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至凡老师:夜空中最亮的星,请照亮我继续前行

原标题:高至凡老师:夜空中最亮的星,请照亮我继续前行

作者:扮猫骑老虎(富书专栏作者)

“每当我,无法找到存在的意义,每当我在黑暗中迷失,夜空中最亮的星星,请指引我。”

这首歌,再次被厦门六中合唱团唱起,只是这一次,高至凡老师不能再指挥了。

高老师于7月19日,突犯重疾,不幸离世。

同学们捧着鲜花,以歌当哭。

很多人都不认识他,正如他的名字一样平凡。

但一定听说过,以无伴奏阿卡贝拉闻名,风靡全国的,厦门六中合唱团。

他们演绎过《夜空中最亮的星》《稻香》《青花瓷》《鱼歌》《鱼戏莲叶间》《送别》等诸多作品。

在各大媒体的点击量,累计数超过几亿次,至于受邀上央视演出,已经没有人再去数了。

而高至凡,就是背后的那个老师。

因为面相成熟,被同学们亲切的称为“老高”。

有一次,一位77年出生的打击乐老师,和他聊天说:“高老师你应该比我大吧。”

其实,他是个90后,14年从厦门大学音乐系毕业后,就来到厦门六中,成为一名音乐老师。

“他带着一条编织物,背着一袋蓝色印花布,简历是一张薄纸,身体充满了年轻艺术家独特的气质。”

合唱团团长,这样描述刚毕业的高至凡。

2017年底,合唱团发布了阿卡贝拉版《青花瓷》,很快就引起了全国的关注。

在合唱团走红后,高至凡反而变的更加低调了。

他不喜欢抛头露面,实在推不掉的媒体采访,他就会把同事徐聪带上。

在合唱团MV中,高老师的名字总是排在最后,被打的最小,他甚至有时还要求,只出现“合唱指挥”。

他说:“不在乎多火,得什么奖,学生真正享受音乐,是对我最大的肯定。

他追求比“爆红”更恒久远的东西。

他的终极目标是,让学生感受美、表现美、鉴赏美,创造美。

一开始,高至凡和其他人一样,觉得合唱是很“老派”的音乐。

他说,是合唱团这群孩子们,让他对合唱有了新的理解。

他想在音乐上,做一些有意思的、别人没有尝试过的东西。

于是,找来徐聪老师一起探讨合作,最后决定用阿卡贝拉的演绎方式,做无伴奏、多声部的合唱。

第一首歌曲《青花瓷》,用孩子们的手和脚作为乐器,发布出去,反响不错,大家觉得这个东西很酷。

接着,在《稻香》中就加入了打击道具:杯子。

跟着节奏,杯子从左手换到右手,从空中敲响桌子,美妙音乐就出来。大家感觉很新奇,杯子还可以这么玩。

连续两首都是周杰伦的歌,大家都以为接下来,还是老套路,或者至少是流行歌曲,但他突然选了一首闽南歌曲:《鱼歌》。

他说,“我就要让别人,猜不到下一步做什么,这才好玩”

去年,教师节的时候,朋友圈刷屏的,除了教师的祝福。

还有合唱团清澈的声音:《夜空中最亮的星》,这一次又将打击道具换成书。

队伍排列也多变有趣,简单站立,并排坐立,相向坐立,还有围成一个圈。

他总是一次次的突破,带给孩子们新的知识,带给世界新的声音。

7月13日,厦门六中合唱团发布新曲《简单的事》,高至凡又进行新的尝试。

已经不是阿卡贝拉,而是有伴奏的合唱;已经不是翻唱歌曲,而是原创。

就像他们的新歌中,写道:生活百无聊赖,平淡里也有精彩。

去年在采访中,记者问他,有人生规划吗?

他说,没有啊,可能我是先天的乐天派,只想把当前的事情做好。

其实,我们看到的纯真表演、听到的清澈声音,都是他们靠熬夜,靠时间一点点堆积起来的。

他说,排练其实蛮痛苦的,精神要高度集中,还要用各种方法达到效果。

而每天排练完,高至凡还要给孩子们布置作业。

在练习《稻香》的时候,他要求孩子们,晚上用140的速度,把新学习的内容录四遍。

已经累了一天了,晚上躺在床上,高至凡还要听打击杯子,每个孩子的都要听一遍,然后再给出建议。

他笑着说:“这是一天最痛苦的时候。”

练习熟悉后,再一点一点的加速,最后才能合练。

因为合练中,只要有一个人出现错误,就需要返工,所以孩子都特别的认真。

《夜空中最亮的星》中的书,要求封皮很滑,没有字样。

因为要把书当乐器,要互相传。

不能要硬壳的,摩擦力大了,一旦失手就完了。

还得质量好,不然多翻几下就坏了。

为了找适合作为打击排练的书,他们整整找了一下午。

将手放在哪个位置,翻到书的哪个地方,用多大力气,书本离桌子的距离多远,这些都需要不断地、长时间做标准化训练。

女低音郑海燕说,在家先练习15分钟,然后开始录制。

最多一次录了98遍,一个连贯动作不熟悉,可能就打错,整段就得重新来。

女高主声孙晨说:“基本每次视频作业,都要录制两个小时,有时甚至忘了场合。”

