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战前夜,我被分配到炮兵26团

原标题:大战前夜,我被分配到炮兵26团

——南疆上空永不消逝的电波(4)

作者:曾汝就

曾汝就在前线

1978年12月21日,炮一师全师五个主力炮团和师直机关,由粤北驻地经过五昼夜行军,到达广西战区,师直属队驻地在邕宁县苏圩公社,第二天,因为没有什么事,所以我们又进行了行军总结,评先进、找差距,促进了战斗意志。晚上我们直属队(包括师特务连、侦察连、通信连)一起看了《无名岛》、《水手长的故事》两部电影。

由于条件所限,水源缺乏,流行病较多,为了保持战斗力,我们不得不离开苏圩,前进了20多公里,来到了扶绥县岜盆公社岜盆大队。转移了新驻地,又要重新开始工作,打扫卫生、做群众工作、帮老百姓挑水、做好事……。

岜盆,在水源方面,比苏圩稍好一些,其他方面也好不了多少。我们待了几天,都没有什么任务,只好抓紧时间训练了。28日夜,我们都准备休息了。突然,师通信科命令我们立即开通有线电台联络军区炮兵前线指挥部。因此我们忙开了,修理所的战友更为辛苦,为我们电台接好线,终于在短时间内沟通了联络,两小时之后,来了一份电报。之后,我台便开始了新的工作。

当年部队进驻岜盆时住的房屋

部队从广东开赴广西,是执行战斗任务,出发的前两天都是秘密行军的。因此,部队到达广西以后,把部队的代号也改了,师部及直属队由53802部队改为53821部队,所属的25团由53803改为53822,26团由53804改为53823,27团由53805改为53824,209团由53806改为53825,52团由53801改为53826部队,直到战斗结束撤回大营才恢复原来代号。

有线电报站的工作,因为是通过有线来传播信号,所以信号比无线电好得多。但是,由于我们在教导队的学习提前结束,许多的东西还没有完全掌握,所以技术就还跟不上,需要进一步学习和实践。因此。我和李耀南两个新报务员还是没有改变自己的工作,仍然是训练。有时去看看老同志值班,送送电报。这时,我们多么盼望重返教导队,掌握全部的知识啊!可是为了打击越南小霸权,我们很快就要投入战斗了。

国际 形势一天一天地更加紧张,1978年12月25日凌晨,越南疯狂地向民主柬埔寨发动了闪电式的侵略战争,于1月7日占领了柬埔寨首都—金边。同时越南小丑不断在我边境进行开枪开炮,猖狂地制造流血事件……赤裸裸的侵略,使一切主张和平的国家都感到非常气愤,有些并且停止了对越的援助,使越南一天比一天处于孤立的地位。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作为是人民的战士,肩负着保卫祖国的责任,而我的武器就是电台,怎么办?师通信科的领导好象看透了我们的心思,立即指示我们进行实习训练,我们听到这个消息非常高兴!我们连5个新战友(加上原先通信连选送学习的七八年入伍的湖北籍新战士余庆忠)满怀激情,又开展了新的工作——实习,我觉得非常及时!但是,一天才有一个班,总是觉得时间太少了。但通过一段时间的刻苦学习训练,基本的操作已经掌握了,我们的内心上都感到有一种说不出的高兴!

转眼间从大本营出来已40多天了,79年的春节到来了。战友们高兴极了!春节,是中国人民的传统节日,一年才有一次,而这次是我第一次在部队过,并且是开进边境地区和人民群众一起度过的。春节那天,部队分别到老百姓家里拜年,表示问好,老百姓也对我们进行了慰问,体现了军民一家亲、军民鱼水情的景象!我们还参加了师部的游园活动,整个春节始终都沉浸在欢乐的笑声中……。

春节过去了,我们还在搞实习,不过这种联络比以前距离更远了,是对五三八二二部队(我炮兵第一师25团)的联络沟通,工作也就困难一些了。有时四、五十分钟才能沟通。因此,我的心里产生了一种较大的心理压力。

八一小电台

2月10日,正是星期天,我不用值班,准备先休息一会,到连部看看报纸。这时,我忽然听到司令部来了电话,接着连队文书便急忙下楼去找连队干部们开会,顺便对我说了声:“你还在看报纸呀,都快出发了!”我觉得他的话莫名其妙,望着他的背影,我陷入沉思。

一会儿,我再没心思去看报纸了,跑回电台准备拿个振荡器练习发一会电报。便和同志们议论起来,我说:“听说今天有人上前线去,不知是真是假”。又对我们电台的卢文东战友说“可能你会去”。

他马上回答说:“不会不会,你可能性更为大”。我听了不以为然,“哈哈”笑了两声说:“我是个新兵,技术还不行,怎会叫我去呢?真是开玩笑,这是打仗,不是闹着玩!”

话音刚落,代理台长开会回来了,他说:“上级指示张清明,周建国你们马上到连部开会,立即就要上前线了!”

又指着我说“上级决定你也和他们一道上前线去,你也一起马上到连部开会”。

我说:“坚决服从命令!”在去开会的路上,正碰上李细周战友,他急急忙忙地来找我开会。这次师部抽调了张清明(七七年兵,贵州籍)、周建国(七七年兵,贵州籍)、何世平(七六年兵,湖南籍)、廖光辉(七五年兵,湖南籍)和我五个人。

会上,通知我到龙州县炮兵26团报到,并强调了有关事项。会后,连长和通信科刘参谋让我们在20分钟之内准备好,我就急忙回去收拾东西。小李也跟着帮我忙开了。驻地一群老乡的小孩子,大概被我们刚领到的钢盔吸引了,把我围得水泄不通,搞得我满头大汗。9时25分离别了岜盆,离开了亲爱的战友,房东乡亲、还有名字叫“钢志”、“铁志”等一班小朋友,怀着兴奋的心情,乘车向着祖国的边境线前进……。

当天下午4点钟,我们便来到了位于龙州县的26团后勤部,帮他们把随车送来的物资搬下来之后,我们找到一位医院的同志,他就叫我们上团部,一起来的廖光辉同志留下了,他被安排去27团。我们坐着车再走了几公里,走到一个小土包的旁边时,车子突然坏了。没办法,我们只好背着背包,步行到团部,找到了26团电台宿营地,把东西放下之后,喝过开水,我们便去找通信股报到。

团部就在龙州县龙北农场五队,离电台一百米左右,在一排洁白的宿舍前面,这里生机勃勃,笑声朗朗,一群男女青年正和战士们一起整理住处,洗衣服,还有对歌的,欢声笑语,好一派军民鱼水情的景象。(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

由于当年我国险恶的周边环境,自卫还击战不得不打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