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大权必须交给老婆大人

原标题:财政大权必须交给老婆大人

“老婆,这个月刚出的真无线降噪耳机可以买吗~”

“老婆,今年双11,我可以买一个打折的机械键盘吗?”

“过生日老婆给我买了最新的刺客信条!!么么哒,我可以再要一个配套的鼠标吗~”

“老婆老婆,你看天边那朵云,像不像你答应给我买的AJ~“

这些和老婆沟通的话术,怕是每个上交了工资的已婚男性的家中必备锦囊。

小到买游戏装备,大到各类昂贵的电子产品,都要老婆点头才行。

那些死缠烂打、软磨硬泡,就为了预购一个PS4游戏碟的男人们,像极了他们小时候向爹妈讨要赛车玩具的样子。

当代已婚男人们,除了交流老婆不在家又可以玩游戏的喜悦,还偷偷交流藏私房钱的心得,老婆管钱似乎已经成为他们幸福婚姻生活的绊脚石。

但是,这些上交了工资卡、在家里地位甚至排在扫地机器人后面的已婚男性,真的像我们以为的那么惨吗?我们生活中的妻管严,真的有那么多吗?管钱,到底该让老公来还是让老婆来?

已婚男人,先别哭穷

已婚男性最怕的事情里,工资上交如果排在第二位,其他事情都不敢排在第一位。在已婚男性的一生中,恐怕只有婆媳矛盾的可怕程度才能和工资上交相提并论。

工资上交的已婚男性还经常被打上“妻管严”的标签。《武林外传》里的钱掌柜简直是上交了工资的已婚男性的真实写照——“家里的苦活累活都是我干,缸里的水都是我挑”,被打得鼻青脸肿就是因为藏了三文钱私房钱。

“妻管严”钱掌柜实际在家没有一点自主权,“一个月了,顿顿喝粥没干的,好不容易吃个咸鸭蛋,黄儿都让她给抠走了”,对妻子唯命是从 / 截图《武林外传》

不过,男人也不是傻子,像“钱掌柜”这样在家庭里地位卑微、吃力还不讨好的已婚男性其实并不算太多。

南京大学一份研究,调查了北京、上海、南京、武汉、成都这五大中心城市的1216对夫妻,发现虽然完全由丈夫掌握财政大权的比例只有不到10%,但是多达43.6%的夫妻都是把家庭收入放在一起管理的,也有35.7%的家庭选择让老婆来掌权[4]。

另一份研究也得出了类似的结果。中国人民大学和香港大学的学者一起调查了北京的1840个家庭,询问了妻子家中财政大权的归属问题,结果将近一半的城市家庭,都是夫妻一起管钱[11]。

“女神”高圆圆被问到“家里谁管钱”时回答:“我们两个都不管钱,谁用就自己拿,没分那么细。”看来女神家里也可能是一起管钱的 / 电影《搜索》剧照

由此可见,丈夫们可能确实要上交工资,但有可能只是把工资存到了一张公用的卡里,夫妻双方一起管钱。

你可能常常能看见一些男人声泪俱下,控诉自己乱花钱如何“跪搓衣板”,如何如何“悲惨”。实际情况却是,男人们对老婆管钱还挺满意的。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的学者就研究过这个现象,他们统计了2006年中国综合社会调查家庭问卷数据,专门调取了其中的男性群体对于由妻子来管钱情况下的婚姻满意度。

结果显示,对那些生活在城市中的夫妻来说,丈夫都能接受让妻子来管钱,而且丈夫也更愿意帮妻子分担家务活,所谓的“妻管严”并没有影响城市中的丈夫们对婚姻的满意度[9]。

所以,下次同事再抱怨买包辣条都要向老婆报备的时候就不要心疼他们了,这只是变相的狗粮。

2011年8月6日,北京街头出售印有“老婆发的零花钱,我要加工资”的文化创意钱包。近几年,这类与老婆相关的文创产品层出不穷,你可以在任意一个城市的任意一个旅游街见到它们

之所以大多数丈夫们对于上交工资并没有心生不满,还是因为他们知道,老婆是疼我的,老婆是为了我好的。妻子在成为妻子的那一刻就开始致力于家庭的成长和建设,想方设法调动家庭的收入、时间和精力付出,同样也要求丈夫和自己一样顾家[7]。

这种思想上的自觉自知也是工资上交和“妻管严”现象存在的原因,丈夫要是不满意两个人早就民政局见了。

管钱得让老婆来

让妻子来管钱,对于整个家庭的健康运转来说的确是有好处的。

不让丈夫来管钱并不是因为他们花钱大手大脚,而是因为他们做起投资来,不但不知节制,而且心里没数。

2016年5月17日,澳门。赌博/博彩游戏里,也是男性居多,总是想以小套大,谁都没想过自己会亏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两位金融教授布拉德·巴博(Brad Barber)和特伦斯·奥迪恩(Terrance Odean),研究了一家金融中介公司从1991年到1997年的超过35000位用户的开户记录和交易记录,再将这些用户按性别划分,分析男性和女性的普通股票投资行为。

结果不出所料,在这七年中,男性的投资行为比女性多了45%,但是赚的却不如女性:男性做投资每年的净收益减少2.65%,比女性高了0.94个百分点,而且交易次数越多,亏得越多[1]。

