思量之中。夜里做笔记时,忽然想起来前几天在一起开会时的一句笑谈。那天,赵萌兄在会场看到了我认真在做笔记,笑着说:“你老兄这是一本‘变天账’啊,说什么你都记下来,记录在案,想跑也跑不了。”因此,我想:莫不如就把笔记中的内容披露一下?

于是,便把几十年的日记——《辍耕草堂笔记》找出来,随便翻出来几则与赵萌有关的。其中,有与赵萌兄通话的记录,有一起开会时所记录的他的高见。思索之后,便决定将笔记的原文公之于众,加注了一些重要信息和字词作为语言链接。笔记中的有些记录是《雕塑》杂志已经刊发过的,这次所选择的都是从未面世的内容。这也算是对赵萌兄的一个简单的工作回顾方式吧。籍此,可以窥见其远嘱之胸襟,领略其超然之才华,感受其职守之忠诚。同时,这也聊作一种特殊的纪念方式,纪念精灵永在的赵萌兄。

《辍耕草堂笔记》第八卷 本卷07年

12月14日

……

赵萌(注:自美国)来电,大约说了有半个小时。他对学会(注:雕塑专业委员会)的工作和杂志的工作很支持,只是学校和奥组委的工作太多,没有时间来管。如果有事情,要提前一周告知他。他希望学会发展的(注:得)好。有几条建议,我认为很有价值:

一、他来做(注:指雕塑专业委员会)市场部的工作,要了解这几年的运作情况,然后根据这几年的情况他来对未来发展提建议,要先给他准备一份文件。

二、不要感情和义气用事。对整个学会(注:指雕塑专业委员会)的运作要有个通盘的考虑,住会人员和兼职人员的责任分清。住会人员操盘运作,兼职人员提供积极合理的建议,不可能去做什么具体的事情。如果寄希望于大家,结果和以前一样,是不可能的,也根本做不到。

三、建议提前开会,一个筹备会。把大家召集来,明确一下以后的通盘打算,才好运作。撰写文字材料。材料应在开会前准备好,开会只是形成决议,讨论(注:指工作方向)是否合适,不是讨论具体的工作。

四、形成一个例会制度。

(他)能否参加,要看时间安排。

《辍耕草堂笔记》第三十三卷

(2016年)5月17日

在建设部文化中心七楼开“轨道交通公共艺术研究课题”论证会。与会者杜大恺、谢林、任世民、于化云、王中、王立挺、陈振羽、赵萌等人。我以课题组成员的身份参加,主要听取大家的意见。陆京主任(注:全国城市雕塑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常务副主任)主持会议。

……

赵萌:(这是一个)专项研究。(目前的课题报告)研究目的、着眼点太低,应该放在城市化建设的大环境之中,应放在文化建设的大背景下来审视。重点不够突出;专业性不够。公共交通组织,(是)最好的城市化建设服务(设施),人群分流组织,是(一条)人文风景线。公共空间的流线与特性,(属于)极强制的空间。(其)专业性特点、专业属性、项目本身的技术性,(决定了其属于)跨界工程、文化工程,好几个系统(的组合),(体现了)大家的共识。技术层面,(要有)可操作性,多部门合作,综合性强。(对于)机制建设、运行模式,(要提出)一个明晰的办法,(要有)战略性高度。指导原则、方法、政策,(要)明晰所要解决的问题。地铁、轨道交通、城际列车,(属于)三条不同的限制性空间,(要)分层级来研究。

5月20日

早早来到北京城雕办,参加关于“筹建民族大团结主题雕塑提案”的专家论证会。

与会者有马国馨、赵萌等,还有各区的宣传干部,李洁、邱跃、市规划局的领导。城雕办于化云主任主持会议。

……

赵萌:这个主题的作品方案已经提出了好长时间了,北京的雕塑规划已经涉及。艺术家本身也付出了很多,先期也做了大量的工作。就作品方案来说,是成熟的,是没有什么问题的。雕塑家曾成钢老师本人也是非常有名气、有实力的雕塑家。但是,这件作品放在哪里比较合适,还是值得商榷的事情。因为,中轴线是一条特别重要的轴线,原则上是不能轻易乱动的。至于标题还有待商榷,“礼”不合适。陈列方式也很重要。

《辍耕草堂笔记》第三十八卷

(2019年)4月10日

早上五点钟起来,赶往北京规划与自然资源委员会办公区。接近九点钟,到郝家府地铁站。提前一刻钟,进了会场。

会议:北京城市设计工作专家咨询会。迟主任(注:迟义辰,北京城市雕塑建设管理办公室原主任,调任北京规划与自然资源委员会城市设计处处长)主持。王中、赵萌、谢晓英等老朋友在座。边兰春、丁园、张铁军、张大玉、任哲在座。

……

赵萌:把雕塑纳入到城市设计之中,给雕塑带来发展机遇。对城市设计、规划管理办法的评价:主则不清晰,定位较准确。“管理为先”,应该放入大的系统里面。城市设计(的主要)问题,(是)面对发展中的城市存在的问题如何来解决。瞄准“总规”(注:《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拿出定性导则。面对问题和发展,有一长一短(两条线)。规划愿景较好,短板始终没有妥善解决。长短应该同时来抓,来结合,(工作)要落地。城市发展之中,北京硬性方面较好,软性较差、不够。文化(政策)落实较少。北京城雕很难看到(文化政策方面的体现)。美国较明确。反思美国在这个历史阶段做了什么?和北京存在落差。(关键)在于总结教训,解决问题,强化人文色彩。东西城合并为中心区,在新格局之下的工作方向问题(很重要)。公共艺术的问题,四十年来未有得到正确的发展。浙江省、台州市的问题与现象,处置方式的问题(需要借鉴与思考)。核心要解决的是处置的问题,安置的问题。公共艺术进入(要)到制度管理的范畴之中。否则,还是纸上谈兵。(公共艺术的)发展模式亟待改革。

