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喜蛙:苍鑫神圣图鉴当代艺术语言逻格斯解析

原标题:曹喜蛙:苍鑫神圣图鉴当代艺术语言逻格斯解析

苍鑫神圣图鉴当代艺术语言逻格斯解析

文、曹喜蛙

近日,由邵勉力担任策展人,苏丹、王泓担任学术主持的“神圣图鉴”苍鑫艺术个展,在北京陌斗艺术空间举行,展出了28幅苍鑫绘画作品,这里就他独特的当代艺术语言逻格斯给予简单解析。

本文图片均自网上,从左至右为:苏丹、苍鑫、王泓

苍鑫是个非常有意思的艺术家,他以行为艺术暴得大名,但不管他的行为艺术还是架上艺术的语言,都有自己内在的逻辑,到“神圣图鉴”这一批作品,越发成熟。

苍鑫一直对宗教和科学非常关注,他关注的宗教都是几近消亡的宗教或前宗教,他关注的科学都是前沿科学,实际上他企图在给华夏民族招魂,给现代中国造神,一方面他从人类历史捡拾被我们祖先丢失的道路,一方面他以前沿现代科学为参照修正主流历史抹煞的模糊先知,他试图通过怪异的艺术图式,一种伪历史的科学意识为现代中国人修正基因,通过重新造神而重新造人换种,进入一种理智的精神癫痫臆想中,当然这是一种艺术家的创造,与科学家的科学研究还是不一样的,但对科学思维有着参考和启示,这是类似艺术宗教,与真正的科学哲学和宗教哲学还是有差异的,尤其对当下中国特色民智的开发和引导有意义。

苍鑫作品 元神

苍鑫艺术语言逻格斯有泛科学宗教倾向,他不是简单的迷信科学或宗教,而是以科学和宗教的严谨态度摸黑探索神秘世界,一方面他研究吸纳学术界对几近消亡的古老宗教研究成果,一方面观察最新科学技术和科学哲学的现实应用,事实上不管传统宗教伦理还是新科学技术在现实中都有许多错误,他以艺术家的态度和视角去深入,就好像在一个废弃的金矿去探宝,这种探访没有什么功利,但却跟前人一样充满风险,但确实值得走一遭,这是一个现代人花式侦探在人类遗忘的犯罪现场,这是探寻人类自己当下的罪与罚。

苍鑫作品 数理神

苍鑫的艺术创作,与很多传统艺术家截然不同,有科学技术研究的实证性,他有自己的书斋、实验室,有时还要进工厂加工,他搜集了很多种稀奇古怪的实物果实,他的画上有很多经典的语句引用,有科学公式,有自己的感悟,他的创作有神秘主义的倾向,给人的印象他好像就是一个复活的远古先知、科学家,或者一个彻底理智的精神癫痫现代人,他讲的都是前沿科学,但语法语种逻辑却不是你熟悉的现代科学,却是远古的古老宗教消失的变种,他就是一个历史社会歧路的拾荒者,他总能跟远古湮灭的书斋实验室主人对话。

苍鑫作品 圣符之一

现代科学呈现给人类的是简洁,但是苍鑫用古老的语法把那些幕后的现代神唤醒,让他们站在阳光下接受现代人的识拜,而不是那种盲目崇拜,现代人会问现在难道还有神吗?艺术家苍鑫反问难道没有神吗?

于是在苍鑫的艺术世界,你看到一尊尊神:信息碎片神、人工智能神、基因编辑神、数据神、区块链神、触屏神、芯片神、大数据神、虚拟神、万物互联神、纳米神、量子神、奇点神、合成意识神、赛博格神、数字共体神……

在一般人看来,苍鑫的这些神简直就是胡闹,甚至神经病,造这些乱七八糟的神要干嘛?但你首先得给这些新尊以尊敬的态度,也许他不要你痴迷崇拜,但你也不要只当娱乐。

苍鑫作品 夸克神

事实上,这每一尊神在民间都有无数拥趸着,贸易圈、金融圈、投资圈……每天都在讲着一个个现代神话。

说不定你上周就与某个大咖一起参加过在豪宅别墅的一个神神道场,就在上上周末开过一个爬梯或静思会,甚至门票贼贵,一张门票1万美元,也许新新神他就只认美元。

苍鑫作品 人工智能神

新新神啊,他们都是隐形的精神病患者,他们比看得见的患者更痛苦,新新神,神啊,救救他们……

他们病了,信息异化症、手机依赖症、意识休克症、失语症、失忆症、失智症、失神症、失灵症、幻觉症、恐光症、恐思症、秽物癖、拇指癖、5G癌、无线辐射癌、信息阉割术、生物异物术、网瘾、数字模拟痴呆症、逻辑癔病……

他们病了,他们是谁,他们就是我们。

上边说的这些病,我曾经一次就得了意识休克症、失语症、失忆症、失智症等好几种,甚至还有叫不上名字的,科学越发达,病也越升级,不要觉得随便造词好玩。

苍鑫作品 额外维度的灵体

逻各斯是希腊哲学的词,更是欧洲古代和中世纪常用的哲学概念,现代哲学家德里达对它更有解构。德里达把他的逻格斯中心归为西方传统自有他的道理,但我们不要被这些东西方的划分而迷失,人类的先知希望智慧永远在人类善的这一边,不管宗教还是科学都希望他们是善的知识,与宗教、科学等相比艺术有自己独特的价值判断,艺术判断与道德伦理和科学哲学判断相比似乎更要宽容、更要自嘲、更要内敛,所以苍鑫的造神与宗教家、科学家的实践截然不同,所以才有当代艺术的品格。

苍鑫作品 疼痛开悟

上帝死了,人类还活着,世界往下坠落……于是艺术家要造一个个神赎罪抑或救人,不同的是艺术家的神是呼唤现代个体的人自己去认识你自己,作为一个现代人你要首先拯救你自己,首先给自己看病。

2019年7月22-23日于北京月牙殿

注:

1、脑溢血让我元气大伤,至今有点小病总比要别人多要些日子才能好,入夏以来受空调风影响,一点咳嗽感冒好些日子好不了,总哪里也去不成。

2、本文参考了本次展览报道中苏丹教授的发言。

曹喜蛙 2017年冬

本文作者 曹喜蛙,本名曹喜斌,1966年3月8日生,山西运城河津人,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研究生。媒体人,互联网哲学家,诗人,艺术评论家,策展人。1988年在《北京文学》发表诗歌处女作,1993年开始北漂,先后在《诗刊》《星星诗刊》《中国诗人》《诗选刊》《诗歌月刊》等发表诗歌,组诗《核武器与癌》获得过全国哲理诗大赛一等奖,诗歌《爱因斯坦肖像》入选过北京大学出版社全国中学教辅书。历任人民日报海外版策划编辑、旅游中国周刊总策划、环球游报总编辑、中式生活主编、中央数字电视国学频道主编。现为独立学者,被80后、90后的青年艺术家誉为中国第二代当代艺术教父。出版有《赢在互联网》《和明星去旅行》《中国吼狮》等著作。40万字的自传《半碗沙史——我失忆半生的忏悔》已经完稿,等待出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