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特朗普叫“邪恶王子” 任正非:你看我像不像魔王?

原标题:被特朗普叫“邪恶王子” 任正非:你看我像不像魔王?

(观察者网讯)

7月18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接受意大利媒体群访,包括安莎通讯社、意大利通讯社、《晚邮报》、《共和报》等意大利主流媒体均在场。

当被问及为什么孟晚舟事件后不同以往地频繁与媒体沟通时,任正非答道,美国说什么大家都容易相信,因此华为承受负面压力过大,自己有责任出来多讲一讲。

“我也不只是为了救我的女儿,也为了救我们公司,所以我要挺身而出。”他说。

值得一提的是,有记者提及,特朗普已经把华为或者把任正非形容成“邪恶王子”的形象。对此,任正非回应,“现在你看见我了,觉得我像不像‘魔王’?百闻不如一见。”

他还反问道,“我们在美国没有网络,也不打算将5G卖给它,怎么会危害美国国家安全呢,美国这么着急做什么呢?”

图自华为心声社区

以下为详细采访纪要:

非常欢迎大家光临,意大利是一个美丽的国家,我非常喜欢意大利。大家有什么尖锐问题都可以提出来,我会坦诚回答。谢谢大家!

1、Antonio Fatiguso《安莎通讯社》:直到去年12月,您在媒体上露面都非常少,包括国内的媒体,可能最近十几年,也就接受了两三次采访。但是您女儿孟晚舟被加拿大拘留以后,您出来与媒体沟通更多了,您能解释一下为什么吗?另外,关于您女儿的问题,以您的见解,最终会以什么方式来结束呢?

任正非:首先,我不是一个不愿意多讲话的人。过去我在公司内部讲话非常多,因为我作为一个领导人,怎么领导?就是讲话。只是过去的讲话不面对媒体。自从发生温哥华事件,美国在纽约东区法院起诉我们,再后来把我们纳入实体清单,国际媒体对华为几乎都是负面报道,因为他们对华为带有一种成见。我认为,我有责任在危难时刻站出来多讲话,把乌云抹去,透出一点光来。现在天有一点灰色了,不是完全的黑色了,大概有30%的媒体报道比较有利我们,还有70%的报道比较负面。

第二,美国这个国家太强大了,控制了全球的话语权,美国说什么大家都容易相信,因此华为承受负面压力过大,我有责任出来多讲一讲。一是增强客户对我们的信心,华为公司不会垮掉,会对客户负责任的;二是增强供应商对我们的信心,我们公司可以活下去的,卖给我们零部件,将来是能付款的;三是增强员工信心,要好好工作,公司可以活下去,尽管美国打击很厉害,但是我们公司也很厉害;最后,也向社会传递正确的声音,让社会理解我们,以前没有人这么尖锐地指责我们时,总不能跳出来自己说自己。现在美国这么尖锐地指责,正好有机会解释自己,让大家了解华为。现在社会舆论对华为理解的大概有30%,70%还是不够理解,所以还要继续说下去。

我也不只是为了救我的女儿,也为了救我们公司,所以我要挺身而出。

2、Fabio Savelli《晚邮报》:第一个问题,在这种危机时刻,您是否还是一个企业CEO、企业领头人的岗位?第二,关于5G在欧洲的部署,在欧洲网络连接基础设施建设中,华为并没有提供很多核心网设备。对于您来讲,您觉得未来几个月、甚至几年这个情况是否会有所变化?如果华为仍然被排除在核心网之外,是否会推迟5G在欧洲的部署?

任正非:第一,在这个危机时刻,我最适合继续担任CEO,我有能力领导这个公司走出黑暗,走向光明。即使得不到美国的帮助,公司也会持续良好发展,会独立生存下去,而且还会生存得很好,处于世界前列。

第二,怎么选5G取决于欧洲国家意志决定,也取决于欧洲运营商站在自己角度上的考虑,所以选择权在欧洲,不在我们。

首先解释一下5G是什么,再说说对欧洲会有什么贡献。5G不是4G的简单放大,2G、3G和4G的业务性质是B2C,B2C业务可以理解成我们每个个人与网络在通讯。现在互联网上传速率低,下载速率大。就像大家感觉到的,你在网络上传一个图像时,现在速率非常慢。如果汽车要采用无人驾驶,一秒钟要传出非常多的图像才能保证安全。如果按照现在的传送方式,不能实现工业自动控制。而5G整个频道的宽度是4G的10-100倍,上行带宽也可以做到非常宽。所以,5G改变了4G的信息传输结构,不仅能完成B2C业务,还能完成B2B业务。B2B后面的“B”,是指高速运行的火车、汽车、飞机、工业4.0自动生产的结构等。

