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派、魅族“失魂”

原标题:酷派、魅族“失魂”

近一周来,吴军博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于腾讯、百度、谷歌等一系列大公司的点评,引发了的争议。有人认为吴军博士的观点过于偏激,有人认为言之有理,不过在引发争议的同时,他提及的变革时期公司领导人的决断力以及格局观,多数人还是表示了认可。

每一个科技产业的变革时代,都会有英雄式的CEO创造历史,也会有“失魂”的明星企业坠落。纵观5G大变革前夜的智能手机行业,倒下的选手不计其数,而其中业界耳熟能详的那几家,恐怕必须要由公司灵魂人物来背锅了。

近一段时间手机行业有两件大事。一是停牌27个月的酷派终于复牌,二是曾经的魅族三剑客终告散场。最后一位也就是魅族CMO李楠,正式离职。

酷派是一家传统渠道出生的老品牌,魅族是国内互联网手机品牌的先行者,两家不同时成长壮大的企业背后,是完全不同的消费环境和消费群体。回看这两家处在微妙时刻的智能手机企业,似乎并没有太多共同之处,也不太适合放在一起比较。

但是就像朴树一首歌中唱的那样:“我曾经拥有这一切,转眼都飘散如烟。”

失去斗志的郭德英与生态化反的贾跃亭

7月18日,在宣布停牌27个月之后,酷派集团发布公告称:由于已经符合所有复牌条件,目前公司已向联交所申请复牌。

不过,迎接酷派的是资本市场兜头而来的一盆冷水。

19日,酷派集团股价开盘后迎来暴跌,跌幅一度超过60%,市值蒸发超过19亿港元。截止当天收盘,酷派集团股价仅剩0.385港元,全天股价跌幅达到46.53%,剩余总市值为19.38亿港元。

这样的仙股,在港股市场多如牛毛,沦落的仙股的唯一结果就是资本的全部撤离。酷派背后弥漫的悲观情绪并不是当天才出现,早在一个月前,易方达基金就对旗下公司所持有的所有酷派集团股票按照每股0港元进行估值。

遭到基金如此评估股票价值,对于酷派集团而言无疑是非常尴尬的,这也直接体现了资本市场对于酷派的态度。

尽管酷派集团现任CEO陈家俊表示,此次复牌是新酷派集团的第一场小胜利,并且表示9月份酷派将在国内发布新手机,尽快发力5G市场。但对于曾经跻身“中华酷联”四大国产品牌酷派而言,如今的市场早已没有容身之处。

陈家俊画下的“饼”,就像360方面回应称手机业务仍在寻找5G方面的机会一样,显得苍白无力。

有人说酷派毁于贾氏打造的乐视生态化反,有人说是因为对运营商渠道衰退的后知后觉。其实能够走到与贾跃亭合作,说明其自身生存能力已经堪忧。回顾酷派集团的发展历史不难发现,造成酷派走到今天的原因,很大程度上要归结于公司掌舵者在战略选择上的失败。

2014年酷派集团迎来巅峰时刻,全年营收达到197亿元。彼时,酷派面对运营商渠道的萎缩以及互联网手机的浪潮,也在积极寻求转型的机会。同年,周鸿祎的奇虎360向酷派投资4.09亿美元成立合资公司奇酷,聚焦于互联网手机形态,奇虎360持有合资公司45%的股权。

不过,双方的“恋情”并没有持续多久。贾跃亭的乐视因为需要做大生态化反,向资本市场展示“肌肉”,成为酷派、360的“第三者”。2015年,乐视宣布耗资21.8亿元入局酷派,占股比例为18%,成为酷派第二大股东。这一消息令老周为之震怒,甚至与酷派在合作方面产生了分期。最终奇酷组合分家,酷派在360和乐视之间选择了乐视。

这次选择直接葬送了酷派集团的未来。乐视“生态故事”的泡沫破灭之后,曾多次亏本清仓乐视股票,这使得酷派集团营业状态下滑,并遭到多家银行起诉。此后,就是连续三年的巨亏,资金链危机也直接导致了酷派在研发层面的严重停滞。

资金吃紧、管理层动荡、市场份额不断下降,酷派的发展轨迹可以说是最典型的一步错步步错。

年轻主力消费群体被OV和小米吞噬,商务用户群体也基本上被华为拿走。酷派集团目前的虽然表示没有放弃手机业务,但其市场份额和销量在各行业统计数据中已经可以忽略不计。最重要的是,停牌27个月,酷派不仅被资本市场抛弃,也已被用户遗忘。