两位教授坚信,正是这种乐此不疲、过度自信的男性投资者造成了投资市场过度频繁的交易行为,从而带来了交易市场的虚假繁荣[1]。

这种投资上的过度自信是没有国界的,中国男人和外国男人一个样。

2015年6月7日,股民在上海“马路股市沙龙”交流信息和炒股心得。不是说女性就不会“过度自信”,而是说男性要比女性更容易“过度自信”

北京光华管理学院的学者们研究了人人贷网站上五千多名投资者的交易数据,发现平均每个月男性比女性的股票交易次数多20%。

要知道,在债权转让市场卖出债权要支付0.5%的手续费,因此男性过于频繁的交易行为反而导致他们的投资回报率反而比女性低了0.37%。

而且那些赚的越少的男性,交易行为更多,交易虽然多但是赚的更少……这样就形成了一个死循环[5]。

2018年3月25日,上海,一名退休老人在露天投资市场上用手写数据解释股票走势。在股市里,人人都以为自己是专家

妻子们看到这里,可能更加坚定了不能让丈夫把家里的钱都败光的想法,但是还没有完,因为这种让妻子们恨得牙痒痒的过度自信,不仅表现在投资上,还表现在丈夫们对自家财产的认知上。

俄亥俄州立大学的研究显示,丈夫们在自家财产方面的自我感觉都太良好了。在家庭收入方面,丈夫平均给出的年收入估计比妻子高2000美元。而关于家庭的净资产,丈夫们给出的估计和妻子差的就更多了,平均下来,丈夫们对净资产的估计比妻子高了17200美元[2]。

想知道丈夫为什么高估家庭净资产其实很简单,净资产就等于财产减去负债,从数据来看,所有的丈夫都无一例外得比妻子高估了自家的财产,同时低估甚至忽视了自家的负债[2]。

明明每个月要还1万多块钱的房贷,你还想着买这个月刚出的真无线降噪耳机吗?

所以把钱交给老婆来管不无道理,在这点上恐怕广大已婚男人都要向胡适学习,身边人都心疼胡适是个“妻管严”的时候,胡适却说自己占了个大便宜,自己既能因为谦让太太得到社会上赞许,又能因为太太理财得当省得操心。

花大钱,还是丈夫说了算

其实,在妻子手握财政大权的背后,在很多大事上一锤定音却不一定是妻子。五毛的辣条、一千块的机械键盘、两千块的耳机,这些和动辄上万的家电家具, 买房买车相比都是九牛一毛。

丈夫虽然要因为私心买个东西缠着老婆求好久,但是在需要花费几万几十万的重大开销上,男性的地位很可能有着天翻地覆的差别。

在上文提到的南京大学的研究中,学者们其实还询问了北京、上海、武汉、南京、成都这五个城市里受调查的夫妻们在各种大小家庭事务上的决策权。

其中妻子做主的家庭事务主要是日常生活消费、家庭布置、请客送礼、娱乐安排这些生活琐事和人情往来上,丈夫做主的家庭消费才是那些重大开销——买房、储蓄投资、购置家电等大件商品,而只有在孩子择校这件事情上,夫妻双方的决策权才旗鼓相当[4]。

统计局:2019年5月份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2.7%。很多家庭,男主外女主内,妻子更加细心地关注着各项日常生活开支,知道“柴米油盐贵”

在南方大省广东省,情况也是一样的。只有10.6%的已婚女性认为家庭实权在自己的手里,48.2%的妻子们都认为还是丈夫掌握着家庭的实际权力[8]。

在有的家庭里,妻子看起来是“妻管严”,其实只是个纸老虎。那些家庭里,看起来妻子比较强势,丈夫比较唯唯诺诺的,这种性格上的差异一到家庭重大事件决策权的时候很有可能180度大翻转。

特别是在福建省,不管在城市还是农村,认为丈夫拥有家庭实权的比例,都大大超过认为妻子拥有家庭实权的比例[6]。

不仅妻子在家里掌握的实权更少,而且有时妻子在家里担任的只是一个会计的角色,钱都经过妻子的手,但是都不属于妻子。

2018年4月8日,青岛,一对老两口的生活账本,通常是妻子记录。女性似乎对家庭更细心,但省下的也是夫妻俩的钱,共同财产

根据2010年的第三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在财产分布上,妻子个人名下有房产的只占13.2%,丈夫个人名下有房产的比例却超过了一半;而拥有机动车、拥有存款的比例,女性都比男性低[3]。

尽管由于大城市不可承受的房价,很多人现在都是一起看房,也希望一起出钱买房,但是这种家庭财政上的“AA制”对双方的观感是完全不同的。

61.6%的男性认为“AA制”对妻子和丈夫的好处是差不多的(女的这样认为要少11个百分点),而42.1%的女性认为还是男性占了便宜(男的这样认为要少13.1个百分点)[10]。

2019年1月12日,昆明某楼盘开盘,VR看房,购房者纷纷参与体验。现在许多人都是一起看房,一起掏首付,一起还房贷

看起来夫妻双方把钱放在一起过日子,按理来说双方应该出一样的力。但实际上,有些男人在家庭日常的琐碎开销上可以做甩手掌柜,到了买房买车买股票这些大事上却又是家庭决策的真正大BOSS,平时在同事面前还可以装可怜说自己钱都被老婆收走了。

所以已婚男人们,如果在生活中,买房买车投资都是你们说了算的话,老婆管管你们买游戏就忍着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