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成动力电池企业将出局

原标题:九成动力电池企业将出局

作者 | 西四环顽主

出品 | 电动公会

2018年3月的一天,长城汽车工厂内的广播响起,向全体员工宣布了公司董事长魏建军要接待重要访客,要求高环和测试山禁止任何车辆进入,违者重罚。

不久后,谜底揭晓,前来保定的是深圳比亚迪公司董事长王传福。据说,王老板此行的目的是向长城兜售电池。

曾蝉联多年动力电池出货量冠军的比亚迪,一度深信自己会千秋万代,一统江湖。可当有一天,后起之秀宁德时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出重围时,比亚迪才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威胁。

2017年6月11日,宁德时代闪电过会之后股价一路走高,上市7天后的6月19日,便以58.3元的价格,达到了1266.5亿元的市值,超过了比亚迪同期的1227.1亿元。

同年10月,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以400亿元财富排名2018年胡润百富榜第53位,并成为名副其实的福建首富。而王传福则以290亿元的财富排名,从上年的52位滑落至99位。

这一年,宁德时代的估值一度达到2000亿,超越比亚迪、松下、三星,一跃成为全球锂电出货量老大。

为了能够与宁德时代分庭抗礼,王传福甘愿做业务员,亲自披挂上阵,广结盟友,先拥长城,再抱长安,将自闭多年的动力电池业务一步步打开。

漫威电影《黑豹》里有句台词:

智者将建桥梁,而愚者则立高墙。

1

宁德时代算是动力电池行业里的一大奇迹。仅用了7年,便坐上了行业龙头宝座。但作为宁德时代的“同级练习生”,国能电池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今年5月份,有媒体爆出,北京国能电池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国能电池”)即将倒闭,当时,国能电池发布澄清公告予以辟谣。

然而,事态并未因一纸公告而告一段落。

前几天,有国能电池的用户和员工反映,目前包括广州、深圳、成都、沈阳等多地均出现国能电池售后维修中断的情况。同时,北京公司已拖欠员工薪资达半年之久,拖欠金额数万元至数十万元不等。

7月19日,国能电池发布公告称,因生产经营战略调整,经研究决定将相关部门工作地点进行调整,具体情况如下:

1、原工程技术中心、研究院、品质部、供应链管理部、销售部划转到河南PACK公司。

2、北京总部仅保留人力资源部、办公室、战略规划部、战略财务、清产核资管理部、安环部。

3、未提及人员由人力资源部统一调配安排工作地点。

4、留京人员须报董事长批准。

7月22日,国能电池再度发布公告称,受新能源行业影响,公司当前有12亿元应收账款尚未收回,导致部分已离职员工的补偿金,工资和报销款没有及时兑付。目前公司主要领导和销售人员都在筹款,预计7月31日解决部分经济补偿金;8月31日结清全部拖欠工资;报销款将按照公司内部职工统一进行支付。

国能电池的这一纸公告基本是委婉的在对外界宣布:公司挂了,就地解散。

其实,从今年年初开始,国能电池北京公司就出现拖欠工资的情况,截至目前已超过半年。一位国能电池内部员工说,“算上主动离职和被动裁员,公司员工基本要走空了。在3月份裁员时还采用了‘N+1’的工作年限补偿标准,现在留下来的大多是欠薪金额较大的销售人员和公司中高层。”

在出现危机时,国能电池也曾数度试图自救。曾接触过包括青岛一汽、恒大集团等4家-5家的意向投资方,对方也对国能电池的情况进行过尽职调查。然而,双方在资产独立性、公司控制权等核心条款上最终未能达成一致。

国能电池走到今天这一步,并非所谓的经营战略问题,而是行业形势倒逼的无奈选择。不知回到河南的国能电池,还能坚持多久。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如今发现河已经干了。

2

因补贴拉动和资本追捧,动力电池行业经历了几年非理性增长。

在过去的10多年里涌进了超200家企业涉足动力电池领域,但市场和技术都并没有因其而走向成熟和稳定,相反,产业的高歌猛进背后暴露出了在技术研发、生产制造、产品验证等环节的等一系列问题。

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成员方建华说得好,真正能够满足整车企业性能要求和市场需求的产品,其产能并不过剩。“近年来野蛮生长的、投机的电池产品看似产量高涨,但整车厂家是不会用的,未来九成电池企业会出局。”

如今,随着补贴退去,加上外资入侵,动力电池企业日子更加难过。

在补贴大幅退坡面前,新能源主机厂必将会面临两难处境:

1.不涨价,则会面临巨大的财务压力;

2.涨价,则面临终端巨大的销量压力。

国家最不愿看到的就是新能源汽车市场的销量受阻,基于此,一个非常直接的解决方案就是,降低新能源主机厂的采购成本,尤其是动力电池的成本。

这对动力电池企业来说可谓是灭顶之灾。

早在去年4月初,全球动力电池销量第五、中国动力电池销量第三的深圳市沃特玛电池有限公司,其母公司坚瑞沃能被爆出20亿元债务违约,整体债务高达221.38亿元。此后许多小企业的资金链出现问题,无法在降低售价的同时承担上涨的原材料价格,最终导致纷纷关门停工。

反观全球动力电池销量第一的宁德时代,今年6月份,我国动力电池装机总电量约6.61 GWh,宁德时代市场份额高达47%,较2018年大幅增长。排名第二的是比亚迪,其市场份额为25%,相比去年也有所增长。

受头部企业挤压,第三至五位电池企业的市场份额已经开始大幅下降。

再来看2018年全球动力锂电池企业出货量排名,排名前十的企业中,位于中国动力电池“白名单”的就有四家,分别是日本松下、韩国LG、韩国三星SDI和日本AESC。

这四家企业累计出货量占比高达31.7%。当国内市场放开后,可以预见的是,整体出货量占比必将会大幅度提升。

此外,在动力电池的市场竞逐中,全球化布局的能力也是一个关键变量。除了中国之外,包括欧洲、印度、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的电动化趋势都在明显提速,随之而来的就是本地化的需求。

以欧洲为例,包括大众、宝马、PSA等车企都已经释放了明确的市场需求,而包括宁德时代、三星、LG、SKI等巨头已经先后落子,作为全球汽车制造的大本营,欧盟本土的动力电池企业也在积极备战。

真正市场化的竞争,呼唤更多具备高端动力电池供给的企业进入,而这其中,具备车企基因的动力电池企业,毫无疑问就正在成为车企的关注焦点,无论是脱胎于长城汽车的蜂巢能源、脱胎于日产被中国企业收购的AESC、还是拥有大众、特斯拉背景和基因的欧洲企业Northvolt,都被认为具备未来动力电池的市场格局中与现有的头部企业正面交锋的能力。

2020年之前,动力电池行业必将经历结构调整期,企业必须面对 “后补贴时代”下营销模式方面的调整,行业洗牌势在必行。

【微信搜索“电动公会”,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更多新能源汽车行业资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