当初,面对运营商渠道的衰落,酷派已经初现颓势,而作为行业老将的郭德英也萌生退意。在不愿控股的周鸿祎和奉上真金白银的贾跃亭之间,郭德英作出这样的选择并不奇怪。但站在酷派集团的角度来看,虽然酷派和360合作之初没有想象中那么融洽,但如果和360一直走下去,最终或许不会占有更多市场份额,但总比卷入乐视风波令公司一蹶不振强出太多。

可以试想,当年贾跃亭入主酷派真的是为了联合酷派在手机行业做出一番大事?或许,当初这些操作只是为了让乐视生态化反的大饼更加丰满,赢得资本的更多青睐。2016年8月乐视控股酷派后,酷派股价在一个月内上涨了18%,市值超过80亿港元,这才是擅长资本操作的贾跃亭最愿意看到的结果。

酷派的倒下,确实不能简单归结于贾跃亭的搅局,但作为创始人、核心灵魂人物的郭德英选择套现离场,也某种程度上注定了酷派的命运。

如果说老派的酷派是被时代淘汰,始终没有找到驾驭企业未来的领军人物,那么魅族的衰退,则是被自己的创始人给亲手玩坏的。

黄章永远在“打磨“,但三剑客已经离场

7月18日,多次被传已经离开魅族的李楠,终于在微博正式对外宣布离职消息。与此同时,他发布微博的手机也变成了iPhone。至此,曾经的魅族三剑客——白永祥、杨颜、李楠全部离职。如今魅族被外界所熟知的,只剩下黄章。

就在李楠宣布离职的前一天,魅族创始人黄章在魅族社区发言称:“能够赚钱的是人才,不断亏钱的就是费财。”这里的“费财”所指是谁不言而喻。同时,这句话也如同此前黄章评价小米9时那句“贱人、贱己、贱行业”一样,再一次展现了一个狭隘的格局和心胸。

三剑客在不同的时期撑起了魅族的“辉煌”。2012年,因为李楠的一篇《iPhone可有设计哲学》,黄章主动邀请其加入魅族。7年后的今天,李楠则被隐喻成“费财”离开公司,这段人生际遇不禁令人唏嘘。

其实,过去几年相较于没事就喜欢“隐退”黄章,李楠可以说是魅族的门面。从销量上来看,魅族过去几年的销量绝大部分来自李楠所主导的魅蓝系列。在品牌营销方面,李楠也多次扮演了救火队长的角色,以至于被外界称之为“连呼吸都在营销的胖子”。

不过,自诩清高的黄章显然并不这么认为。在智能手机领域,魅族的第一步比现在绝大多数友商都要早,雷军在创立小米之前都曾多次与黄章讨论有关手机的设计,这也是为什么后来黄章一直自诩为“小米老师”的原因。但如今,小米已经是世界500强企业,而魅族却不复当年的竞争力。

从领先到沉沦,魅族可以说是成也黄章败也黄章。当初黄章在魅族MP3如日中天时宣布要全力进军智能手机市场。这或许是他最大胆也是最成功的一个决定。但随着魅族手机品牌的壮大,黄章的眼界和格局却成为了一种桎梏。

这一点在股权的“管控”上尤为明显。在创办小米之前,雷军曾试图以投资人的方式加入魅族,担任董事长。为此雷军还将时任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副院长的林斌介绍给黄章,希望黄章能拿出5%的股份来吸引林斌加盟。

但是,黄章将股权看的非常重要,既没有答应雷军以投资人身份获得股份的要求,也没有答应出让股份给林斌,最终,合作不成,雷军拉着林斌和其他几位合伙人另起炉灶,一同创办了小米公司。现在来看,或许雷军应该庆幸当初黄章没有“收容”他。

早年间,魅族一众核心高管都只有工资没有股权。直到2014年春节期间,面对包括白永祥在内众多高管“频频被挖”的压力,黄章才表示拿出20%股票分给高管和员工。说实话,这样的股权分配真的很不“互联网”。

这一问题在魅族内部人员构成上也有所体现。有媒体分析,长期以来,“黄家人”在魅族内部把持着多数重要岗位,而这种“家族式”的管理模式,给魅族其他高管带来的也就只有“打工”心态了。