5G现在分两种形式:一种是5G和4G兼容的NSA模式,比如现在4G手机可以在5G网络上使用,仅仅拓宽了带宽,没有起到未来工业自动化控制的作用。4G和5G共用系统的核心网,可以用原来4G的;另外一种形式是5G单独组一个网的SA形式,由于它不需要兼容4G的很多内容,它的终端设备、系统设备都会变得比较简单,这样它的上行速率会非常快,时延是毫秒级的。比如,意大利非常优秀的医生,远程指导中国乡镇医生给病人动心脏手术,那么在现场看到医生的动刀速度,与在视频中看到的动刀速度必须一样,不能有滞后,否则就不能指导动手术了。又如,在座各位都是搞媒体的,电视传播速度快一些就会有拖尾,说明是有时延的,独立的5G网络就会消灭这个现象。5G独立组网时,就需要我们这种新型的核心网。

5G基站本身是不打开信息包的,传送系统也不打开,所以不涉及信息安全问题。只有传到核心网时,才打开信息包。英国特蕾莎•梅首相讲“核心网以外的设备,英国都可以采购华为产品”,是正确的;最近英国议员辩论以后又说“只有用华为的核心技术,才可能实现最先进”。从这点来讲,是由欧洲的国家和运营商来选择的。

中国现在发的5G牌照、现在运营商建设的5G网络,还是4G和5G混合组网的模式。5G独立组网全世界只有华为一家做好了,中国招标法规定,必须有三家公司做好了才能开始招标,所以,中国只有从明年才能开始独立组网的5G SA。我们在等待高通的进步。

3、Filippo Santelli《共和报》:现在美国随时有可能停止关键部件对华为的销售,包括芯片、服务器、软件。对于技术厂商来讲相当于判了死刑,华为能独立于这些美国供货商吗?怎么实现独立?多长时间内可以独立?

任正非:我们现在就能够完全独立,不依赖美国而持续为客户提供服务。而且越先进的系统,我们越有能力完全独立于美国之外而生产。当然,有些落后的产品,过去历史上生产的旧产品,我们没有继续开发零部件,这些产品有可能会有影响。但是我们有新技术和新产品去覆盖过去这些旧产品,继续为客户提供服务。

4、Bruno Ruffilli《新闻报》:今天我们看到了华为的股权室,了解到您有一票否决权,如果共产党或者中国政府要求华为公司在网络设备上或者终端设备上安装后门,这方面您也可以一票否决吗?

任正非:那当然了,我肯定一票否决。大家也要看到,中国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讲“中国企业绝不允许装后门”;国务院李克强总理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答记者问时,也讲清楚了“中国企业不允许安装后门”;李克强总理在克罗地亚参加“16+1”会议时,专门给华为员工讲了“你们千万不要安装后门”。所以,国家领导人有指示,我们有信心、有底气,可以坚定表态与各个国家签“华为网络无后门”协议。

第二,如果我们安装了后门,全世界客户都不买我们的设备,我们公司破产了,谁来还债?员工可以辞职去创业,唯有留我还债,你认为我会希望是这样的格局吗?不希望。

5、Andrea Biondi《24小时太阳报》:第一,关于您的女儿孟晚舟事件,您现在是否担心,您认为这个事件会以怎样的方式告终?第二,现在国际上有很多指控,总把华为和信息安全、安全问题或者安装后门联系在一起。面对这些指控,您的回答是什么?

任正非:第一,我女儿的事情还是要通过法庭判决来解决,因为法庭是尊重事实、重证据的,相信最终法庭会做出公正、公平、公开透明的判决。

第二,意大利、德国提出建立欧洲统一的网络安全标准,每个企业都要接受这种检查,我认为这是正确的。华为接受了全世界最苛刻的检查,至今没有发现有什么问题,相信其他企业也会接受这种检查,这样对欧洲安全是有保障的。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