《辍耕草堂笔记》第三十九卷

(2019年)7月11日

早早赶到城雕办,参加“核心区公共空间艺术品建设管理专家研讨会”。霍丽主任(注:北京城市雕塑建设管理办公室主任)主持会议。解学军介绍“总规”情况。朱尚熹、赵萌、张德峰、任世民、胡泉纯、乔迁、陈高潮、李亚铁等十几人与会。

……

赵萌:“总规”的要求非常高。打造“再现世界古都城市规划建设的无比杰作”,这就是大家奋斗的目标。(北京)空间变化非常大,提法要变化,定位也在变化,城雕办的工作也发生了变化。七十年的(城市雕塑发展)历史,不等于今天(的局面)。

核心区是个新概念。面对三千五百年的发展现状,(是)非常难的挑战。在已有的基础上完善发展。摸着石头过河,在建设中求发展。今天实在规划指导下进行工作。现在的工作性质变了。首先有个原则,核心区是什么?(核心区)是国家概念,是个首都概念,强化与首都相对应的文化诉求、国际诉求、政治诉求。老北京的话题,在过去的(时空)已经成为主题。今天,应该予以优化,在此基础上予以完善、丰富。二环线的界面(发生了)变化,如何形成和谐关系?根据条件和现状,“两轴”之中,中轴线是申遗的(项目),重点在于保护,不可能有所作为。所以,下一步工作的重点在长安街以及延长线,可做大文章,应是工作的重点。“一城”是核心,是皇城文化。对这个片区梳理不够。北京传统文化的品质要提升。“二环”的景观环线,应体现当代性的东西,公共艺术(的价值)提供城市雕塑来呈现。

北京的城市雕塑与核心价值何在?国家文化是什么?北京文化是什么?文化领域的专家应该进行专门研讨。定性问题很重要。要建立一个综合性的管理系统,以引领全国。

以上所录的文字,是我在会场上快速记录的,可能会有误差,但是自认为基本上保持了原貌,并不影响赵萌兄的学术高度。对于这些误差,敬祈远在天国的赵萌兄放松一点要求,莫再严苛,海涵为是!!!

赵萌兄虽然突然走了,但是他留下的大量优秀作品却如同诺亚方舟一样承载着人们对生活和未来的希望和冀盼,他高屋建瓴的学术成果构建了庞大的艺术化的美好世界和理想化的生存空间,且在持续地、不断地发挥积极的效用。赵萌仁兄,死而不亡!!!诚如唐代大诗人白居易《哭刘尚书梦得》之句所云:“贤豪虽殁精灵在”。

以心香一瓣,聊表哀思!!!

祝赵萌兄在遥远的天国安息!!!

时维2019年7月21日晨,于京西黄金台下之辍耕草堂泣祭

文/ 陈培一

《同构方舟》

悼赵萌

先师高品昭后世

明月千古镌汗青

育人千秋日月鉴

著作映辉文华留

文/ 宋伟光

《梦想方舟》

痛悼先生

惊闻恩师赵萌先生出差酒泉期间遽然离世,即如平地一声惊雷,令人目瞪口呆,肺腑痛彻,久久无法平息!

城下有泉,其水若酒;酒泉本为丝绸之路上代表勃勃生机的希望所在,竟成阴阴朔风嘶鸣中悲歌作泣的九泉。让人情何以堪?

古乐府《悲歌》云“悲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我悲歌,我哭泣,我愿久久远望,但尊敬的先生岂可归来?

先生音容笑貌,宛若眼前。10天前在上海遇见先生,繁忙之间,得先生教诲,相谈甚欢。未成想,一面竟成永诀!

23年前,入读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先生时任系副主任。新生欢迎会上,初闻先生致语,即为先生渊博学识、儒雅谈吐、超然格调、迷人魅力所折服。因为一幅《大卫》素描稿,引起先生注意并蒙其召见,遂成就了先生与我23年亦师亦友的深厚情缘。读书期间,跟随先生治学做人;毕业之后,得先生推荐进入《雕塑》杂志社、北京市规划委雕塑办;此后,一方面在本职工作上屡屡得先生指点,一方面参与了先生主持的众多项目,如北京奥运景观规划,河北秦皇岛、沧州、蔚县等多地的城市雕塑规划,以及苏州丝绸、东阳木雕等方面的业务拓展……这些,无不凝聚着先生对我的精神指导、技能培养与素质提升方面的巨大帮助、支持与推动作用。每每感怀,屡屡发誓要报答先生盛情。

而今,先生离去,此后悠长的岁月里——

他的声音,将常在耳畔响起;

他的身影,将常在眼前浮现;

他的点点滴滴,都值得深切缅怀和追忆!

我坚信——先生的高尚品德、敬业精神,在美术、工艺美术,雕塑、公共艺术,艺术创作、理论研究、教育教学等多方面跨界的综合成就,必将助其闪亮的名字在中国艺术史、教育史上熠熠生辉……

文 / 徐永涛

《时代方舟》

《雕塑》杂志 国家级重点专业期刊

2014年12月被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认定为

第一批学术期刊!

《雕塑》杂志 国家级重点专业期刊

2014年12月被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认定为

第一批学术期刊!

《雕塑》杂志2019年第3期封面

作品:《愚公移山》 作者:李雄

《雕塑》杂志2019年第3期封底

《民主》 滕文金

《雕塑》杂志2019年第3期封二跨页

《欢乐海岸》许鸿飞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