据品玩(Pingwest)此前的报道,在刚刚接受阿里数亿美元投资后,弹药充足的魅族原本要在2016年迅速壮大。而扛着2000万台出货量的对赌协议,魅族也开始了疯狂的扩张。不过,在机海战术改变魅族产品布局甚至伤害到魅族品牌的同时,“黄家人”却从魅族副总裁郭万喜手中接管了供应链体系。

由于对业务不熟悉,供应链方面的差池导致当年魅族手机产品出现了较为严重的品控问题,直接影响了魅族的销量。最终,魅族的销量还是停在了2200万台的门槛上。

前不久,黄章在魅族论坛上表示:“如果可以,我不想做大股东,太累。”或许,在黄章心中,他只想做一个小而美的公司。但直到后来接受阿里的投资,直至珠海国资委等投资入股之后,黄章才明白“小而美”在如今的智能手机市场是活不下去的。

相较于管理企业,黄章更喜欢打磨产品,这也是一种产品经理的工匠精神。为了产品细节,黄章愿意花费数百万美元的成本,去和供应链沟通洽谈专门定制某个元器件,这也是魅族手机发布会上经常被拿来吹嘘的重点。但时代是在变化的,以打磨产品著称的黄章“回归”以来拿出了哪些产品?

无论是小试牛刀的魅族15还是“大试牛刀”的魅族16,从下滑的市场表现、疲软的出货量来看,这两款产品显然算不上成功。

2019年至今,在友商门不断推出新的子品牌、扩充产品线,尝试多形式设计的同时,魅族只拿出了一款相较前代产品几乎没有变化的魅族16S。而这款产品发布之后,由于市场表现不佳,在短期内甚至出现了降价情况,这也遭致大量“魅友”的不满,当时魅族的微博以及论坛中充斥着用户不满的声音。

当年白永祥因为Pro 7的失败黯然离场,黄章曾表示:“我觉得魅友没必要关心魅族的人事问题,这么多年我没管公司就是个错误。我回归也是对前几年公司策略和人事的否定。预计到明年我才能彻底地把公司运行到我想要的轨道上来。“

这样的表态说明,黄章对过去几年其不在公司时的运作已经全盘否定。

连续的产品市场表现不利,加上频繁的人事以及组织架构变动,黄章的“复出”显然没能拯救魅族,或者说正是因为黄章“莫名其妙”的复出,才加速了魅族的陨落。

某种程度上,在对于产品的“偏执”方面,黄章和罗永浩很像。极度盲目地自信以及没认清市场方向,设计全凭个人喜好。要知道,不是每个人都是乔布斯,对于多数中小手机企业而言,试错成本不仅很高而且致命。

看似佛系不问公司事物的黄章,或许从来没有放松对公司的控制。根据李楠离职之后透露的信息显示,关于升降屏的设计甚至连设计草图都有了,但是仍因为魅蓝独立发展的时间太短,导致最终升降屏被砍。

由此可见,对于市场的主流设计理念,李楠这些曾经的管理层是愿意去突破和尝试的,但是最终能够落地的“结果”却少之又少。毕竟,最终的决策权全部掌握在黄章手中,而黄章又一直坚持一份独属于“自己喜好”的设计哲学。

现在,偏执且自恋的锤子已经“倒下”,罗永浩天天无聊得在微博放飞自我,和网友对喷对骂刷存在感。魅族这边,黄章依然很少露面,偶尔只是在魅族论坛宣泄一下自己的不满。当然,我们乐于见到黄章现在潜心打磨自己的产品,但未来还有多少魅友会期待黄章的作品?

【结束语】

科技变革时代总是瞬息万变,成功的智能手机企业背后都有一位英雄式的CEO。我们看到即便小米雷军、荣耀赵明、华为余承东也都是亲自上阵,一直战斗在第一线。而至于酷派、魅族以及锤子这样的企业,它们显然已经被这个时代淘汰,至于输在了哪里?答案或就在那一位灵魂人物脑中。

——————————————————————————————————

微信关注公众号“懂懂笔记”每天第一时间为您奉上最新最热的科技圈资讯~

多年财经媒体经历,业内资深分析人士,圈中好友众多,信息丰富,观点独到。

发布各大自媒体平台,覆盖百万读者。

《小米生态链战地笔记》、《微信思维》、《微信力量》三本畅销书的作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