有次,她妈妈叫她起床,孙晨就边起床,边打节拍。

她妈妈说,这孩子中 “毒”了。

同事兼舍友徐聪说,高老师可以把一个东西做到更好、更好。

自己经常编了很久的曲,结果高老师说不行,还要让改,很绝望的。

每一件与众不同的,绝世好东西,都是以无比勤奋的付出为前提的。

高至凡和他的孩子们,配得上这样的好东西。

其实,当高老师接管合唱团时,学生的兴趣都不在合唱中,因为合唱团的巅峰时期过去了。

怎么才能重燃孩子们对音乐的热爱,成为”老高“的问题。

他的第一位学生刘晓琪说,高老师善于发现每个成员的兴趣点,并愿意努力进行个性化培训。

他总能想出一些“怪招”,吸引孩子们进入音乐课堂。

比如带些红酒软木塞到课堂,让学生咬住发音,训练腔体共鸣; 或者让学生们用气息将纸片贴在墙上。

为了让这些十三四岁的学生放下包袱,他会像“做游戏”一样自己示范几遍。

他也会请一些朋友来帮忙训练。

慢慢地,朋友也就成了老师,徐聪就是这样加入厦门六中合唱团主创的。

演绎《鱼歌》时,歌曲创作者苗子、原唱黄滢滢也积极出谋划策。

很快,孩子们不但喜欢上了合唱,还和高老师打成一片,所以高至凡又有了一个绰号:团宠。

他会和孩子一起谈理想、谈梦想,把他们带到音乐世界,也会以朋友的身份,教给孩子们人生道理。

带着他们参加电视节目,带着他们和大明星一起合唱。

高老师不但圈粉了孩子们,还圈粉了他们的父母。

这几年,他们的歌曲,一首比一首火。

《夜空》的MV一出来,父母就“狂刷屏发朋友圈”,感慨“才刚发出去就1万多个赞了”。

而孩子觉得,这很正常啊。

有些初三孩子的父母,也想让孩子参加合唱团,但他坚决不同意,说:“中考考砸,就完蛋了。”

虽然,高志凡陪伴孩子的时间不长,但却陪着他们度过无数个“人生的第一次”,两颗赤城的心,一旦碰撞就无法再真正的分开。

学生知道离别的消息后,动情的写下:感谢您光临我们的世界,您永远把背影留给观众,彩虹留给我们,掌声留给我们,您的梦想我们替您实现。

所以,你看到告别会上,孩子们都是眼里擎着泪水,依旧保持着完美的声音。

孩子们知道,歌声是送给他最好的礼物。

在告别仪式上,高至凡的父亲说:“他的名字是我取的,我就希望他,平平凡凡,健健康康”。

成为老师之前,高至凡确实平凡。

就像他同学写到: 大学那会儿,你老是挂科,特别是英语。

快毕业时,我还很担忧的跟你说:“赶紧好好准备补考,要不然就业很麻烦的。”

过了一阵子,你很兴奋的跟我说:“我的就业协议,被六中提前收走了”。

做一个平凡人,也是高老师的理想,但他却将一件平凡的事情,做到了不平凡

就像那句话:有些鸟注定是关不住的,他们的羽毛太鲜艳了。

7月19日早上,高至凡发了一条朋友圈:“放假真是太爽了,做梦都会笑醒。”

发完朋友圈,起床后,买了早点,吃完后,又回屋睡觉。

他的两位学生要找他,打电话没人接。

傍晚,和高至凡合租的室友推开房门,发现不对劲的他,马上拨打120,但是急救医生赶到,已经无回天之力。

就在前一天,上海彩虹合唱团金承志,还收到了“老高”的合作请求,希望他能带领合唱团唱“辛奇基集”。

从未想过,在对话之后,高至凡就是天人合一。

金承志说:“我们将齐心协力帮助他完成未完成的事业。”

7月20日晚,上海彩虹合唱团,特意为高至凡演唱了《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歌手们反复唱:“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你将如何度过今天。”

台上台下,全场泪崩。

前几天,徐聪跟高至凡一起看了,正在上映的《狮子王》。

辛巴相信,他最亲爱的人,会变成天上的星星。

“我相信至凡也是,让我们一起为他,唱起夜空中最亮的星吧。”徐聪说。

作者简介:扮猫骑老虎,富小书的人,富书专栏作者,立志成为疯子的傻子;本文首发富小书(ID:fxsfrc),你身边最好的闺蜜,富书2018重磅推出新书《好好生活》,版权归富书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侵权必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